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民生 >> 民生一
夫妻离婚父亲藏儿3年 男孩拒认生母称妈妈坏人
编辑:李源远 来源:网路转摘 2017-03-17 11:09:41 我要评论
在学校外守望的母亲。在学校外守望的母亲。

  父母离婚掀起争子大战,法院将孩子判给母亲,但父亲将孩子带走藏起近三年……

  法院强制执行却现令人唏嘘的一幕,孩子哭着跑到操场拒见生母:“我妈妈是坏人”

  身边故事

  “不见,我妈妈是坏人。”父母离婚时抚养权判给母亲,却被父亲藏起来近三年见不到妈妈,10岁男孩小亮(化名)面对执行法官让其见妈妈的提议,脱口而出的话让久未谋面的妈妈眼泪夺眶而出。

  2012年12月,小亮的爸爸刘锋和妈妈陈丹(均为化名)离婚,因抚养权问题经过区法院一审、广州中院二审、广东高院的提审,三审法院均判决抚养权归母亲,判决虽然生效,执行却很难。一场家庭纠纷给孩子带来的伤害和阴影,令人唏嘘。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魏丽娜

  通讯员饶志平

  前情  孩子被藏匿近三年 原来在韶关生活

  刘锋和陈丹经朋友介绍认识,2006年3月结婚,2007年3月生育儿子小亮。刘锋向法院起诉离婚,称对妻子陈丹婚前了解不够,婚后生活中因为性格不合,难以沟通,并称陈丹转移夫妻共同财产,起诉离婚,陈丹同意离婚。

  一审法院准予双方离婚,对小亮的抚养权问题,刘锋称陈丹长期上夜班,不利于小亮的成长。法院认为刘锋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陈丹存在不利于小亮身心健康,或不宜与儿子共同生活的情形。考虑到小亮年幼,确定由陈丹继续抚养,刘锋每月支付2000元抚养费,每月可以探视儿子四次。

  刘锋不服从判决提起上诉,诉请儿子跟他一起生活,由陈丹每月支付1500元抚养费。法院二审维持原判。刘锋申请再审。

  据悉,一审期间,2012年9月,陈丹将小亮从幼儿园接走一直未送回。直到2013年1月的二审期间,刘锋才见到小亮。此后,小亮一直由刘锋的父母照顾,陈丹未能见到小亮。刘锋对再审期间的法官称,小亮在广州越秀区某小学读书,但拒绝提供小亮的住址和就读学校,拒绝小亮与陈丹见面。

  再审法院确认,婚生子小亮一直由双方共同携带抚养,双方父母也都帮助照看。法院肯定了刘锋和陈丹双方的爱子之心,并提出双方轮流抚养小孩的调解建议,但刘锋和陈丹积怨较深,不能达成协议。再审法院维持原审判决。

  陈丹昨天告诉记者,2013年1月的某天,她们一家在流花湖某酒楼喝早茶,刘锋一家突然出现,“刘锋的父母按住我母亲的手,刘锋掰开手将孩子抢走。”陈丹哭诉,当时小亮才5岁9个月,此后的两年多时间她一直不知道孩子的下落。

  在法院的主持下,陈丹才知道小亮被刘锋的父母带回老家韶关生活。法院找到小亮后,法官问其记不记得妈妈,小亮在纸上写了陈丹的名字,并对法官表示想跟妈妈一起生活。

  2015年9月,得知小亮在越秀区某小学读书后,陈丹和家人经常在学校放学时守候在校门口。“学校不让我进去。”陈丹边哭边说,小亮看到她想跑过来,却被爷爷奶奶硬拉走了。

  后续

  孩子一度哭着跑到操场

  昨天下午,广州中院执行局人员带着陈丹及其家人来到小亮就读的小学,将文件送达给当事人和学校。在执行法官的提醒下,陈丹带了儿子最爱的乐高玩具和零食,希望以这个见面礼与孩子拉近距离。已有四年多没有和儿子朝夕相处,记者问陈丹是否做好心理准备,陈丹说,她相信母子连心。

  “不见,我妈妈是坏人。”当提出让孩子见妈妈时,小亮脱口而出,这让广州中院执行一庭副庭长符锐兰颇为惊讶。“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妈妈打他。问他什么时候打的,他说3岁打了一次,7岁打了一次。”符锐兰表示,孩子可能受了一些不良影响,对妈妈非常排斥。

  见面时,小亮情绪比较激动,一度哭着跑出办公室,站在操场上哭。在学校老师等人的劝导下,小亮再次回到房间内。最终,小亮还是跟着爷爷奶奶回家。

  “孩子对于自己的母亲还是有陌生感,我们目前的想法是,还是要多给一点时间,让妈妈和孩子培养感情。”执行法官表示。

  孩子爸爸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据了解,目前孩子的爸爸刘锋已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法院判决孩子归一方抚养,另一方不配合把孩子交给对方的,有抚养权的一方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如对方仍旧拒绝,法院可予以司法拘留或罚款。

  符锐兰告诉记者,该案一审是越秀区法院,他们将督促越秀法院分析案情后再做决定。但她也有顾虑,“现在孩子懂事了,万一对他爸爸采取强制措施,他会对妈妈更排斥。”

  近五个小时的执行过程极为艰难

  下午2时许 执行法官一行人来到越秀区某小学。陈丹及其妹妹和妈妈也一同前来,等待孩子的“交接”。

  3时左右 正好遇到该校一名副校长,执行法官才得以进入,不过其他人员没能进入。执行法官经出示相关手续、文书后,校方表示还是要请示教育局。之后,教育局来了一名工作人员,对法院工作比较配合,这才算打开突破口。

  下午5时许 学校放学,陈丹及其母亲、妹妹被允许进入学校。爷爷奶奶则仍在外等候。

  傍晚6时许 小亮突然从教室冲了出来,哭着跑到了操场上。家属和学校老师赶紧追过来。小亮的爷爷奶奶和外婆、小姨见状,互相指责对方。

傍晚6时30分 小亮和一行人从教学楼走了出来。经过沟通,双方同意小亮还是跟随爷爷奶奶回家。

  法官说:

  “孩子是一个人,有感情,不是执行一个物,强制弄走就算了。”符锐兰表示,毕竟孩子已经开始懂事,要考虑孩子的感受,陈丹也能理解。希望之后陈丹能有多一些跟孩子的接触机会,相互了解,磨合之后再考虑孩子的抚养权问题。

  执行法官安抚小亮,告诉他妈妈也是爱他的,又与小亮的爷爷沟通,希望他们不要阻止妈妈探视孩子,也不要在孩子面前说他妈妈的不是,爷爷满口答应。

  编者的话:

  父母闹掰,孩子何辜?一场家庭纠纷给孩子带来的伤害和阴影,足以令包括其父母在内的众多家长深思。希望小亮的父母和家人能以孩子的健康成长为重,化解矛盾,平息纷争,抚慰孩子受伤的心灵,让他能拥有一个充满更多爱而非充满怨恨仇视的成长环境。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