当前位置: 宁海网 首页 >> 社会 >> 社会三
50万“彩礼”引拉锯战亲家闹上法庭让人唏嘘
编辑:张小林 来源:宁海网 2016-02-22 11:46:39 我要评论

俗话说,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尤其是亲朋之间,处理不好,既失去钱,又失去亲情。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最近判决的一起案件,就是两亲家之间,为50万元是给孩子买婚房用的还是彩礼钱,多次闹上法庭,让人唏嘘不已。

  1

  房屋买卖口说无凭

 

  亲家诉请被驳回

  老陆在合肥一家企业工作,家庭收入依靠单一的工资。前几年,独生子小陆找到如意女友小汪,两人打算于2013年8月中旬登记结婚。小陆对自家现有的房子不满意,提出要在市区买一套房产证属于他的房子。当时合肥限购,老陆折腾了半天也没能满足儿子愿望。正好,准岳母家有套现成的大房子,可以给两个孩子结婚。

  在两人领取结婚证的前半月,老陆给准儿媳发了一条老长的短信,主要内容为:

  “小汪,你好,我是小陆爸爸,由于小陆从今年4月份起,一直要买写他个人名字的新房,由于限购,我们只好先把原有一套房子房产证上他的名字去掉,办了很多手续,交了12万元。办好后,他又领我去滨湖买房,交了2万元订金,我又找了好多人,才把房价从九千一平降到八千多一平,现在他又不喜欢滨湖的房子,说是太远,要退房,想拿回订金非常渺茫。我们是拿工资吃饭的,经济也不是很宽裕。但你们办大事,作为父母,一定尽力。现我们与你商量,我家拿50万元买房,暂时付你妈妈40万元,给你聘礼10万元,你办办你们个人的事。办酒席钱由我们家全出。你与小陆准备成婚,不知你妈选好一个好日子没有?选好后请及时通知我们,好提前去订饭店。至于房子待明年过户时,再按市价购买付款。小汪,你是个明理懂事的孩子,体谅长辈暂时的难处,相信只要你与小陆过着美丽的每一天,只要我们还在,你们的日子一定会更美好。”

  小汪收到短信后,当即回复短信一条:“好的,叔叔,谢谢您。”

  同年8月4日,老陆向小汪的妈妈老汪的个人银行账户上转款50万元。

  小陆与小汪结婚后,居住在老汪名下位于合肥市区某小区的房子里。

  不久,老陆与老汪为上述50万元用途产生争议。老陆说这笔钱是用于购买老汪那套房子的,老汪则说那钱明明是彩礼钱。双方争吵了几次,没有结果。

  2014年7月,老陆将老汪诉至法院,称:2013年7月,因老陆计划买房为儿子小陆结婚使用,老汪作为小陆的准岳母,当时口头提议把自己名下的一套房屋出售给老陆,老陆表示同意,并现场查看了该房。老陆于同年8月4日通过银行转款50万元人民币预付款给老汪。同年8月13日,双方的子女领取结婚证,婚后居住在该房内,但老汪一直没有与老陆签订正式房屋买卖合同,也没有把房屋实际交付给老陆。老陆请求法院判令:解除老陆与老汪间达成的房屋买卖合同;老汪返还老陆购房款50万元。

  老汪辩称:老陆所述与实际情况不符。老陆之子小陆与我女儿小汪系夫妻关系,涉案50万元是老陆支付给我家的彩礼,也是对我提供婚房及装修、家具、购买结婚首饰等所做的补偿,双方之间自始至终不存在购买房产的共同意思表示。我已将该款交给女儿,用于双方子女婚后的生活。所以,法院应驳回老陆的诉请。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老陆诉称主张的其支付的50万元,是他与老汪达成房屋买卖合同后支付的首期购房款的事实,缺乏证据支持,不予认定。老陆基于此主张要求解除双方房屋买卖合同及老汪返还购房款50万元的请求,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故一审法院判决驳回了老陆的诉讼请求。

  老陆不服,向合肥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依据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老陆与老汪之间存在房屋买卖合同关系,故老陆与其所主张的所谓房屋买卖合同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老陆基于房屋买卖法律关系,诉请要求解除与老汪间达成的房屋买卖合同,并判令老汪返还购房款50万元引发的纠纷,依法不符合民事案件受案条件。合肥市中级法院遂作出裁定:撤销一审法院民事判决;驳回老陆的起诉。

  2

  短信证明购房款 一审判决应予返还

  老陆觉得既然法院认定双方之间不存在房屋买卖合同关系,老汪占有老陆的50万元就无法律依据,依法构成不当得利。于是,2015年4月,老陆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这次他请求法院判令老汪返还不当得利50万元。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不当得利是指没有合法依据取得利益,造成他人损失。不当得利的成立要件为:一方取得财产利益;一方受到损失;取得利益与所受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一方取得财产没有法律上的根据。

  双方相争不下,其实矛盾的焦点在于,老陆向老汪个人银行账户转款50万元的用途。老陆认为,这50万元是购买老汪名下房屋的预付款;老汪则认为,这50万元是老陆支付的彩礼以及对老汪提供婚房及装修、家具、购买结婚首饰等所做的补偿。

  一审法院认为,对于该款的用途虽然双方之间没有明确的书面约定,但根据老汪提供的手机短信等证据及结合日常社会生活经验,可以对该款的用途作出认定。

  从老陆发给小汪的短信内容可以看出,老陆表示要拿出50万元买房,暂时付老汪40万元,给小汪聘礼10万元,由此可见,老陆在短信中明确表明了向老汪买房的意向及该款中的40万元是买房暂付款的意思表示,小汪的回复也表明其了解了短信内容,在回复时未表示异议。

  老汪与小汪是母女关系,小汪对这笔数额较大的款项理应向母亲告知,老汪与小汪在知道短信内容的情况下,如短信中的款项用途与双方先前约定不符,应及时向老陆提出异议,但事后小汪与老汪均未对此表示异议,并向老陆提供了老汪的银行账户,老陆也向该账户进行了转款。由此可以确定,该笔转账中的40万元与老陆买房的意向有关。转款后虽无证据表明老陆与老汪对房屋买卖一事进行进一步的协商并取得一致,但并不能否定该款项是老陆基于买房的意图而支付的款项。对于另外的10万元,老陆在短信中明确表示是给小汪的聘礼,小汪也表示了接受。

  老汪则称,这50万元是老陆支付的彩礼,及对老汪提供婚房及装修、家具、购买结婚首饰等所做的补偿,以及该款已支付小汪用于婚后生活的事实。

  法院认为,因小汪与老汪是母女关系,与老汪之间具有一定的利害关系,其提供的证言证明力较低,法院不予采信,老汪应承担举证不力的法律后果。

  综上,在老陆向老汪转款的50万元中,其中40万元是老陆为购买老汪名下住房而预先支付的款项,因事后老陆与老汪未能就房屋买卖一事进一步协商,双方未形成房屋买卖合同关系,老汪丧失占有该40万元的合法根据,此款理应返还给老陆,老汪拒不返还的行为构成不当得利。至于转款中的另外10万元,是老陆支付给小汪的聘礼,鉴于双方子女婚姻关系尚存,该款不属于此案处理的范围。

  于是,法院一审判决老汪返还老陆40万元。

  3

  巨额彩礼有违良俗 不当得利不予支持

  这回轮到老汪不服一审判决,她向合肥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她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老陆提供的短信内容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老陆所发短信内容是以商量的语气,并非最终决定的内容,而小汪回复的内容只是出于礼貌,涉及如此大额的财产不可能仅靠短信交流确定。老汪还说,按照正常习俗,聘礼都是双方家长面对面交流,不可能由家长与对方子女直接敲定。老陆在发短信一周后进行了转款,难以排除双方对聘礼进行再次沟通,小汪也是通过小陆向老陆表达了聘礼数额为50万元、低于50万元不嫁的意思。考虑到老陆家庭经济能力,且没有提供婚房,老汪要求老陆支付聘礼50万元是完全正常的,且符合合肥本地的结婚聘礼情况,双方亲戚朋友都知道此事。

  老汪提出,讼争的50万元是彩礼而非购房款,在一审庭审中提供的证人证言证实了50万元是彩礼的事实,老陆自始至终未与老汪沟通过此款为购房款。在双方子女结婚前后,老陆除了这50万元外未提供任何钱财物件作为彩礼,老陆提供的短信内容是其单方出具的,未得到老汪本人书面认可。即使老陆所述属实,将购房款与彩礼一并处理,也不符合正常习惯和当地风俗。老陆既然主动将50万元汇入老汪账户,而不加任何说明,即说明老陆同意彩礼数额。

  老汪还说,不当得利是指没有法律上的根据,使得他人遭受损失而自己获得利益。老陆主张不当得利,应举证证明其利益受损、对方获得利益、其利益受损与对方获得利益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对方获得利益无法律依据。涉案款项支付后,双方子女办理了结婚登记,说明该款显然是给老汪的彩礼及补偿。老陆就其主张未完成举证责任,法院应驳回老陆的诉请。

  此外,老汪又说,老陆就同一事实再次起诉至法院,将涉案款项强行与所谓的房屋买卖法律关系捆绑在一起,认为购房合同不存在,老汪应当返还购房款,明显是篡改法律概念。老汪是涉案款项50万元的经手人,实质上并未从中获益。于是,老汪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老陆的全部诉讼请求。

  老汪还向法庭提供了9张照片,证明双方儿女结婚时使用的婚房为老汪所有,且已经装修。50万元彩礼中有一部分钱是老陆对老汪提供婚房进行的补偿。

  老陆在法庭上辩称,根据老陆给小汪所发短信内容可以证明,老陆决定拿出50万元买房,暂时付老汪40万元,给小汪10万元做聘礼,并提到房子过户时再按市价购买付款及办酒席钱由老陆支付。当时,小汪给老陆回复信息表示同意。

  老陆称,民间俗称的彩礼,具有严格的针对性,必须是基于当地的风俗习惯,为了最终缔结婚姻关系,不得已而为给付的。必须给付巨额彩礼方能缔结婚姻关系绝不是合肥当地的风俗习惯,老汪反复辩称老陆为买其房屋支付的50万元是彩礼,不仅与法律规定相悖,也与案件事实不相符。老陆一年收入仅有五六万元,50万元的彩礼与老陆家庭的经济收入及本地风俗不符。

  合肥市中级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根据老陆提供的其向老汪之女小汪所发的短信内容来看,老陆明确表达了准备购买老汪名下房产及先付老汪40万元、给小汪聘礼10万元的意思,小汪的回复短信表明她已了解短信内容,未提出任何异议。此后,老陆按照短信内容向老汪账户内汇款50万元。此时,正值双方家庭为子女结婚进行商谈及婚礼筹备之际,对于男方准备支付大额款项一事,小汪理应会告知母亲老汪,如果老陆表达的意思与双方在先约定不符,老汪及小汪应及时提出异议。但直至老陆支付50万元到老汪账户上,老汪及小汪均未提出任何异议。由此可以确定,老陆向老汪账户内所汇款项中有40万元系其基于买房的意图而支付。老汪诉讼中主张老陆支付的50万元系彩礼及对老汪提供婚房等所做的补偿,但仅提供了其亲友的证言。由于老汪与证人之间存在一定的利害关系,而老汪亦未提供其他证据佐证证人证言的内容,故对老汪关于50万元系彩礼及其他补偿的上诉意见,法院不予采信。

  老陆汇给老汪的50万元中有40万元是老陆因准备购买老汪名下房产而预先支付的款项,根据已生效的民事裁定书认定,老陆与老汪之间未形成房屋买卖合同关系,现老汪占有该40万元已缺乏合法根据,依法应予返还。

  据此,合肥市中级法院依法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了老汪的上诉,维持原判。

  案后余思

  收彩礼不能触法

  我国1950年、1980年婚姻法和2001年修改后的婚姻法,均未对婚约和聘礼作出规定,且都规定了禁止买卖婚姻和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的内容。然而,婚前给付彩礼的现象在我国还相当盛行,人民法院审理的彩礼纠纷案件的案由按照有关规定被定为“婚约财产纠纷”。

  2004年4月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此条规定,标志着人民法院正式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对于彩礼纠纷问题如何处理作出明确规定。

  与给付不同,如果是索要彩礼,那就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一章总则中的第三条“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的规定。

娱乐爆料 厦门新闻 财经新闻 教育资讯 健康头条 厦门房产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