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聚合
上海鼎麟投资人实名举报拟IPO公司四三九九欺诈发行
编辑:李源远 来源:宁海网 2017-06-21 09:17:58 我要评论

  6月20日下午,上海鼎麟投资人在北京金融街召开发布会,实名举报四三九九存在隐瞒重大事项、欺诈发行行为。 新京报记者 李春平 摄

  距离上会聆讯将近,网页游戏公司四三九九引来了外界的举报。

  6月20日下午3点,名为蒋和平、李胜利的投资人在北京金融街召开发布会,实名举报网页游戏公司四三九九存在隐瞒重大事项、欺诈发行行为。

  举报的焦点集中在了四三九九二股东挪用投资人入股资金,以及四三九九前身华域科技法人代表蔡文胜的股份变化情况。投资人认为,四三九九二股东——西藏晨麒挪用了他们的资金继续投资四三九九,并获取收益,同时质疑蔡文胜在让渡股权过程中没有进行公开披露,以及可能存在逃税漏税嫌疑。

  对此,昨晚四三九九和蔡文胜均公开回应,否认了相关指控。二股东西藏晨麒方面则表示不了解情况。

  入股一年遭退,合伙基金称“不知情”

  据蒋和平自述,其与在场的另一投资人李胜利是上海鼎麟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的有限合伙人,上海鼎麟曾于2012年投资入股四三九九,但在投资过程中,上海鼎麟基金管理人邵晓舒隐瞒上海鼎麟被四三九九退股一事,且邵晓舒挪用退股资金,通过自己控制的西藏晨麒投资中心再次入股四三九九,侵吞原始投资人利益。

  “上海鼎麟被退股情况,以及邵晓舒以什么价格、什么时间再次入股四三九九的过程,四三九九的招股说明书中都没有披露,可以说是存在隐瞒重大事项、欺诈发行。”蒋和平表示。

  四三九九为一家从事游戏开发、运营的企业。2014年12月,四三九九首次在证监会网站上披露IPO招股书,拟在创业板上市。但在2015年3月,证监会披露四三九九因申请文件不齐备等导致审核程序无法继续,被列入中止审查名单。

  2016年6月29日,四三九九再次在证监会网站披露IPO招股书,重启上市路程。在证监会今年6月15日披露的IPO正常审核状态企业基本信息表中,四三九九位列创业板拟上市企业第25位,排在四三九九之前的21家企业,均已通过发审会,四三九九也将于近期上会聆讯。

  另一涉事方上海鼎麟注册成立于2011年,工商资料显示上海鼎麟有机构和个人股东11名,其中包括蒋和平、李胜利及一名为邵泽的自然人。上海鼎麟在举报材料中称,邵泽为上海鼎麟基金管理人邵晓舒的父亲。

  据蒋和平、李胜利的代理人范建华介绍,2012年6月,上海鼎麟出资1.5亿元溢价增资认购厦门游家网络(四三九九前身)51.6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5%。在认购不久,游家网络更名为四三九九。

  范建华提供了部分上海鼎麟银行对账单,显示2012年7月12日、7月13日,上海鼎麟分两次向游家网络打款400万元。范建华称,这是上海鼎麟用于投资四三九九的部分投资款。邵晓舒作为上海鼎麟投资人委托的管理人,具体管理投资事宜,上海鼎麟公章、财务也均由邵晓舒管理。

  但在上海鼎麟入股不到半年,变故就出现。从2012年11月开始,A股IPO暂停长达一年,直至2013年12月才重启,四三九九2012年底申报IPO的计划也搁浅。

  在IPO搁浅后,四三九九的股权也出现变化。据四三九九2014年6月的IPO招股书显示,2013年6月,四三九九减少注册资本至1亿元,本次减资共支付包括上海鼎麟在内的13家股东减资款5.77亿元。此次减资后,上海鼎麟不再为四三九九股东。

  “但这个事情我们作为投资人并不知道。”范建华表示。

  投资人疑四三九九二股东挪用退股金

  事情浮出水面,在于2013年下半年,上海鼎麟有投资人想要退出投资,作为基金管理人的邵晓舒却不同意。“退出投资是很正常的事情,邵晓舒却不答应,我们就觉得很奇怪,后来一查账,发现上海鼎麟持有的四三九九股份已经被退股了。”范建华表示。

  范建华提供的上海鼎麟银行对账单也显示,在2013年4月11日,上海鼎麟银行账户收到股份回购款9600万元,当年6月20日,再收到股份回购款4860.49万元。“这是四三九九退股的钱。”范建华称。

  但这笔钱并没有立即回到上海鼎麟投资人的账户上。“邵晓舒先把钱转到了其他账户,挪用了上海鼎麟的钱,继续投资四三九九。”范建华称。

  范建华所称的邵晓舒继续投资了四三九九,是指目前四三九九第二大股东,西藏晨麒投资持有的四三九九23.7%的股份。

  范建华称,西藏晨麒为邵晓舒控制的企业,西藏晨麒用于投资四三九九的资金,是挪用了四三九九退股后上海鼎麟收到的退股款。

  西藏晨麒的工商资料显示,其注册成立于2013年9月,成立之初,出资股东包括西藏乾麒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刘建红。西藏乾麒最早出资人为叶雨明、邵泽。

  “邵泽是邵晓舒的父亲,刘建红也是邵晓舒的马甲。”范建华称。但这一说法没有得到西藏晨麒方面的证实。

  昨日,新京报记者拨打了西藏晨麒在工商系统登记的电话号码,一名女士接听了电话,在听到记者欲了解西藏晨麒入股四三九九一事后,对方以不了解情况挂断了电话,记者再次拨打电话时,则无人接听。

  被指“偷税漏税”,蔡文胜否认

  而上海鼎麟的退股、西藏晨麒的入股事项,在四三九九的招股书中均未有披露。2016年年底,四三九九在证监会官网披露了最新版的招股书。该版招股书中显示,在公司2002年成立后,直到2016年底,除介绍四三九九成立时的出资情况,2012年曾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之外,其余股份变更信息均未提及。

  招股书显示,四三九九是厦门游家网络整体变更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游家网络前身则为2002年由蔡文胜、张立出资102万元设立的华域科技,其中蔡文胜出资82.62万元,为法定代表人。蔡文胜为著名天使投资人,亦是去年港股上市的美图公司创始人、董事长。

  到了2016年底,这一股份结构,变更为骆海坚为持股51.13%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西藏晨麒持股23.7%,为第二大股东,李兴平持股20.38%,为第三大股东,创始股东蔡文胜由企业创立之初持有81%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成为持股仅1.37%的小股东。

  骆海坚现为四三九九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李兴平为董事、副总经理。四三九九在招股书中并未介绍二人在何时获得了上述股份,以及蔡文胜股权的去向。

  “按照证监会的公开发行证券公司信息披露内容及格式要求,发行人应该详细披露设立以来的股本形成和变化情况,但四三九九对于上海鼎麟2012年的入股,2013年的退股,西藏晨麒的入股等都没有披露。”范建华称。

  范建华还表示,在上海鼎麟2012年6月入股四三九九时,蔡文胜持有的股权还在47%左右,彼时四三九九估值40亿元。“蔡文胜从47%降到1.37%,让渡了45%股权,应该拿到18亿才对,最起码要交3.6亿的税收。”范建华表示。

  对于转让股权涉嫌逃税的说法,昨日晚间,蔡文胜发表声明,称其已于2013年将四三九九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骆海坚和西藏晨麒,股权交易已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全额缴纳了个人所得税,不存在任何偷逃国家税款行为。

  在声明中,蔡文胜还附上了个人所得税申报明细,在2014年5月,其申报缴纳了约1.29亿元的个人所得税款。同时表示,其从2013年开始全面退出四三九九的管理层,在四三九九的所有持股和交易均已按照主管部门的要求如实披露,不存在任何隐瞒和遗漏。

  对于举报存在的问题,新京报记者也致电四三九九求证,但其招股书中公布的联系方式一直无人接听。

  昨日晚间,四三九九官方微博发布律师声明,称四三九九的股权结构及历史演变已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和要求严格披露,不存在任何违法违规情形;四三九九IPO申报材料已按相关法律法规如实披露,不存在任何欺诈隐瞒。

  但范建华表示,其举报并不针对四三九九,只希望四三九九在招股书中如实披露其股本变更情况,包括上海鼎麟入股、退股情况,西藏晨麒的入股情况。

  范建华向记者出示的刊发于6月19日的法院公告显示,蒋和平、李胜利已经起诉了邵晓舒、邵泽、西藏晨麒、四三九九等方面。蒋和平、李胜利诉求,判令邵晓舒停止侵权,并将利用职务便利挪用的2000万元资金归还,挪用资金取得的2000万元收益归还,赔偿损失1000万元,相关方承担连带责任。该案将于6月22日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