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社会 >> 社会一
上海女童疑被保姆虐死 家政公司:发生意外不负责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6-12-01 10:33:13 我要评论

   2岁的芊芊(化名)被送到医院时,已经停止了呼吸。生前20天,她是在看护她的高某夫妻的出租屋里度过的。由于死亡时全身多处淤青,医生怀疑其为非正常死亡,拨打了110。目前,看护芊芊的刘某高某夫妇,因涉嫌虐童被警方刑事拘留。

  芊芊母亲肖某因为工作繁忙无暇独自照顾孩子,是通过互信家政公司找到的高某夫妇。11月30日,互信家政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该公司只是提供家政人员和雇主相互认识的平台,“如果发生意外,我们公司没有责任。我们也不能保证不出现意外情况。”

  女童死亡,保姆邻居表示不知情

  11月25日晚8时许,2岁女童芊芊被托管的保姆送到松江九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送到医院时,她已经停止了呼吸。医生对孩子的身体进行检查,发现孩子的大腿内侧、身体、头面部全是淤青斑。院方认为事有蹊跷,不像正常死亡,随即报了警。

  芊芊生前最后20天都是在看管她的保姆高某家度过的,高某和她的丈夫刘某租住在距离九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附近不远的繁荣苑小区。11月30日,记者来到繁荣苑小区,这是一个农民自建房小区,建筑均为二层独栋小楼,小区内电线杆上到处粘贴着房屋出租的广告。看护人高某和丈夫刘某以每月1400元的价格租住了一间十多平米的屋子。

  房东黄奶奶说:“夫妻两个蛮年轻的,江苏人,在老家有一个6岁的儿子,平时看上去人都蛮好的。”高某和刘某是在两个半月前搬到这里,在这段时间内,黄奶奶只见过芊芊2次。她用手在膝盖边比划着:“小孩大概这么高,看见我还喊我奶奶,很乖巧很漂亮的。”

  记者在小区内走访,发现高某和刘某平时不常与外人接触,高某大多待在房间里,刘某则早出晚归送外卖。附近的邻居都没跟夫妻两个接触过,更不知道有个孩子,他们都说平常从未听到过孩子的哭闹声。事发后,警方的频繁到访惊动了小区居民,他们猜测:“好像是孩子妈妈两个月没付报酬,他们才拿孩子出气?也有听说是小夫妻两个吵架,伤及了孩子。”

  女童母亲友人:保姆丈夫的脾气不好

  据上海电视台此前报道,芊芊的母亲肖某系1990年出生,与跟自己同岁的丈夫冯某在上海相识。2014年2月,女儿芊芊诞生,令人没想到的是,冯某却因吸毒而被判刑。由于肖某的父母早早离婚,只有年迈的奶奶,双方家庭都无力照顾这对母女,肖某只得独自带着芊芊在上海维持生计。

  由于工作繁忙,肖某无力独自照顾孩子,今年9月,肖某想到找保姆来看护孩子。通过58同城,肖某找到“互信家政”,结识了这对来自江苏的年轻夫妻高某和刘某。他们的收费是每小时35元,如果按天算,则是一天200元包三餐和住宿。

  最开始,肖某只是在忙碌的时候把芊芊送去高某家,“有时就放几个小时,或者在保姆家里睡一觉,白天再接回来。”但从今年11月6日开始,因为肖某开始和朋友创业开咨询公司,外加上回了贵州老家一趟,芊芊在高某家一住就是20天。没想到,母女的再次见面已是阴阳两隔。

  11月30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电话拨通了肖某的手机,电话那头肖某的声音很疲惫,称自己因为女儿的事情情绪很不好,不愿多说。随后一位自称是肖某朋友的男性接过电话,称一切都等警方的调查结果为准,谢绝记者采访。当记者问及看护人时,这名友人称:“保姆的老公脾气不是很好。”

  家政公司:只提供平台,不保证不出意外

  肖某委托找保姆的家政公司名叫互信家政,记者在58同城网上看到,其广告显示:“互信家政长期提供优秀保姆、月嫂、钟点工,持证上岗。”网页上留下了一名负责人庄老师的电话。记者了解到,肖某就是通过这位庄老师结识了高某和刘某。

  记者致电这位庄老师,以顾客的身份询问公司家政人员是否都持证上岗,她表示:“是否持证不是强制规定,有的有证,有的没证,价钱也有区别。”庄老师补充说,对于过来应聘的家政人员,身份证和健康证是必须的,其他上岗证如母婴护理证等就不一定了。经验丰富的又持证书的家政人员每月工资至少6000到7000元,新手不持证的的每月约4000元。

  庄老师称,互信家政公司的业务涵盖上海各个区,现共有6000余名家政服务人员,从20多岁到60多岁不等,基本以外地户籍的阿姨为主,其中超过一半的人从事照顾小孩的工作。

  当在被问及雇佣期间若是发生意外情况公司是否承担责任时,庄老师表示:“我们没有责任,我们只是提供一个你们互相认识的平台。如果她犯了人身伤害或者偷盗等行为,你们可以找派出所公安局。我们也不能保证不出现意外情况。”

  另外,庄女士还建议,最好不要把小孩托管到保姆家里,“阿姨的住宿环境等各方面条件都不太好,而且不稳定,我们也没那么多精力去考察。我们也接到过客户的投诉,说宝宝瘦了、免疫力降低、给宝宝买的营养品被阿姨吃了等情况。”

  随后,当记者再一次拨通庄老师的电话,以记者身份向她打听高某的家政情况时,庄女士表示她什么都不知道,并立即挂了电话。

  家政业无证也能上岗,无法可依

  听闻2岁女婴在保姆家中死亡的新闻,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副会长周珏珉认为,将孩子放在保姆家中看护的情况属于特例。“目前上海家政行业的从业人员中,90%以上都是外省市来沪人员,他们在上海大多没有稳定的住所,因此家政人员暂住在雇主家的情况比较常见。”

  周珏珉指出,上海的家政公司分为两类情况,一类是管理型家政公司,为家政人员和雇主之间签订较完善的合同约定,对家政人员的工作情况作跟踪管理,并每个月向雇主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大约为家政人员工资的5%-10%。“这一类家政公司的管理比较规范,不仅对家政人员作身份认证,还帮助作培训办理上岗证、购买保险等。”

  还有一类是中介型家政公司,即家政公司介绍家政人员和雇主认识,待两方达成雇佣关系后,向雇主一次性收取中介费,之后不再跟踪管理。“一些老百姓贪图便宜,存在侥幸心理,觉得中介型家政公司收费相对较低,所以这类家政公司也有市场。”

  家政人员从业是否必须持证上岗?周珏珉表示,针对家政服务市场,只有行业规范,至今没有统一的法律监管,因此如果家政人员未持证上岗,其所属的家政公司并不会受到处罚。

  据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调查,目前上海家政服务人员数量超过50万,而有家政服务需求的上海家庭达到180万户左右。为了规范家政行业,上海市商委相关负责人日前曾对媒体表示,目前正在开展行业立法调研,并起草《上海市家政服务业管理办法》,明确从业人员持证上岗、健康体检、登记管理等行业要求,明确从业人员、服务机构、雇主的权利义务,保障消费者和从业人员的合法权益。

  此外,上海市商委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2016年年初已委托上海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开展制定家政服务上海地方标准,以及制定家政服务业行业自律规范、家政服务业培训管理规范、母婴护理、养老护理、育婴师、催乳师、居家保洁、月子会所等专业服务规范。经过前期的调研、立项、起草,《上海市家政服务行业标准、规范》目前已进入了征求意见阶段。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