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社会 >> 社会二
“南昌公交起火事件”女司机:最后下车是本分
编辑:李源远 来源:宁海网 2017-07-26 08:44:10 我要评论
南昌市妇联授予邓红英南昌市“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
邓红英在工作岗位上。本版图片/南昌市公交集团官微邓红英在工作岗位上。本版图片/南昌市公交集团官微

  邓红英穿着白色的工作服,头发挽到脑后,在鼓掌声中,略带羞涩地接过奖状。

  46岁的邓红英,是南昌市公共交通运输集团的一名公交司机。从洪城大市场到公交驾校,沿途停靠35个站台,单程约2个小时的13路公交车,陪伴了邓红英16年。

  7月18日下午,邓红英驾驶的公交车,行至一处公交站台时突然起火,造成一名车上男子死亡。南昌警方事后查明,死者携带有强烈刺激性气味的容器上车,并实施纵火。作为当班司机,邓红英在感觉到异样后,随即熄火并疏散乘客,保护了车上十余名乘客的人身安全。因处置得当,邓红英获得10万元奖励,并获得一系列荣誉。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邓红英称,警觉性来自于多年来的经验与训练,而作为公交司机,危急时刻“最后一个下车是本分”。

  “车里车外空气闻起来不一样”

  新京报:事情过去十来天了,还记得当天的情况吗?

  邓红英:那一天我值班,已经在往回开了。一开始车里只有两三个人,然后在东元路口站,有一个大概五十岁的男子上车,圆脸,看起来很普通。他带着行李,坐在了车后面。但是,他一上车,车里就有了一股刺鼻的味道,我觉得不对劲。

  新京报:后来呢?

  邓红英:我这个人,嗅觉还算是比较敏感的。闻到味道后,我就跟那个乘客说,你是不是带了什么有异味的东西。他还挺配合,掏出来一只玻璃瓶,说“就是这个”。我看了一下,有一点像香蕉水,就没收了,放在驾驶台旁边。

  在这个过程中,这名乘客没有什么过激反应,也挺配合,表情很平淡。所以,一开始我没在意,觉得可能是误带了违禁品,处理了就好了。

  新京报:什么时候察觉到危险?

  邓红英:我把玻璃瓶抛出去之后,这名乘客开了窗户透气,很快又关上。因为车里开了空调,而且反复上下客,车厢里的味道其实已经被冲淡了一些。

  新京报:当时车还是继续开动着的?

  邓红英:是的,过了有半个小时吧,乘客越来越多。这个时候我又闻到那种味道了,有点像汽油味。车开到人民公园站的时候,我问旁边的乘客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好几个人跟我说,闻到了汽油味,我就开始觉得危险。

  新京报:你怎么处理的?

  邓红英:因为只是我个人的感觉,所以还不敢确定是不是有这种刺激性气味。为了保险起见,我把车开到丁公路北口,然后熄火开门,下车站了一会儿,然后又上车,确定车里车外空气很不一样。

  上车之后,我从车前到车后走了一圈。车上的人里,只有刚才那个乘客带了行李,一共有一只拉杆箱,一个旅行包,手上还提了一只红色塑料袋。想起刚才的事情,我怀疑跟这名乘客有关,就站到旁边去闻了下,确定这股味道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平时会有相关的疏散训练”

  新京报:你怎么和这名乘客沟通的?

  邓红英:我让他下车,我说你刚才带的香蕉水就属于违禁品,现在又是你,请你下车。车上的乘客都支持我,这名乘客有一点慌,一直说下一站、下一站,不肯下车。我说这不可能,你要是不下车,我就不开车。

  新京报:这句话有效果吗?

  邓红英:确实把他震住了,可能当时的语气很坚决。但是这名乘客非常顽固,就是不愿意下车。我转身对其他乘客说,那就大家一起下车,都别在车上呆着了,反正我也不会开车。

  说完这句话之后,陆续就有乘客下车了。然后我又开始催这名乘客下车。

  新京报:之后发生了什么?

  邓红英:催完这名乘客,我转身回驾驶台。这时,他突然把行李打翻,然后就掏出打火机点上了,火一下子就蹿出来了。

  新京报:车上乘客是什么反应?

  邓红英:当时车上还有少数几个乘客,都被吓了一跳。我赶紧组织大家从后门疏散。乘客全部走完了,车上就剩我和他,我叫他赶紧下车,怎么说呢,还是打算救他,但是没有得到回应。后来我就从前门下车了。

  新京报:从发现危险到乘客全部疏散,还记得用了多长时间吗?

  邓红英:没有精确计算,车上将近20个乘客疏散完,大概用时不到三分钟吧。嗅觉和那种警觉性,是我个人一直就有的,所以比较早能够发现问题,然后乘客也都很配合。

  我们平时会有相关的疏散训练,但是没想过有一天会派上用场。做公交司机十几年,第一次碰到这么危险的状况,当时心跳就很厉害,下车打电话报警的时候,手都是软的。哪怕事后想想,还是后怕。

  “成为女司机时没有顾虑”

  新京报:你成为一名公交车司机多久了?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职业?

  邓红英:我今年46岁,2001年进入公交集团,一直在13路公交司机这个岗位上,至今也有16年。其实要说入行有点偶然,那一年公交集团招司机,我正好在家一直也没有工作,所以就准备试试。后来报名参加应聘,然后被录用。

  新京报:当时有顾虑吗?

  邓红英:其实倒没有考虑过性别问题,公交集团的女司机数量也不少,大概占到四分之一。我当时真正有顾虑的,是自己能不能做得来的问题。那时我是有小客车驾照的,没有考过大客车的A照,但是公交集团说可以入职之后培训,所以后来也没有太担心。

  新京报:平时工作节奏一般是什么样的?

  邓红英:我们一个司机,是要在一条线上跟全程的。13路车的首班发车时间是早上6点半,末班是晚上8点半。一般来说,我要在早上6点钟到,然后做一些准备工作。晚上收车,交接完,是7点多。总得来说,其实还是很辛苦的。但是我觉得还蛮好,最起码这份工作很稳定。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离开现在的岗位?

  邓红英:16年一直在一条线上,有时候会有点无聊,然后工作节奏确实也挺赶,经常顾不上吃饭。一开始的那几年,确实是有这种想法的。在一条线上时间久了,就有感情了,对每个站都很熟悉,这种感觉也不错。现在没有动过离开的想法了,愿意一直干下去。

  新京报:现在再回想,你怎么评价自己这次处置过程?

  邓红英: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乘客和我之间配合默契。我不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做这一切都是出于职业本能。比如司机最后一个下车,这就是司机的责任,毕竟一车乘客的安全都在你手上。

  现在想想,其实处置过程还是有改进空间的,比如使用车上的灭火器。

  新京报:这件事后很多人给你点赞,有没有成名的感觉?

  邓红英:确实很多人来找我,然后省里、市里还有公交集团都给了很多荣誉,有时候走在路上,会有人认出来,叫我英雄。但是我觉得只是做了该做的而已,没什么好说的。接下来,我还会继续在这个岗位上做下去。

  集团奖励10万元,对我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现在这笔钱还没发到我手上,但是我个人不会用这笔钱,我想把钱花到值得、有意义的地方去,所以也在考虑捐献的问题。

  新京报记者 王煜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