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民生 >> 民生一
邮币卡乱象:扮婚恋对象诱导投资邮币卡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01-18 11:13:32 我要评论

  2015年,刘阳(化名)与他的朋友们闯入了陌生的邮币卡市场,一年后,刘阳的近百万只剩十万,他的朋友们基本赔了二三十万元。刘阳和朋友们的入场资金在邮币卡市场中微不足道。据“邮币世界”发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12月底,中国邮币卡电子盘成交数据几乎为2015年全年数据的三倍,成交总额为39859.4亿元。

  财富狂欢背后,行业乱象不止,新京报记者发现,有交易所实行投资者发展其他投资者的推广模式,更有庄家幕后操纵邮币卡市场,而有的拉单业务员则混入婚恋网站、车主群、业主群中引向邮币卡投资。

  1月9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级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召开。会议要求深入开展一次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活动,用半年时间集中整治,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认为,“邮币卡是证监会未来半年‘回头看’的重要内容。目前看邮币卡的发售模式肯定要叫停,邮币卡交易场所要么谋求转型,要么关停。”

  投入100多万还剩10万

  2013年,宋文在南京文交所开户,成为邮币卡电子盘第一批的投资者。宋文的入场资金是60万元,不到两年,其财富随着邮币卡不断飘红的行情涨到了1200万元以上。

  2015年5月初,刘阳(化名)在发小宋文的“鼓励”下在中南文交所开户,成为他并不熟悉的邮币卡的投资者。“我刚开始也有犹豫,但是他每天都把他的邮票涨停截图给我。他说只要能抢到就能赚钱!”

  “不是买邮票,而是‘抢’!”刘阳强调,电子盘每天都在涨停,新入场者甚至无票可买:“就盼着邮票能跌,只有跌了才能买进。为了提高抢票速度,我们专门换了4G卡。”

  抢单软件也加入“抢票”行列。中南邮票交易中心2015年5月9日的一则公告显示,“由于部分投资人会员使用非法抢单软件,在系统中产生大量非正常下单,导致服务器负载异常。”

  “(2015年)五一节后,中南全票飘红。5月5日、6日33只藏品出现了连续两天全盘涨停大牛市,投资人会员投资热情急剧高涨,中南全盘出现了‘有价无市’现象。”中南邮票交易中心的公号发布数据显示。

  刘阳也享受到了一片“飘红”的红利,先期投入的三万元购买的票几乎每天都涨停。“我就决定把所有资产都投进去,卖了房子,总共投入了100多万元。”刘阳给自己定了一个300万的目标:“实现了目标我就出来。”

  但在100多万资金入场的当天,行情就开始暴跌。“但大家都不担心,因为之前也暴跌过,觉得肯定还会有回调、再次暴涨。”从2015年5月28日至今,邮币卡市场经历过几次回调。“在几次回调中,我觉得邮币卡还会再涨起来,就没有出手。”刘阳说。

  至今,刘阳账户中的邮票价值跌到10万余元,刘阳的不少朋友也投资了邮币卡,其朋友基本也都赔了二三十万元。“宋文觉得邮币卡行情还会暴涨,但我觉得不可能了。”刘阳说。

  婚恋网站、车主群、业主群都有推销

  不少投资者接触邮币卡,是因为“无孔不入”的邮币卡推销方式。李华就是在婚恋网站上被意外拉入。2016年4月,李华(化名)在世纪佳缘网注册了账号,此后有多人联系李华,其中一人自称李涛。

  2014年到2015年,李华在股市中赚到800万,“这个李涛自称是做建材生意的,有个儿子在国外,听到我说通过炒股赚点生活费,他就说现在股市行情不好,去年他在股市亏了300多万。”李涛随后将话题引到了邮币卡上。

  2016年6月15日,在李涛的反复劝说下,李华在青岛九州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青岛邮币卡分公司交易平台下开户,至6月20日首次入金14万元,但她依然犹豫观望不敢操作。“他一直劝我,说自己有VIP老师指导,在股市亏的钱都赚回来了,保证稳赚不赔,还发截图给我看。”李华说。

  2016年6月24日,李华第一次跟单,赚了几千元。7月7日、8月25日,李华分别转入交易账户20万元和40万元,持仓中韩海底隧道套票和中国鸟绿尾虹雉票。此后,两只票出现无量跌停。目前,60万资金,市值只剩7.7万。

  12月21日后,李涛的QQ头像再也没有亮起,其世纪佳缘网的账户信息也被清空。李华拨打李涛留给自己的但他却从不接听的电话却被告知打错了。

  山东淄博的罗杰(化名)是一奥迪车主QQ群成员,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拉单业务员“无处不在”。“他们混入奥迪、宝马等车主群以及中高档小区业主群,在群里推荐牛股。推荐的股票赚了,博取大家的信任,然后称有更快更好的赚钱方式。赔了就说股票行情不好,推荐转做邮币卡”。“他们还会搜索QQ和微信附近的人,甚至查询滴滴顺风车车主发布的信息,如果你开的是好车,他们就会联系你说有朋友想搭车,让你加他微信,一步一步把你引向邮币卡投资。”

  罗杰同样提到了婚恋网站:“他们会根据经济状况信息筛选高收入人群,然后扮作优质异性与你接触,最后还是会把你引向邮币卡投资。”

  2016年8月,河南郑州的陈凯(化名)偶然接到一个归属地为青岛的号码打来的电话。“对方自称是青岛九州邮币卡的客服,正在推广一个赚钱活动,简单聊了几句后我们互相加了QQ。”陈凯说,对方称推荐他人参加,可以配售到原始票。

  在签署了“所配票品未达到发行价10倍之前不予售出”的单方面承诺协议后,陈凯按照对方要求开设了交易账户,以近300元的价格买入猴票48枚,这种票面金额1.2元的猴票在万家马甸邮币卡交易市场可以3.5元单价买到。此后,陈凯又以30元单枚的价格买入中国古镇二单枚票1200张,单价超出挂牌价一倍。陈凯迎来的同样的是跌停,5万元的投入亏损4万余元。

   线上价格高出实物市场价格

  “邮币卡的一个疯狂之处在于线上的价值脱离实物价值。”中国艺交所一名邮币卡经纪商张睿(化名)说,盘面上大部分藏品的价格和市场价格已经没关系了。

  新京报记者在一邮币卡投资者常用的“宗易汇”软件上看到,2015年8月15日,中国艺交所上盘的“05熊猫银币”的开盘价为650元,而在2016年10月15日,该银币收盘价格为84999.9元。

  2014年9月30日,南京文交所上盘的“青海湖片”价格为416元;2016年9月27日,该邮票涨到最高点41万元一枚,当天成交量两枚。

  2015年3月23日,北交所福丽特上盘的“奥运错封”开盘价格为215.8元;2016年9月7日,收盘价位999999元,当天成交量为两张。

  1月17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万家马甸邮币卡交易市场。市场内二楼一处在售2013年熊猫币的商家透露,1盎司的2005年的熊猫银币现在已经不好寻找,2014年就有庄家以单枚1500元的价格收购,但还是难以买到。“现在没有散户买了,都是庄家自己玩。现在能便宜点,一枚的价格在八九百元。”而对于奥运错封,该店主说:“福丽特线上一枚好几十万,线下根本找不到。”

  二层另外一名店主告诉新京报记者,2008年的青海湖片现在的线下价格“撑死6块钱一套”。该店主表示,青海湖片每年都发行,其他的价格不太清楚。

  线上同样被炒至高价的澳门红楼梦小型张线下仍能搜罗到。红楼梦一小型张的价格在30到40元之间,红楼梦二小型张价格稍贵,在140元至150元间。一名自称手中有几十版红楼梦一的女店主表示:“二现在不好买,因为有人收。”澳门红楼梦小型张曾在电子盘上涨到3000多元一枚。

  去年12月16日,部级联席会议办公厅印发《关于地方交易场所涉嫌非法证券期货活动风险提示函》(下简称“风险提示函”)。风险提示函警示,目前有两类非法证券期货活动较为猖獗。其中一类是“类证券”的交易活动,主要以邮票、钱币、磁卡为交易标的,或以珠宝玉石、茶叶、老酒等实物商品为交易对象,采取类似股票的发售和交易模式。

  “与正规的股票交易所不同的是,这类交易场所会与商品发行人串通,在没有实际商品对应的情况下,炒作虚拟标的。有的平台直接或通过关联方进行坐庄交易,惯用模式是迅速拉升价格,高出实物市场价格的几倍甚至几十倍,在引诱投资者高位接盘后,放任价格连续跌停,大量投资者被洗劫一空。”有媒体报道指出。

  在2015年5月6日、7日连续两天,中南邮票交易中心就曾连续发布两则风险提示公告,表示鉴于本中心线上交易藏品近期价格涨幅过大,且部分藏品线上与线下价格偏离幅度加大,提醒广大会员谨慎、理性投资,有效控制风险。

  推广模式存误导嫌疑

  投资者曹丽华通过河南京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河南京腾”)投资了邮币卡微信盘。

  新京报记者从曹丽华处拿到的河南京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宣传显示,投资者分为首席CEO、金牌CEO、创业CEO三个档次,全国分别招纳108位、1080位、5400名投资者,分别缴纳88000元、8800元、880元。所有代理费款项全部进入联商公司账户里。

  “费用包括代理费和配票费两部分,三个档次的配票费分别为33000、3300、440元,”曹丽华发给记者的一名为《京腾一号票执行规则》的文件显示,投资者做推广、发展五位以上的其他投资者,可以收到配票费的十倍收益,即使不做推广,也可以收到五倍收益。

  此外,包括曹女士在内的多位河南京腾的投资者反映,邮票价格上盘后涨幅超过十倍,但是仓位一直被锁无法进行交易。

  这种投资者“介绍”或“发展”投资者的推广模式并不少见。

  投资了长江交易中心代理机构北京满仓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袁女士也遇到了此种邮币卡的推广模式。“分为四个等级,准经纪商、一级经纪商、二级经纪商和金牌经纪商,就是让你帮着介绍会员,介绍的越多,原始票配售的越多。而他们说,原始票会保证十倍收益,”袁女士说,邮票并未涨到五倍的收益,反而被锁仓了。

  对此,胡俞越认为,上述两家公司有误导投资者嫌疑。“邮币卡有一定的投资价值,但它是小众投资品种,并不是一种大众投资品种,而且向投资者保证10倍收益等。这种开发客户的行为误导投资者,”胡俞越表示,这种推广模式也容易导致投资者大面积“受伤”。

 “盘子小”,庄家可操纵市场

  为何邮币卡暴涨暴跌?

  “邮币卡涨停有庄家在后面操纵、拉涨停。有些庄家虽然号称公开发行、托管,但是想拉多高拉多高。”曾接触过庄家的张睿补充,有散户看到行情大涨会在“涨停”时挂“涨停单”,“庄家看到挂‘涨停单’的人多了,就把手里的票抛了,这样就暴跌了。”

  张睿的说法得到了刘阳的证实。

  刘阳的朋友也曾和其他人联合起来坐庄成为小庄家。“我的朋友和其他人联合坐庄收了一张票的发行量的大概7%,成为小庄家,但小庄家还是要看大庄家脸色,”刘阳说,有些交易所对庄家也无能为力:“因为交易所要上票,才能聚拢人气,这样交易所才能收取佣金,而庄家手中有票。”

  为何庄家能够控制邮币卡电子盘?

  张睿、刘阳给出了同样的答案:“与股市相比,文交所邮币卡电子盘体量小,容易坐庄或者博弈。交易所越小,盘子越小,坐庄所需资金越小,越容易坐庄,可以博弈。”

  刘阳补充举例,有的交易所所有票的电子盘体量加起来不过20亿元, “如果你手头有几千万,可以直接控制一张票的涨停或者跌停。”

  张睿介绍,早期邮币卡电子盘的庄家是手中有邮票的邮商。随着邮币卡的火爆,企业家、有资源的人士等都开始进入邮币卡市场“坐庄”。

  庄家“控盘”,交易平台何为?

  据央视报道,有专家指出,目前邮币卡的发行并未经过国家证券监管机构的审批,许多交易平台实际上是私营企业,并不具备提供公共服务的资质。交易平台名义上是进行邮票的线上交易,但实际上可以随意发行邮币卡,采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证券化交易模式。对于恶意炒作、违规引导投资者高位接盘买入的行为,一些交易平台并没有实质的监管能力。

  刘阳对此持有类似的看法:“平台并无实质的监管能力,也只是发布一些风险提示公告等。”

  记者注意到,中南邮票交易中心曾发布不少类似《向投资人员提示交易风险的公告》的文件。

  邮币卡监管尚无统一标准

  在青岛市政务网市长信箱键入“九州邮币卡”可以找到414条关于对青岛九州商品现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和青岛九州商品现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青岛邮币卡分公司的投诉、求助等信件。

  一封写于2016年10月对后者的投诉信件,辗转经过政务服务热线、市商务局、市文广新局、青岛市邮政管理局等九个部门,最后又回到了政务服务热线。然而,这封办理时间月余的投诉信件最后只得到了“来信收悉。若涉嫌诈骗,建议到公安部门报案处理”的答复。

  另一封写于2016年11月的对后者的投诉信件,由青岛市商务局做出答复:“按照市政府确定的管理职能,邮币卡等文化艺术类交易市场的监管由市文广新局、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局负责。”而青岛市文广新局答复:“我局从未审批此中心”并又将其推给了邮政部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后投诉信件多改由青岛市公安局回复,内容为“您反映的问题由公安市南分局湛山派出所受理落实”。

  中国贸易促进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表示,目前邮币卡行业监管由当地政府部门作为监管主体。

  “但是全国并无统一的监管部门,这就导致了全国监管标准的不统一。具体到地方政府来说,有的地方上归商务主管部门监管,有的地方归金融办监管,”赵萍说,各个地方也无统一的监管归口。“所以,各地监管的松紧程度不一样,这样导致有不法企业钻法律空子的机会。”

  赵萍直言,目前邮币卡市场在监管上存在市场管理空白、主观部门监管缺位、全国缺少统一标准问题。“这三个问题加在一起,很难判断是否违法违规。”

  但邮币卡野蛮生长的态势有望得到遏制。

  1月9日的部级联席会议指出,部分邮币卡类交易场所开展现货发售模式涉嫌市场价格操纵;一些交易场所会员、代理商等机构涉嫌欺诈误导投资者;一些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将收益权等拆分转让变相突破200人界限,涉嫌非法公开发行;“微盘”交易涉嫌聚众赌博。

  “所谓的发售模式模仿股票的发行模式。如果疯狂地跟风操作,采用这种发售模式,可能导致毁掉原有的市场。”胡俞越介绍,邮币卡将是证监会未来半年“回头看”的重要内容:“邮币卡的发售模式要停,让邮币卡回归到原有的市场上去。”

  市场已经对此有了反应。

  1月17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到陕西瑞福祥文化艺术收藏品交易有限公司负责招商的王先生。其表示:“我建议今年先不要考虑上票,也不要考虑做代理。现在市场的事实是,很多客户年前进行资金回笼,制定下年度的资金利用计划,不愿意现阶段进行这方面的投资。开春后,市场行情会好一些。而且,国家在对整个邮币卡市场做整体管控,部际联席会议召开后,很多不正规的文交所可能会被取缔,现在谁也说不准。”

  邮币卡市场是否需要出台相关政策、法规逐渐完善其制度?

  “没有必要为邮币卡市场成立专门的监管部门等,邮币卡市场有自己运行的规律,只要它回归到小类品种、无法成为大宗文化商品,就不会导致金融风险,”胡俞越表示。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