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本网报道
"走进琴岛"看见"历史和未来 体验活动
编辑:李源远 来源:宁海网 2017-06-12 08:57:07 我要评论

  鼓浪屿历史纪念馆吸引了较多的参观者。但由于限制时段内同时参观人数,展馆并不显得嘈杂拥挤。(本版图/本报记者林铭鸿摄)

  游客参观大北电报公司旧址博物馆。

  厦门网讯 (厦门日报记者林路然见习记者陈毓璇)6月10日是首个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鼓浪屿全岛开展了主题为“一带一路新舞台文化遗产活起来”的系列活动。在钢琴码头旁,“身边的文化遗产心中的魅力家园”专题图片展浓缩了琴岛一百多年来的历史变迁和文化遗产保护的精华;在海上花园酒店,文化遗产保护主题讲座精彩开讲;在六处文化遗产展示项目,市民游客免费参观体验,领略鼓浪屿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在街头巷尾,琴音缭绕歌声飞扬,喻示着音乐从未离开这座岛屿……经历过持续多年的整治提升和遗产保护,鼓浪屿以更加自信的姿态,向世人展示出自己丰富的文化遗产和迷人的风采。

  【声音】

  ●冯森(研究员,厦门人):在这样的日子,我们免费参观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看到文化遗产的保护成效,感觉非常棒!希望以后有越来越多的文化遗产能向公众开放展示,人们才会更加热爱生活的这片土地。

  ●王立波(讲解员,厦门人):我接待过很多游客,都会因为参观了展示馆而更加喜欢鼓浪屿。所以,我很支持岛上文化遗产以保护为主,活化利用成为博物馆、展览馆。

  ●白嘉雨(科研人员,现居广州):我从小生长在鼓浪屿,后来到广州生活,这次因为二中的同学聚会才回来,发现鼓浪屿面貌改善很多。我看到大北电报公司旧址修缮为博物馆,为公众免费开放,这样很好。参观再多的博物馆都不嫌多,这对增长人的见识有很好的效用。

  ●王洋(汽车厂职工,长春人):鼓浪屿的建筑都非常漂亮,是岛上宝贵的文化遗产,尤其我对海天堂构印象很深。我希望,大家能多关注这些文化遗产,了解它们的历史文化,而不只是走马观花。

  ●蔡荣凯(鼓浪屿轻音乐团团长,厦门人):音乐也是鼓浪屿的文化遗产,在我看来,音乐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鼓浪屿。我们的乐团成员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尤其有许多学习音乐的学生,相信他们能肩负起鼓浪屿音乐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整理/本报记者林路然

  见习记者陈毓璇

  【市民体验】

  文化遗产活用见成效

  本报记者林路然见习记者陈毓璇

  作为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当天的主打活动,“走进文化遗产”体验活动精选岛上六处文化遗产展示项目,只要提前预约,就能免费游览,受到市民游客的热烈欢迎。当人们身处这些精心修缮保护的百年建筑之中,感受到的不仅是鼓浪屿天风海韵下的岁月变迁,更能领略文化遗产在活化利用后获得的“重生”,它们承载的不仅是历史,还有未来。

  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

  保护旧址建筑不打通墙体立柱

  艳阳下是超过三十摄氏度的高温,但预约前来参观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的市民游客们仍是络绎不绝。

  “可以在厦门看到这些原本存放在故宫库房里的珍宝,真是太棒了!”刚参观完展览,张舒菡还兴奋着,她前两天结束高考,当天是特地和父母来放松心情。在二楼一处展柜前,一对老夫妇正指着一个从日本漂洋过海而来的瓷器,热烈讨论着。“从《厦门日报》上得知活动的信息,我们就电话预约了参观时间。”老先生和老太太叫郑建华和辛燕,是鼓浪屿居民,他们说,在文化遗产保护日里,欣赏远道而来的文物,真是十分难得的体验。

  当参观者走进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时,不少人疑惑着,这里和印象中博物馆里宽敞明亮的格局截然不同,而是分隔成一个个小房间。为什么不打通呢?“打通就是破坏,这是为了保护救世医院旧址的原貌。”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馆长李士娟表示,在活化利用救世医院旧址的过程中,避免破坏成为工作的重中之重。为此,从设计到施工都下足功夫。

  “我们用钢材横条架出框架,再用石头或铝合金板材,把医院旧址的墙体立柱都严严实实地包裹住,之后才在室内搭建展柜。”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文保部主任周宏元一边敲着墙面,一边介绍,墙面发出清脆的回响。而在这厚厚的空心墙面之下,那些1898年就已矗立累叠的成条大青石依旧安稳坚固。

  会审公堂陈列馆

  让参观者收获鲜活的历史

  位置比较偏僻的会审公堂旧址也有游人进入。

  在笔山路的会审公堂陈列馆里,讲解员曹亮辉站在“法庭”里,为参观者们还原19世纪初,在此发生的中西司法制度相遇融合的历史,它是鼓浪屿作为国际化社区时,司法管理制度和运行方式的重要见证。“这里与旧式清朝法律制度最为不同的就是,更加人性化的审判,譬如,第八任公堂堂长曹友兰‘废跪为站’,后来的堂审人们都可以站着,1910年《申报》还特地报道了此事……”

  事实上,会审公堂被废以后,笔山路1号与3号这两栋并肩站立在山腰的建筑或遭荒废,或成了员工宿舍等居住点。直至去年,相关部门加以修缮,这里恢复成旧时会审公堂的模样,向公众开放。

  当参观者走进这里,公堂、座椅和一份份法律文书呈现在眼前,旧时的百叶窗和木制楼梯不时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仿佛穿越时空,身临其境地感受着关于鼓浪屿司法制度的那段历史。“这就是文化遗产活化利用的最好展现吧!”曹亮辉说,很多人因此兴致盎然。他记得,曾有一对老夫妻注意到一个细节——公堂上为何有“翻译”的一席之地,不断追问他。他立刻向老夫妻介绍,这是因为公堂需要审理华人与洋人之间的案子,那时,鼓浪屿的官方语言是闽南话,所以翻译是英语和闽南话互译,这也是鼓浪屿一道独特的风景。

  鼓浪屿历史文化陈列馆

  让人们记忆中的鼓浪屿“重生”

  在钢琴码头旁,鼓浪屿历史文化陈列馆前,等待参观的游客排起了长队。曾经的英国领事馆借助博物馆的力量,再次聚集公众的目光。

  鼓浪屿历史文化陈列馆里,按照历史沿革,主要分成“鼓浪洞天”“鹭江第一”“天风海涛”“鼓浪之波”和“鼓浪屿申遗之路”等五个主题。每件实物,每段视频,都淋漓尽致地向参观者介绍鼓浪屿独特的历史文化,娓娓道来那些鼓浪屿人创造出的辉煌成就。

  这里是一个向游客们宣传鼓浪屿的地方。“来这里之前,我印象中的鼓浪屿只是个富有小资情调的地方,参观了陈列馆才发现,这里的历史文化如此丰富。”在陈列馆,来自安徽的游客程节对于每一样展示都看得格外认真,他说,把更多的文化遗产展示出来,才能让更多人更深层次地认识鼓浪屿,发现这里的价值。

  这里又是一个让老鼓浪屿人充满回忆的地方。“每天都有很多人来陈列馆里参观,不少是曾经的鼓浪屿居民。”讲解员黄恒钦说,他就遇到过一位老太太,指着照片,拉着他讲过去的故事。“陈列馆不仅让文化遗产‘重生’了,也让很多人记忆中的鼓浪屿‘重生’!”

  【人物声音】

  更加重视全岛

   整体性保护

  >>人物名片:

  魏青

  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原副所长,现任北京观远咨询总经理。2009年起,参与鼓浪屿申报世界遗产的工作,是申报文本编写团队、保护管理规划团队的主要负责人。

  被称为“掌握鼓浪屿文化遗产现状第一人”,魏青看上去十分年轻,却具备严谨的学者风范,引用鼓浪屿历史文化资料更是信手拈来。10日上午,魏青受邀作为“鼓浪新语”系列讲座首期嘉宾,为观众讲述鼓浪屿文化遗产的保护历程。讲座后,本报记者对魏青进行专访,他更细致地阐释对鼓浪屿文化遗产保护的看法。

  过去:内在故事被进一步发掘

  “我来鼓浪屿两三次后,仍然不能确定它的价值。”魏青向记者坦承,起初,他并不“看好”鼓浪屿。那是在2009年,他在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工作。在鼓浪屿管委会的邀请下,他第一次踏上这座小岛。探访中,见惯了北京故宫、天坛等一些气势恢宏的历史建筑群,魏青尚未发现岛上别墅庭院的特别之处。

  然而,随着资料的收集整理,魏青掌握越来越多藏在别墅庭院里的故事,他对鼓浪屿的看法开始改变。他了解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当全球化迅猛发展时,鼓浪屿也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在不到两平方公里的小岛上,闽南原有居民、回乡华侨和洋人共同居住,东西方文化有了交流的机会,碰撞出与众不同的火花。这样的发现让魏青彻底扎进对鼓浪屿文化遗产的研究,一埋头,就是8年。

  “这些火花在其他地方很难实现。”魏青解释,在别处,或者是一种文化取代另一种,或者是两种文化隔阂明显,而鼓浪屿受自身地理因素的影响,多元文化在短时间内融合得十分紧密。譬如,美国人雅裨理在黄氏小宗设立了西式诊所,英国人将重兴三和宫摩崖题记全文翻译,写入鼓浪屿简史等。一个富有现代化气息的国际化社区在此形成,这正是鼓浪屿的迷人之处。

  让魏青高兴的是,如今,当人们开展对鼓浪屿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时,不仅仅局限于对建筑外观的重视,而是更多地挖掘内在的历史文化价值。“比如,大北电报公司旧址,它是中国人最早进入信息时代的见证,承载着十分重要的历史。现在,它成为共享遗产展示馆。”魏青说,越来越多的百年建筑敞开大门,作为博物馆向公众开放,人们走入其中,才能看见它们的传奇,能更深刻地感受它们的魅力。

  魏青还提到,得益于文化遗产核心要素监测中心的成立,在应对莫兰蒂等突发自然灾害时,鼓浪屿文化遗产保护有了不俗的表现,受到中外专家的认可。

  未来:保护范围应从建筑群变为全岛

  今后,如何进一步让鼓浪屿的文化遗产“活”起来?魏青的建议或许能让居民和游客都更加满意。

  “我们要寻找文化遗产中与社区需求相契合的部分,真正把文化遗产使用起来。”魏青说,应更加广泛地利用鼓浪屿的社区功能,比如会审公堂旧址,一部分作为展示,另一部分就用于街道公共议事会的场所。这样,居民能发现文化遗产更多的价值,更积极地参与到文化遗产保护中来。

  而另一方面,应加强与符合鼓浪屿文化调性的机构合作。魏青举例道,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入住救世医院旧址,亚细亚火油公司旧址成为书店,这都是“强强联合”的代表。这样的合作能进一步改变鼓浪屿的业态发展,提升鼓浪屿的旅游品质,让游客逛得更舒心。

  此外,结合中外专家的意见,魏青还提到,鼓浪屿应更加重视全岛整体性地保护,而不再只是针对部分建筑群。这大大扩展了文化遗产的保护范围,从历史风貌建筑,到社区功能形态、传统街巷,甚至是海岛形态等都是保护对象。而这也对鼓浪屿历史文化的挖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让鼓浪屿的故事形成脉络体系,体现总体的历史景观。

  居民参观钢琴码头的鼓浪屿图片展。

  【特写】

  赏鼓浪屿美图

   居民游客惊喜连连

  本报讯(记者廖闽玮)“哇!你看这是海天堂构,原来它的全貌是这样的!”“你看这个建筑,不就是在笔山洞出口不远处吗?”……在一幅幅图片前,鼓浪屿居民张先生和友人热烈地讨论着,有些景色,他也是头一回见。6月10日,在鼓浪屿钢琴码头,“身边的文化遗产心中的魅力家园”专题图片展正式启动。活动由鼓浪屿管委会主办,图片展将持续至今日。

  展区不到百米长,却浓缩了鼓浪屿一百多年的历史变迁和文化遗产保护的精华,让本地居民和外地游客都惊喜连连。“我最喜欢的是那张日光岩寺收获旭日阳光的图片。”首次上岛的安徽游客张小姐惊喜地说,她尽管上了日光岩,却从未在这样的时分、这样的角度眺望,这张图片让她看到不一样的风景。而一座座被修缮保护了的历史建筑、园林景观,更是让人不禁为鼓浪屿的美丽而倾倒。

  市民杜先生则偏爱《1868年的鼓浪屿》《十九世纪末的鼓浪屿》和《二十一世纪的鼓浪屿》这一组对比照片。“这组照片很好地表现出鼓浪屿百年变迁的沧桑,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厦门的发展,我很喜欢。”他说。

  【同步】

  琴音缭绕歌声飞扬

   音乐从未离开琴岛

  

  鼓浪屿音乐学校学生们组成的轻音乐团在鼓山栖的院子内表演。

  本报讯(记者廖闽玮)澎湃的鼓点在钢琴码头击响,袅袅南音在百年祠堂里回荡,清亮的歌声在内厝澳和鼓山路上婉转低回……6月10日傍晚,鼓浪屿乐声四处萦绕,2017“音乐厦门·鼓浪潮音”乐队大赛暨首届鼓浪屿沙滩音乐节正式开演,各式庭院音乐沙龙和小型音乐会也同步开唱。音乐是鼓浪屿最宝贵的文化遗产之一,在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音乐人用精彩的演出告诉世人,音乐从未离开过鼓浪屿。

  下午4点,在2017“音乐厦门·鼓浪潮音”乐队大赛暨首届鼓浪屿沙滩音乐节上,四支乐队给市民带来一场视听盛宴。“跨过龙山桥,一直向前跑,寻找名为梦想的解药……”四个住在龙山桥的大男孩组成了“龙山桥”乐队,他们带来原创歌曲《天蓝》,表明追寻音乐梦想的态度。Harmony Band乐队的主唱周筠由于韧带拉伤,是坐着轮椅来比赛。但她仍然很开心,“我是土生土长的厦门人,却是第一次上鼓浪屿表演,这样的机会很难得,我希望用音乐让更多人喜欢上厦门,喜欢鼓浪屿。”

  只要稍稍拐进一处转角,就会和音乐不期而遇。内厝澳路125号柝声之旅旅馆传出悠扬的夏威夷吉他声,让人思绪飞扬。乐队成员们身着夏威夷风格的花衬衫,一边弹奏,一边跟随曲调摇摆,十分投入。“成员大多是鼓浪屿原住民,从小学习乐器,于是就有了成立乐队的想法。”乐队队长陈兆敏说,乐队上世纪80年代就成立了,经常在鼓浪屿音乐厅表演。

  在鼓山路7号,鼓浪屿轻音乐团一亮嗓,就收获不少掌声。读高一的李晨曦刚刚加入乐团,这是她第三次登台。“我走在岛上的小巷里,常常都会听到路边传来钢琴声。”李晨曦说,她很喜欢岛上的音乐氛围,希望用歌声让音乐一直留在鼓浪屿。

  李晨曦结束了演出,匆匆奔向市场路66号黄氏小宗,那里有厦门市南乐研究会带来的美妙南音。台上,《中秋月》《暗想暗猜》《梅花操》等一首首经典曲目如流水般细腻空灵,台下,观众们已是如痴如醉。“这几年来,在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南音又复苏了。”厦门市南乐研究会艺术指导谢国义说,南音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这样的日子,在鼓浪屿唱响更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他希望,今后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传唱南音的行列中。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