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聚合
网约车新政一周年:走向规范发展 仍有"三难"待解决
编辑:李源远 来源:宁海网 2017-07-28 09:44:01 我要评论

中国青年网北京7月27日电(记者 高蕾 实习生 陈成志)2016年7月28日,交通部、公安部等多部门联合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管理暂行办法》(下文简称《办法》),正式宣告网约车走向了正规化的市场运营状态。

  随着网约车新政的出台,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从法律层面为网约车“正名”的国家。

  新政的发布,对网约车行业规范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交通运输部深化出租汽车改革首席专家徐康明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网约车仅处于有序发展的“起步”初级阶段。“网约车新政出台一年来,有两个变化较为明显。第一个变化是从过去的市场规模无序状态在逐步向有序规范发展;第二个变化是,从车辆、人员的准入门槛来看,对乘客权益的保护、安全机制在逐步落实”。

  一年来,打车难的问题是否得到有效解决?网约车司机和平台有什么感受?就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乘客:高峰时段 打车难

  在北京某IT公司上班的谷小姐告诉记者,新规出台一年来,最大的感受是约车越来越难了,“滴滴现在经常打不到车,尤其上下班点,快车都不好叫,专车又贵,我都是手拦出租车。”而出租车拒载也变得较普遍发生,“交班”成为了司机拒载的常用理由。”司机说交班就不拉乘客了,怎么一到打车难时段就交班。”谷小姐向记者表示。

  目前,越到高峰、困难时段越难打车的情况有抬头的趋势。滴滴平台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在高峰或天气恶劣时段,即便使用网约车的加价功能,也并不能保证能有车辆应答。

  根据滴滴提供的数据显示,新政出台以来,北上广深城市交通枢纽、学校和医院区域的打车难度均上升,其中北京的机场、火车站、深圳的学校,打车难度上升最为显著。

  在通勤时段和恶劣天气时,北上广深同比打车效率呈不同程度下降,深圳尤为明显,而成都打车效率则上升,早晚高峰和高温暴雨天趋势一致。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总体而言,网约车司机和车辆均大幅减少,而用户通过网络约车的需求并未减少,供需不平衡导致乘客打车难。

  司机:考试通过率低 上岗难

  根据《办法》规定,网约车司机需考取《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但《办法》施行以来,陆续有媒体曝出各地网约车司机考试通过率低。

  原先有出租车三证的马师傅也参加了网约车考试,并且拿到了资格证。“不参加培训压根儿考不出来,只有多看书,想要裸考是没有过的可能的。”马师傅告诉记者,因为自己持有出租车三证,所以网约车考试只考一门,如果考三门,那难度绝非考驾照能够比较的。“培训班给了2000多道题,考试只考30多道,不仅要多阅读资料,更要对所在城市的人文地理有所了解。身边很多原来开网约车的,考试都没有通过。”

  据媒体报道,广州首场网约车考试19个人当中只有2个考过,南京首场考试76名考生中仅10人通过,宁波121名司机参加考试,通过率不足两成。而且司机上岗需拿到“人车两证”,手续较为繁琐。如上海,办完所有手续有十多个步骤,要跑七八次相关部门,整个周期至少3个月。

  据了解,网约车司机考试需考两门,难倒司机的考题多来自于区域科目,由当地网约车主管部门负责,参加考试的司机普遍反映题目较为“奇葩”。如南京考某医院的门牌号是多少,厦门考“日本军队侵占厦门杀了多少人?”,深圳的考题中有振动病、忧郁症和浮躁症的表现等,导致司机通过率较低。

  对此,赵占领表示,多数地方尽管并未要求司机具备本地户籍,但是仍通过网约车考试通过率对司机的整体数量进行控制,事实上起到了类似于出租车行业的数量控制机制的效果。但是网约车毕竟不同于传统出租车,很多司机并非专职,网约车行业也不同于出租车行业,这一情况有关部门也应纳入考虑。

  平台:“合法化”落地难

  《办法》出台以来,各大网约车平台都在积极获取经营许可证,截至6月,神州专车已获27个城市牌照,滴滴出行也已在北京、天津、深圳等二十多个城市获得网约车牌照。但这个数字对于全国近3000个覆盖城市来说显得略少,面临落地难的窘境。

  《办法》的出台,在国家层面为出租汽车定位、巡游出租汽车经营权等方面明确了大的方向,具体到各个城市,巡游车和网约车的数量规模如何管控、运价如何动态调整、网约车车辆条件如何确定,都留给了各城市自主决定。

  根据网约车新规规定,合规的网约车平台、车辆和驾驶员,需要集齐“三证”。“一城一策”框架下,网约车平台要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牌照。

  有媒体统计,截至2017年4月24日,已有85个城市出台了网约车实施细则,115个城市完成征求意见,还有100多个城市尚未完成征求意见。按照规定,网约车平台则需在85个出台细则的城市分别获得网约车许可证。

  有媒体在报道时,把网约车平台适应地方政策尺度的过程形容为“打怪”,在全国近3000个县市中,向网约车企业颁发牌照的只占到一小部分。依照这一速度,“合法化”的落地过程显得有些漫长。

  据了解,网约车新规采取了所谓的“两级工作、一级许可”的审批制度设计。对线上服务部分,网约车平台只要在注册地所在的省级交通主管部门申请许可即可,“一次审核、全国通用”。但是,线下服务部分,还要按照经营区域向相应的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

  对于网约车新政一年来出现的这些现象,赵占领认为,网约车是网络经济的一种典型模式,也是国家所鼓励发展的共享经济范畴,如同电子商务、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其重要特点之一是跨地域经营。相关制度——特别是准入制度的设计也应体现出灵活性,对传统的属地监管原则进行必要创新。在简政放权、包容审慎的前提下,地方政府或许可以考虑简化流程,以减少网约车平台的行政和财力浪费,从而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服务当中。

  他表示,网约车这类新兴产业,对公共管理已经形成了新的挑战,期待通过相关制度革新,以适应新型商业形态,更好保障各方的相关权益。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