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社会 >> 社会一
沧州一回迁项目惨遭烂尾 政府多次承诺落空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01-19 12:06:26 我要评论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农历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然而喜迎新年的气氛对于河北省沧州市“三里家园”的回迁户们来说,却是格外难过。今年是“三里家园”,这个大型城中村改造项目启动以来的第七年。然而,这个涉及了一千多个回迁户的改造项目依然处于停工状态。施工队和项目原开发商表示:目前,已经拖欠了大约五千万农民工的工资。

  其实,在去年年关,中国之声就曾经对“三里家园” 项目欠薪问题进行过报道。当时,沧州市新华区政府表示:力争2016年2月底之前恢复开工建设,并逐步解决欠薪问题。如今,时间来到了2017年1月。可项目仍没有复工的迹象,欠薪问题久拖不决。

  雪上加霜的是,项目中排水作业的停滞也导致了地下水长期浸泡地基,给安全问题带来了不小的隐患。回迁房为什么回不去?农民工工资为什么要不来?沧州市新华区政府的承诺又为何落空?

  河北沧州人李连清,2011年1月9日搬离了前三里庄351号,那一天,他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协议》,编号:“拆协第920号”。此后,李连清一直在外租房,这一租就是六年。李连清老人今年73,他说:“再不叫我回来,我就上西天了。现在前前后后走了二十多个,六七年了,哪个月都有老人走啊,就没住上房子。”

  2010年11月,沧州市委市政府和新华区委区政府,决定对三里庄区域实施整体开发改造,动迁工作随后开始。三里家园项目共有24栋高层住宅,其中15栋有回迁户安置,目前主体结构多数已经封顶。施工方从2013年底陆续停工,2015年,2016年全面停工两年。约定给回迁户的临时项目安置补助费,最初是每平米12元,由于过渡期超过两年,这一费用已经上涨到24元每平米。但安置补助费在过去两年里,只发放了5个月。其中2016年全年,只在12月发放了一个月的补助费。

  李连清算了这笔账,“这两年的过程当中,他给了一个季度的又给两个月,过去24个月,减去5个月,还有19个月没给,这不又到1月份了,就欠20个月了。”

  回迁户多次找政府要说法,政府也几次口头或书面做出承诺。一份盖有沧州市新华区三里庄建设指挥部公章的承诺书称,“2013年12月底交房”;2015年6月,新华区政府办回复三里家园业主留言称:“开发商称2015年底部分回迁安置楼开始交付使用”;2016年2月,新华区政府曾向媒体承诺,力争去年2月底之前恢复开工建设……但是这些承诺悉数落空。

  除了1000多户回迁户,原开发商张军洪说,该项目也陆续对外销售出1100多套商品房,目前,回迁户加上购房者,都在等待住房。记者近日来到新华三里家园项目工地现场,施工单位大门紧闭,只有个别人看守工地。杜班建设集团留守工地的农民工张先生说,他三年不能回家过年,工钱还是讨不回来。“我就在楼里住,住毛坯房,看院呗,不给钱咋整,你走了钱拿不回来了,欠我十多万块钱。”

  负责6到11号楼建设的伟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朱子余说,公司负责总工程量2.2亿,已经完成1.2亿,尚有五千多万工程款未付,包括“大几百万”农民工工资未结清。他坦承,“现在困难重重,要付利息,人工工资到现在没解决,材料费还没付,我们担子现在很重。”

  负责沃尔玛商业广场项目的江苏兴厦集团,其发包的劳务公司负责人朱经理告诉记者,他们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有3000多万,部分被项目总包垫付,据施工方介绍,工程款的约15%到20%左右为农民工工资。来自施工方的自发不完全统计显示,开发商拖欠河北沧贸农民工工资约800万,河北精品“两三百万”,江苏圣通约480万,杜班建设约390万,算上江苏兴厦、湖北远升、伟基建设等企业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施工方估算这个数额超过5000万。开发商原负责人张军洪也说,拖欠农民工工资约5000万,工程款欠三四个亿。

  去年二月,新华区政府曾承诺逐步解决欠薪问题,实际上,这些被拖欠的工资,一部分被施工单位垫付,但农民工尚未到手的工资,仍数额巨大。2016年11月,沧州市新华区政府答复三里家园业主,项目最迟于今年五月复工建设,7月起分批交房。但这一复工承诺,在多家施工单位看来,难以实现。

  杜班建设负责人黄亮认为,“农民工工资不解决,过完年,你想找我们给你开工?你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么!而且这些工人都是在里面干活的,你过完年你再找他们来商量来干活,这个难度你知道有多大?”

  为何庞大的“三里家园”项目会惨遭烂尾?当地政府的回复称:该项目2011年4月开工,2015年3月以来,由于开发商资金缺乏才导致了项目的停工。开发商资金链为什么断裂?背后又有哪些故事呢?

  记者调查发现,隐藏在项目背后的利益纠葛复杂。首先,项目的钱从哪来?该项目由北京博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立项开发,当时张军洪是公司负责人,但他并不具备足够的资金实力。2013年5月,北京博达将100%的股权转让给上海鹰悦实业有限公司,以求融资6个亿,上海鹰悦又将股权质押给了江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求江铜国际的资金。昨天,记者拨打江铜国际贸易公司董事长苏黎的电话,表明身份后通话被挂断。最终原因不详,通过上海鹰悦辗转注入三里家园项目上的资金,仅3.25亿元。

三里家园项目被地下水浸泡

  张军洪坦承,“当初要骗江铜的钱,2013年的时候房地产比较低迷,银行不给贷款,当时开工量比较大,我只能通过他们融资,他从江铜以贸易的形式套出六个亿资金给我,所以我配合他做的合同。”

  2014年底,有上海鹰悦公司背景的司融然成为北京博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新法人,该公司委托沧州华凯公司对三里家园项目进行清产核算。昨天,司融然说,这笔账还没算清楚,“这个公司有很多体外循环的账目,如果这块账不查清楚,我让股东再来投钱,股东也没办法投。我们查的,跟别人查的北京博达的帐,永远对不起来,超出的太多。”

  当下,除了复杂的债务问题,谁来发挥主体作用也并不清晰。在北京博达的股权100%转让给了上海鹰悦后,上海鹰悦应该接管项目。但去年年初,北京博达、上海鹰悦以及张军洪签订了一份债务清偿协议中提到,张军洪没有把三里家园项目的人财物等经营管理权移交,仍是项目实际控制人。现在,对于讨薪的施工队来说,他们不知道该找张军洪,还是找上海鹰悦要钱。

沧州市新华区政府去年2月承诺

  没钱,导致三里家园项目排水作业停滞。在2号、3号楼,记者看到,楼体底部被浸泡,水已经漫过地下室。而项目沃尔玛广场部分,十多米的深坑周边已经出现数十米的塌方。刘振飞施工队因工钱被拖欠,12月2号停止了降水作业。距离该项目一墙之隔,就是铁路专线。北京铁路局沧州车务段曾向施工单位发函,称“基槽未回填,槽坑大而且深,给铁路专用线、围墙、办公房屋带来安全隐患。”在没有回填的情况下停止排水,如果地下水长期浸泡,会导致墙体防水破坏,严重的情况下可能发生沉降,带来安全隐患。

  黄亮指出,“(4月28日)整个工地的降水就停了,地下水位上涨,这个楼基础是在水里面一直泡着,那个底板已经泡了五六个月了,这个楼的安全真的出了事故,谁来承担?”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三里家园项目恢复建设指挥部,没有领导接受采访。记者通过宣传部联系,并在昨晚拨打沧州市新华区相关负责人的电话,无人接听。记者了解到,三里家园周边的房价已经从开工时的三千多涨到了七八千一平米,项目似乎看到了“活”的希望,但只有理顺政府、原开发商和上海鹰悦的三方关系,三里家园项目才能早日复工。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