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民生热议
“空巢青年”的黄金周抉择:归乡还是远方?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6-10-08 11:18:43 我要评论

 “黄金周”怎么过?对于独在异乡的青年人来说,“回家”一度是不二选择。然而,由于大城市生活的紧张节奏和亲人“关怀备至”的压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把出游和“宅”当成了首选。

  记者采访多位在一二线城市打拼的青年人,发现这一变化背后折射的,正是被称为“空巢青年”这一城市族群,对自由和生活自主权的追求。

  归乡——甜蜜的负担

  “空巢青年”主要指这样的一群年轻人:他们因为工作在异乡打拼,又因对于隐私、卫生等生活环境的要求,选择了一个人居住。他们通常习惯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超市,一个人做事。

  有人文艺地感慨:“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可当被问起是否真的愿意逃离“北上广”或所在的省会回老家发展时,他们的回复却通常是“等等吧”“再拼几年”,如同他们的黄金周计划一样,把回家作为排名靠后的备选。

  在重庆工作的龚霖黄金周本打算出游,但因未能成行只得回老家小住了三四天。由于离父母比较近,她常常会面临“催婚”的压力,家人、朋友、同事经常给她介绍对象,不少都被她回绝了,还有些得硬着头皮去见面。

  “我不太顾忌别人怎么说,绝对不会因为催婚而结婚。”她说,她不愿意随波逐流,“我想找个对的人,晚一点也没关系。”

  不少“空巢青年”告诉记者,父母理解他们的单身状况,认为自己的孩子很优秀,找到一个相配的人不容易。但父母往往在受到周边人的影响后,开始对孩子施加压力。青年假期返乡后,亲朋好友也会用个人问题轰炸他们,逼得更多的年轻人选择“出逃”旅游

  “十一”期间在杭州加班的戴菱一每年只回四川老家一次,去年除夕夜也在加班。从念大学开始离开家在外面生活,到现在已经有九年了。她说时间长了就习惯了,也不会觉得自己在“漂泊”。

  家人对她的个人问题一直比较关注,父母还算比较克制,但外婆每次通电话都会反复叮嘱,她只好急忙找借口挂掉电话。

  戴菱一说,“一辈子很长,要好好选一个人”,终身大事她不想将就。此外,她还打算出国留学深造。可是当她给家人说起这个打算,父亲就悠悠地说:“还是先结婚吧。”

  因为离家较远,戴菱一感受到的压力还不算大。“父母尽管关心,但也鞭长莫及,还是很自由的。”

  远方——也有爱与温暖

  在上海工作的马丁丁是浙江丽水人,上海距离丽水并不远,而这次国庆长假,他并没有回家。在家里排行老二的他说:“我与父母关系算是还行,但一般不打电话,半年或者一年回一次家。”

  4个月前,马丁丁结束了一段恋情。刚刚来到上海的他,在失恋和工作的双重压力下,罹患了抑郁症。他说那时自己每天在新的城市漂泊,回家就在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喝酒,已经感知不到快乐。

  直到有一天,他在朋友圈里看到了别人晒出爱抚宠物猫的照片后,就把起司猫“小鸡”抱回了家。他说:“小鸡很好,它会每天在门口等着我下班回家,门一打开它就蹭坐在我腿上,不肯离开,这时候我觉得生命的烦恼都没有意义。再后来,抑郁症也大大缓解了,我要谢谢小鸡。”

  马丁丁说,妈妈对他在外打拼十分支持。“她是一位开明的人,她说过‘我只负责给你生命,你的人生是什么样子,交给你自己决定’,我爱她。”有着母亲的支持和“小鸡”的陪伴,马丁丁的生活并不缺少温暖。

  独自在杭州生活的段浩智这次国庆也没有回山西老家,原因非常简单——没抢到火车票。但是他说,回不回家也没太大所谓,因为现在隔两天就能跟家人视频。微信也很方便,“每周都要联系好多次。”

  段浩智说,他有时候会自己做饭吃,每周大概开三次伙,给自己做点粥、面,“一个人吃简单点就行。”这也是不少独居青年的必备技能,能让异乡的生活更有家的感觉。

  一到假期,段浩智通常会约朋友吃饭,看看电影,尽量让自己生活充实一点。“有几个同学在这座城市,也不觉得孤独了。”

  “空巢”——并非无奈的选择

  为了自由,在安徽一家网络媒体工作的陈扬也选择了独居,尽管他和家人住在同一个城市。“十一”假期,他去了一趟厦门,回去看看母校和老同学。

  陈扬租住在单位附近的一间公寓里,价钱刚好在他能承受的范围以内。“我现在的住处每天上下班只需要走路五分钟,如果要是和家人住的话,上下班打车太贵了,通勤时间还很长。”

  在家人附近独居算得上是独立的标志,但远离家人独居更是深思熟虑的选择。

  段浩智说,当时找工作的时候,父母都希望他能回北方,离家近一点。但是他坚持要留在南方,因为觉得这边机会更多。父母也很尊重他的意见。

  如今,段浩智在杭州的一家知名饮料公司做管培生,他很喜欢公司的氛围和文化,对自己当初的选择非常满意。

  他有时候会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自己生活的点滴,会调侃地说“男生非常怕昆虫是病吗?”也会正能量满满地说“生活是因为自己而更美好。”

  在杭州一家外资银行工作的吕皓算是“空巢青年”中的异类,他每个月都回重庆老家,这个国庆假期也不例外。他说,他只是觉得重庆“会很安逸”。

  尽管如此,吕皓也没有回重庆工作的打算。“回去了没有生活压力,有更多朋友,更多美食,但是去哪儿工作呢?”吕皓说,家乡的外企少,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岗位。

  对于“空巢青年”这个说法,马丁丁认为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他觉得“空巢”是一种自由,我们应该高兴。他认为,“‘巢’给人定义出一种‘归’的概念,我不喜欢任何程式化的东西,人若有定所,走来走去都要按照程式一样回归到同一个地点,我觉得是一种程度上的不自由。”

  马丁丁在外“流浪”6年,明确地知道自己不想居有定所。谈及接下来的生活,他平静地说:“我不会留在上海,或许明年就走。”

  能有自己选择的权力,不被拘束在一成不变的生活轨迹里,这是大多数“空巢青年”选择到异乡独居的重要原因。而对自己假期乃至生活的自主权,正是“空巢青年”孜孜不倦所要追求的。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