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民生 >> 民生二
幼女编造遭老师强奸 老师家属:头上掉了个炸弹
编辑:李源远 来源:宁海网 2017-07-26 10:14:48 我要评论

 周口警方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接到报案后,他们对当事人提交的被褥上的污迹进行了鉴定,“没有发现男性生物物质。”

  法律规定,对不满十四周岁幼女,只要双方性器官接触,即视为强奸幼女既遂。警方称,谨慎起见,相关调查还在进行。“如果顺利的话,近几日就会有结果。” 

7月9日,12岁的何佳佳看着坐在对面的姑姑何利贤说,“我撒谎了。”新京报记者李兴丽摄  7月9日,12岁的何佳佳看着坐在对面的姑姑何利贤说,“我撒谎了。”新京报记者李兴丽摄  

  7月4日,一个名为“白衣天使茉莉花”的网友在微博爆料称,河南周口市西华县奉母镇第一中学有两名老师多次强奸12岁女生何佳佳,家属报警后,在各项鉴定还没有出来时,警方就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

  爆料裹挟了“12岁女生”、“教师”、“强奸”、“不予立案”等敏感因素,像投入平静湖面的一枚巨石,改变了2017年的夏天。

  有人说看到现实版《熔炉》,认为人性丑恶,司法不公;有人觉得是真人版《狩猎》,谎言驱动盲目。

  7月5日,河南省周口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接手对该举报案情的调查。7月25日,周口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相关调查还在进行,“如果顺利的话,近几日就会有结果。如果是案件,就按案件办,如果不是案件也会作出说明。”

  新京报记者走访了涉事学校、村庄、医院、警方。试图呈现漩涡中,当事各方的遭逢。

7月6日下午,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雨的奉母镇一中。  7月6日下午,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雨的奉母镇一中。  

  “炸弹”

  邵俊立教了22年书,觉得再也没有勇气站上讲台了。

  7月4日,一个名为“白衣天使茉莉花”的网友在微博爆料称,河南周口市西华县奉母镇第一中学有两名老师强奸12岁女生何佳佳多次。

  副校长邵俊立和政教主任何建设被指控。贴在学校教师光荣榜上的照片成了人肉搜索的依据。

  “完全没有的事,非常委屈。”邵俊立说。对性侵指控,何建设也否认,“我不教她,出这个事之前,我和她(何佳佳)一次接触都没有过,现在见了都不一定认识。”

  2017年的暑假刚开始,邵俊立和何建设带着各自的妻子,已经在西华县的宾馆里躲了一周。

  以往的暑假邵俊立一家四口都在学校度过。奉母镇一中在2011年撤并,改为奉母镇小学。36位教师管理着五、六两个年级共500多名学生。

  电话涌来的太多,深圳的、吉林的、香港的。本地刑警队打来的电话,响了三遍,才接起来。

  “太多了,记不住,更不敢接。”邵俊立和妻子张素丽从师范毕业起就是同事,张素丽是何佳佳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担任语文教学工作。邵俊立是副校长,同时是班级的数学老师。

  网上的评论,除了外貌攻击,更多的是“诅咒”。

  7月10日,邵俊立看到一句评论:“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都去死吧!”他瞬时气得发抖,“我是魔鬼吗?是让我去死?”

  外面的传言也满天飞,一会儿说他们被抓了,一会儿又说两口子已经离婚了。

  “头上掉了个炸弹。”张素丽说。事实上,在7月4号之前,这个“炸弹”他们已经捧了一周。

7月5日,河南省周口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接手对该举报案情的调查。图片来自网络  7月5日,河南省周口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接手对该举报案情的调查。图片来自网络  

  指控

  一周前的6月26日,何家第一次指控上述两位老师强奸。

  何佳佳的姑姑何利贤说,那天早上她和哥哥何利强带侄女何佳佳去学校校长办公室,“想看看怎么解决”。

  邵俊立看见写有“我的数学老师多次奸污我……”的纸条时,“头炸了”。他跑到何佳佳面前问:“何佳佳,我平时白对你了,你有没有良心?”

  双方情绪激动,随后姑姑何利贤报警。

  张素丽说,6月27日下午5点多,邵俊立和何建设才离开西华县刑警队回到学校。6月28日,他们被派出所通知,“没事了”。

  6月26日之前,张素丽和何利强的沟通都比较顺畅。入夏时,何利强还发了双鞋子的照片到她的微信,“让我问问佳佳喜不喜欢。”

  张素丽以为事情已经过去,她还给何利强发微信问“何佳佳为什么没来上课?”6月29日,何利强回复:“佳佳为什么没上课,问你男人去!”

  6月30日,期末考试,何佳佳仍未出现。

  考试结束后,邵俊立带着妻儿到相邻的扶沟县租了两个月的房子,“想躲过了暑假,应该就过去了”。

  7月4日晚上,一家四口挤在租来的房子里刚躺下,手机里就跳出亲友转发的信息。

  “十二岁留守儿童遭受两老师数十次性侵。”照片上,一个头戴发卡的女孩举着牌子求救。张素丽认出来是学生何佳佳,“她脚上穿的鞋就是她叔叔微信发给我的那双鞋。”

7月4日,何佳佳站在校门口举着牌子“求救”。图片来自网络  7月4日,何佳佳站在校门口举着牌子“求救”。图片来自网络  

  “证据”

  与何利强的接触,邵俊立能想起来两次。

  今年端午节放假,赶上收麦子。做麦客的何利强打电话请假:“正在收麦子,没人收钱,请几天假让何佳佳帮忙收钱。”

  邵俊立觉得“不可思议”——马上期末考试了,不复习还喊学生去干活。他语气有些强硬,“要考试了,你看着办吧。”他挂了电话,端午节后三天,何佳佳没有出现。

  学校多位老师回忆,6月26日之前的一周,何利强都在学校“溜达、看监控”。何利强曾在学校问过邵俊立监控密码,“我说我不知道。”邵俊立说这是第二次接触。

  另一名被指控的教师何建设在学校负责管理学籍,他称并不认识何佳佳。但“因为学籍网之前排查的时候,发现她没有身份证号,所以知道她的名字”。

  在教学楼前给菜地拔草时,何利强也曾来询问过他监控密码。何建设说不知道密码,但提醒他,“你家孩子没有身份证号,得尽快办上。”

  奉母镇一中校长王高峰告诉新京报,6月21日,何利强到学校找到他要求调取监控,“原因说是担心有坏人伤害了孩子,为了孩子安全,我告诉他密码并允许他查看了监控。”

  此后一周,何利强的白色帝豪车一直停在校门口。

  对查监控的目的,何利贤给出了更详细的解释。“春夏换季的时候,孩子拿回家的被褥上有四五摊东西,还有短头发。”何利贤说,那段时间,侄女一直嚷小肚子疼,由此开始怀疑侄女在学校受到了侵害。

  7月7日上午,西华县奉母镇卫生院妇产科的两名医生证实,6月26日,曾有派出所民警陪同何利贤和何佳佳前来做检查。

  “从外观上看没有明显异常。一般如果有多次性经历,处女膜可能出现层次不齐或锯齿状的情况,但也没看到这样的情况。”其中一名医生提示,在妇科检查中,处女膜也不是有无性经历或受到侵害的决定性标准。

  因为乡镇卫生院不具备法医鉴定资质,她和同事建议当事人到上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举报后,何佳佳没有参加期末考试,宿舍床铺上还留着她的凉席、枕头和夏被。  举报后,何佳佳没有参加期末考试,宿舍床铺上还留着她的凉席、枕头和夏被。  

  何利贤说,哥哥曾在学校的监控上看到过,“她的数学老师(邵俊立)从女生宿舍走出来,提了提衣服。”

  7月10日,邵俊立回应称,春节后,他的左腿受伤,开学两周后加重,直到6月下旬到漯河治疗后才转好,期间再也没巡查过寝室,“这件事学校老师都知道。”邵俊立说。

  记者向周口警方求证,相关负责人称,“现在还处在调查阶段,具体细节在调查结束后,如果有需要会公布。”

  翻供

  何佳佳比同班同学大两岁,1米6的个子在班里数一数二。这个班主任印象中“可省心”的女孩,皮肤白皙,一枚黄色桃心发卡,卡着有点自来卷的头发,及肩的马尾挽在一侧,“挺漂亮”。

举报前,何佳佳2017年暑期的愿望是“出门旅行”。  举报前,何佳佳2017年暑期的愿望是“出门旅行”。  

  奉母镇张官桥村多位村民介绍,何佳佳的父亲在湖北包了山头种树,何佳佳和10岁的弟弟没有户口,都是在6岁左右时被送回河南老家。

  2014年,她和弟弟开始跟着叔叔生活,“父母好几年不见回来。”

  7月9日,新京报记者见到12岁的何佳佳时,她看着姑姑何利贤说,“我撒谎了。”

  她用一只手捂着胸口,“在最近一次做笔录的时候,已经讲清楚了,他们确实没有伤害过我。如果他们真伤害了我,我会坚持到底,让他们坐牢,但是他们真没有。”

  “我一直都是相信孩子的话。开始她讲得非常详细,包括每次的时间、地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孩子。”何利贤说,现在孩子说没有受到过侵害,作为家人,已经不知道她说得哪句是真。

  何佳佳说,在家人最初怀疑她遭到性侵的时候,她曾多次否认,“但俺大(叔叔)觉得掌握了证据”,家人多次要求她讲实话,叔叔何利强甚至动手打她,“如果不说实话,就不管你了”。

  何佳佳说,因为害怕失去叔叔和姑姑,才选择说谎。

  “被褥上的东西是来例假弄脏的,至于短头发我就不知道了。”她说,跟数学老师邵俊立除了上课之外,并无更多接触,至于何建设根本“不认识”。

  周口警方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接到报案后,他们对当事人提交的被褥上的污迹进行了鉴定,“没有发现男性生物物质。”截至7月25日,警方表示,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犯罪事实发生。

  按照法律规定,对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只要双方性器官接触,即视为强奸幼女既遂。“要证实案子没发生,比证实一个案子发生了,难度大多了。”周口警方相关人士称。

  7月11日,在周口市警方陪同下,何家带着何佳佳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了第三次妇科检查,“没有什么问题。”何佳佳爸爸说。

  警方透露,除了检查结果,还有多项调查在同步展开。

  7月10日,何佳佳的父亲从湖北赶回周口市。他告诉记者,弟弟何利强因前妻曾误入传销组织离了婚,“受了刺激,比较多疑”。今年麦收时,何利强一度怀疑何佳佳受到了亲生父亲的侵犯。为此,两人还打了一架。

2014年,何佳佳和弟弟开始跟着叔叔生活。 2014年,何佳佳和弟弟开始跟着叔叔生活。 

  读五年级的女儿也不愿意跟他生活。父亲所在的山头,种着楠木、红松,上去一次要两三个小时,“没网络,也找不到人玩,因为没有户口更不能上学”。去年寒假她去过一次,“住了8天就回来了”。

  在老家上学,何佳佳也常常“很害怕”,经常担心弟弟会不会被绑架。她解释不清不安的原因,“反正就是很害怕。”

  在谈及最近一次翻供原因时,这个被全国网友关注的女孩说,“害怕俺姑和俺叔被抓起来,另外就是想赶紧问完,赶紧回家,赶紧看到俺弟。”

  讲完,她的眼里涨满眼泪,手托着腮,哭了。

  清白

  何佳佳哭,何利贤坐在她对面哭。

  侄女承认撒谎后,她“不知道怎么面对一切,尤其是那些海内外关心孩子的网友”。

教室的墙上还张贴着何佳佳的英语作业。  教室的墙上还张贴着何佳佳的英语作业。  

  从6月26日现场指控至今,何利贤最大的心结依然在于那份不予立案通知书。

  6月27日,在西华县刑警队的陪同下,她带着何佳佳前往西华县人民医院进行法医鉴定。“当时检查完,医生说,‘未见明显裂伤’。”由于对鉴定结果存有疑惑,家人又提出到更高级医院做鉴定。在等待周口市中心医院鉴定结果期间,“收到了不予立案通知书”。

  何利贤表示,这份“不予立案通知书”让他们感到不满。7月4日下午2点,一个名为“白衣天使茉莉花”的网友在微博上发送了事后引发热议的帖子。

  爆料像投入平静湖面的一枚巨石,改变了2017年的夏天。

  奉母镇因“夺母奉养”的孝贤文化得名。爆料让小镇陷入怀疑。

  此前,在奉母镇一中的摸底中,父母离家连续3个月以上的学生有140多人。在记者获得的一份5年级家长通讯录上,随机拨通的6个家长,有5个在外地打工。一位何姓家长称,每年过了正月十五外出打工,一直到腊月二十之后才回家,孩子都是爷爷奶奶接送,从来没见过老师。

  “那两个老师有事吗?”他问。从网上看到消息后,他曾试探性问过女儿,“你们老师怎么样啊?”孩子说,还行。他心里困惑得不行,“不知道该咋问,也不知道老师到底啥情况。”

  作为舆论关注的中心——何佳佳没有提及“名誉”和“清白”的任何想法。她多次表示,最担心的是,“有点一根筋”的叔叔何利强无法接受她撒谎的现实。

  “俺奶说错都怪我不够坚强,如果坚持自己的想法就不会错。”她擦了擦泪说,以后应该不能在奉母镇一中读书了,“对不起两个老师。”

两个被指控的老师邵俊立(左三)、何建设(左一)和家人躲在宾馆里。 两个被指控的老师邵俊立(左三)、何建设(左一)和家人躲在宾馆里。 

  被指控的邵俊立和何建设,原计划带着各自的孩子去北京旅游。现在,张素丽把两个孩子托付给妹妹,和丈夫邵俊立、同事何建设夫妇等在宾馆里。

  除了清白,两个家庭什么都不想要。

  面对记者,她最后问:“你说,我们的清白能全还给我们吗?”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