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聚合
多环节囤货惜售 纸价暴涨背后隐现炒家魅影
编辑:李源远 来源:宁海网 2017-07-28 09:15:36 我要评论

纸价的疯狂从去年年末一直延续至今。除去环保限产、供需不平衡的因素,造纸业涨声一片的背后,炒家的力量也难以忽视。

  据上证报记者多方采访获悉,在本轮纸业涨价过程中,纸厂出库的原纸一般都经过中间经销商倒手,再转卖给下游印刷厂。很多中间商都预判价格会大涨,因此从纸厂拿货之后,捂纸惜售,囤至高位再倒给终端厂家。“中间商单方面涨价,我们除了默默接受,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有印刷厂人士如此表示。

  纸品价格走势分化

  上证报记者查阅最新国内纸业主要产品价格数据后得知,在经历3、4月份的过渡期后,目前多个纸产品价格走势出现分化。

  以铜版纸、双胶纸、白卡纸为例,各类产品3月份均价走势平稳,整个月价格基本上分别保持在6408元/吨、6602元/吨、6746元/吨。随后价格重回上升通道,6月中上旬上述产品价格达到峰值,其价格一度分别高达6724元/吨、7002元/吨、6991元/吨。进入7月份,上述产品价格出现松动,但降幅并不明显,与最新价格(截至7月21日)相比,降幅均在200元/吨。

  而以废纸为主要原料的白板纸和瓦楞纸,则在经过3、4月份的下跌后,一改颓势,再次快速上扬。其中瓦楞纸更是一枝独秀,在4月初均价触及年内最低3715元/吨后,快速反弹,目前其产品均价达到4564元/吨,接近年内峰值。

  多方人士认为,随着传统行业淡季的到来,下游需求对价格的推动因素会减小,四季度传统旺季来临之前,产品价格有可能会出现松动。而对于今年以来纸价的暴涨,市场中主流的解释是因为低库存、环保限产带来的供不应求。

  山东地区某造纸业上市公司人士向记者感叹:“今年一度都是限量现价拿货。打个比方,经销商来厂里定货,当天的出厂价比之前给他们的函件中的价格高了,也是按当天出厂价提货,而且为了平衡客户关系,不可能打多少款就给多少货,有可能打500万的款,就给他200万的货,剩下的货款还是按未来提货当天的价格走。”

  多因素推升纸价

  “涨价也不光是因为纸厂开工率低、库存低,我感觉其中还有炒家的力量,一到上涨周期,总有炒家、经销商囤货惜售。”某下游印刷企业高管无奈感叹,今年年初(涨价)最疯狂的那段时间,小批量要货,经销商根本不给货。想拿货,只有两条路,要么大批量采购,要么等。但那段时间几乎一周一个价,谁也不敢等,只能牺牲现金流,被动加大库存量。

  本轮纸价的暴涨始于2016年底。从去年底至今,瓦楞纸价格涨幅达50%,是涨价最猛的纸品,其他涨幅在30%到40%之间。大涨搅动了蛰伏多年的炒家。

  一位深耕造纸业数十年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据我所知,起初的那段时间确实是因为供需关系的变化,造成了供给端的紧张,涨价无可厚非,但后来的一轮暴涨也刷新了我对行业周期轮回的认知,原材料端、成品端肯定都存在炒家。”

  在传统淡季,造纸企业实际上早已形成较为明确的应对方案,淡季停机整修、限产保价成为行业惯例,但该运作手法也仅是一种温和调控,不会成为价格暴涨的催化剂。“仅仅是库存因素,不会涨成这样,应该是一种温和上涨的趋势。”某造纸业上市公司人士如此分析。

  上证报记者通过查阅Choice数据发现,最先走入暴涨通道的产品是瓦楞纸以及白面牛卡纸,其价格浮动也是在所有产品中变化最大的。两个品种从2016年11月底到12月末,单月涨幅均超过1000元/吨,其中瓦楞纸涨幅高达1300元/吨,单月涨幅高达40%,而其他纸类产品,其间虽有涨幅,但也只是温和上涨,无法称之为暴涨。

  有意思的是,瓦楞纸、白面牛卡纸两类产品主要加工原料均为废纸,而在去年11月份前后,国内主要进口的美日废纸的价格变化并不明显,价格较为平稳,单月内提价均在10元/吨上下。数据显示,此段时间国内进口废纸总量不降反升,总体保持一个动态平衡状态,换句话讲,供给端并没有特别大的异常变化。

  “按照正常的逻辑,应是供给量的萎缩,再有原材料端的涨价,随后才会带动产品等后续链条的涨价,但这种异常的波动,炒家的力量不可小视。”前述业内人士如此分析。

  另外,国内相关部门多次对废纸进口进行严苛的调控,进口量一直处于收紧状态。今年4月份出台了《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7月份又向WTO宣布未来不再接收外来垃圾,包括废弃塑胶、纸类、废弃炉渣与纺织品。该禁令将会于2017年年底生效。

  中间商囤货惜售

  炒家是否真的存在?是否真的将火力集中在了废纸端呢?

  上证报记者采访的一位纸业公司高管表示:“整个产业链都在看涨,炒家肯定存在,一部分潜藏在原材料端,另一部分则是中间商环节。”该人士表示,原材料端主要依靠进口,废纸产品是整个造纸行业原料端最容易介入的领域,仓储成本也是最低的。废纸端一度出现废纸站压货不发的现象,其直接影响的便是以瓦楞纸为代表的产品价格的浮动。

  记者查阅数据发现,瓦楞纸今年2月底价格达到顶峰,市场均价达到4921元/吨,尔后进入快速下降通道,4月份一度跌到3715元/吨,随后又进入企稳回升阶段,目前其最新价格为4565元/吨。

  价格的大起大落折射出行业的异常。“很多中间商对于价格走势都有比较明显的预判,在这轮涨跌过程中寻到了价格底线,他们从纸厂拿货之后,并不急于出手,而是捂纸惜售。”

  “纸厂出库的原纸并没有直接落在我们手中,一般都是经过中间经销商倒手,再转卖给我们下游印刷厂。”前述印刷企业高管感慨道,“中间商单方面涨价,我们除了默默接受,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

  7月10日,国家发改委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一则对于17家造纸企业实施价格垄断的处罚也坐实了存在炒家的猜想。

  哄抬价格被查处

  据发改委官方网站披露,2016年10月28日,富阳区造纸协会组织浙江鸿昊、浙江新胜大、浙江春胜、浙江三星纸业等17家造纸企业召开行业会议,共同协商上调卷筒白板纸价格,并达成协议,并对涨价手法以及协会后续监督进行了明确规定。

  该协会要求协会成员对价格调整自觉执行到位,并分阶段对卷筒白板纸进行调价,首次每吨上调200元,特殊情况允许50元以内浮动,并要求企业间相互监督,发现问题及时通报协会秘书处,秘书处将按“自律规则”进行检查和处理。

  发改委以及当地物价局后续对涉案企业销售情况进行核实,各涉案企业均实施了关于上调卷筒白板纸价格的垄断协议。2016年1月至10月,涉案企业的卷筒白板纸价格维持稳定,月度均价为每吨2470元。2016年11月,涉案企业均按照垄断协议上调了销售价格,上调金额分别为每吨70元至270元左右,月度均价为每吨2640元。2016年12月,涉案企业继续上调销售价格,月度均价为每吨3049元,比达成协议前每吨累计上涨579元,累计上涨幅度约为23%。

  富阳区造纸协会也因此被重罚,撤销登记,并对17家涉案企业处以上年度卷筒白板纸销售额1%的罚款。有意思的是,废纸同样是白板纸的主要原料之一,而上述企业的涨价协议的周期也正巧处于废纸类产品涨价最为疯狂的阶段。

  前述业内人士对此也感叹道:“这也许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炒家还没浮出水面。透支未来的炒作,加上未来新产能的加入,不排除未来某段时间内,造纸业再次进入低迷状态。”记者 滕飞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