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民生热议
媒体评郭德纲曹云金事件:揭开了传统学徒制疮疤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6-09-07 08:28:34 我要评论

 连拜师礼都可以改变,“绑架”徒弟的陈腐规矩为何不能舍弃?法治时代,说什么“欺天灭祖,悖逆人伦”,未免给人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在上周德云社“纲丝节”期间,德云社推出了自己的“家谱”,言及“曾用云字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夺回艺名逐出师门”,疑似针对何云伟、曹云金二人。作为郭德纲曾经的门徒,曹云金9月5日发布长文爆料诸多内幕,全文以“你”称呼郭德纲,表示“道不相同不相为谋,人生长路漫漫,确实不必再见。”(《每日新报》9月6日)

  师徒反目,水火不容,在文艺圈和学术界都不难找到生动案例,亦有像郭德纲与曹云金这般“一地狗血”的。一般有两种原因导致师徒决裂,一是价值观冲突,二是利益冲突,当然是利益冲突居多。常听人说“以利相交,利尽则散”,现实情况则是利未尽、人已散,比如因利益分配不均而生龃龉,直至决裂。

  郭曹之争,尽管尚需更多真相,但互撕背后仍离不了一个“利”字。从曹云金发布的数千字长文看,两人在经济上确实纠缠不清。这种利益之争反映了契约精神的缺席。收徒授业,拜师学艺,古而有之,但是时至今日,收徒与拜师必须主动适应现代文明,纳入法治轨道,而不能再玩“朕即天下,口含天宪”的那一套。

  旧社会学徒所立卖身契常有这样的条款:“学徒期间,无身价报酬,学满之后,身价面议。如有违反铺规,任打任骂,私自逃走,罚米十石,投河奔井与掌柜无关。”这样的条款早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违规就可任打任骂?投河奔井与掌柜无关?若如是,置法律于何地?在当今之世,老师体罚学生都于法不容,“任打任骂”放在今天合适吗?

  相声界乃至整个曲艺界收徒,不同于一般学校教育,仍保留一些浓厚的旧时代习气,特别讲究师承,常有门户之见,还有若干繁文缛节,比如要拜祖师爷等。此外,更有一系列业内规矩,逾越不得。也许这些规矩并不都是陈规陋习,但是背离法律的规矩就应该抛弃。徒弟只是徒弟,不是你的家丁,更不是你的赚钱机器,该签合同就签合同,该发工资就发工资,用老规矩办事根本行不通。

  时代在进步,当年看似合理的东西如今可能不合理、不合法。仍以收徒为例,非要徒弟下跪吗?多年前“夫妻笑星”倪明、夏文兰收徒,12位业余相声演员,手捧鲜花一字排开,行拜师礼,无人下跪。坐镇现场的相声界泰斗张永熙先生说:“我不赞成‘跪拜礼’这种旧时代的方式。咱今儿就立个不成文的规矩:从今往后拜师,绝不再行‘跪拜礼’。”

  连拜师礼都可以改变,“绑架”徒弟的陈腐规矩为何不能舍弃?法治时代,说什么“欺天灭祖,悖逆人伦”,未免给人不知今夕何夕之感。徒弟拜师,不等于徒弟对师父就有人身依附关系;师父收徒,不代表师父就可以老子自居。有人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且不说今天还有几人能做到,就是能做到,也不意味着这种说法就合理。本是法律意义上的师生关系,非要异化为超越血缘关系的畸形绑定,实不可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相声界也是江湖。这个江湖也许更为复杂,马季就说过,“我太爱这门艺术了,我太讨厌这支队伍了。”无论多么复杂,江湖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传统学徒制在法治时代有必要完成自我改造,否则像郭曹之争的闹剧就不会绝止。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