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教育(二)
毕业展作品被盗皮皮虾也遭殃
编辑:李源远 来源:宁海网 2017-07-28 11:23:12 我要评论

  6月2日,中国美术学院2017毕业作品展落幕。看美院毕业展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八年来,在杭州,国美毕业展已经成为嘉年华一般的全城乐事,仅在5月26日当晚,直播上观看毕业展开幕式的人数就突破了103万,这个数字是2016年的1.5倍。

  但师生们却是喜忧参半。一周的展览,时间并不算久,却有不少作品“折损”在其中,这其中,最重互动的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展厅是“重灾区”。

  图为:去年毕业展中的惨烈一幕

有作品被观众拿走,也有作品上被踩满了脚印,甚至有作品被观众改了造型。

  2016年,一则《中国美术学院毕设被盗一览表》的微信曾在朋友圈里迅速传播,阅读很快突破10万+,开头一张照片是装置作品《teenage dream》,其中悬挂的玻璃球犹如一个个“少年梦”,开展第二天,这些“梦”就被打碎了。这般伤心事,今年并没有消失。

  6月2日,是2017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展的最后一天,记者走访了南山、象山校区,发现被破坏的作品仍不在少数。

 图为:这就是谭雄的石雕鱼群

  消失的汉白玉石雕鱼 “感觉挺失望的,怎么看展会有这种人,看就看吧,怎么还带走。”

  美院象山校区,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学生谭雄是“重灾户”,他的雕塑作品《石雕鱼群》被人偷走了。

  大大小小30余条石雕鱼,开展第二天就少了一条。那是一尾汉白玉雕的“小鲫鱼”,游在两条青石雕的大鱼中间,小巧灵动。

  这条小白鱼已经被“拿”走了。

  后面几天,谭雄留心了,和同学们轮班看护展品,但未能阻止意外。隔天下午,一对年轻男女在展厅参观时,女观众拿起一条“皮皮虾”,拉开包准备放进去。好在被值班的同学发现,观众放下展品,匆匆走出了展厅。

  图为:险被拿走的“皮皮虾”

 图为:这就是谭雄的石雕鱼群

  消失的汉白玉石雕鱼 “感觉挺失望的,怎么看展会有这种人,看就看吧,怎么还带走。”

  美院象山校区,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学生谭雄是“重灾户”,他的雕塑作品《石雕鱼群》被人偷走了。

  大大小小30余条石雕鱼,开展第二天就少了一条。那是一尾汉白玉雕的“小鲫鱼”,游在两条青石雕的大鱼中间,小巧灵动。

  这条小白鱼已经被“拿”走了。

  后面几天,谭雄留心了,和同学们轮班看护展品,但未能阻止意外。隔天下午,一对年轻男女在展厅参观时,女观众拿起一条“皮皮虾”,拉开包准备放进去。好在被值班的同学发现,观众放下展品,匆匆走出了展厅。

  图为:险被拿走的“皮皮虾”

  一件作品贴了26张“请勿触摸”

  闭展当天上午,我们去“探望”了《1000个彩色蜡块》,作品已经恢复了原状,看不出曾被“伤害”。但地上,围着作品的多了四张标识:黑底红字的“请勿触摸”——旷笔峰在赶回学校的路上,跑去打印店打印的。

  说到“请勿触摸”,章献的雕塑作品《如何解读一个轮子》贴得最多。闭展时,原本素净的白色底座上,几乎一圈都被贴满了“请勿触摸”,足足有26个。

  这件作品的灵感来自1913年法国艺术家杜尚创作的《现成的自行车轮》,这个普通的车轮和他后来著名的“小便池”一样,引发了“何为艺术”的讨论。章献复制了这件作品,又加入机械让它们转动了起来。现在,这些标识引发了“为何要贴”的讨论。

  图为:章献 如何解读一个轮子

  作者希望自己的作品上多出这些标语吗?

显然不是的。

  而是因为 “标语贴着,章献也在旁边站着,但还是有人把车轮碰倒了”, “车轮是顺时针转的,有位大叔非要将轮子反方向狠狠一扯”……

纤维艺术系则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学生,其作品遭遇了“水灾”。

  这组作品由粉色的布料方块组成,或躺或站,乳房、紧身胸衣等痕迹,可以看出她们代表着女性。

  为了观展效果,作者并没有用上围栏,而是自己亲自在边上看着。但小半天的缺席,就有了意外。

  谈到这件事情时,这个女孩几乎一度说不出话。十几秒的沉默后,她说:“实在太难受了现在。” 她看到的状况是:“她们”被推离原位,堆到了一起,“上面有很多鞋印,很明显”、“似乎是为了擦干净鞋印,有人泼了水上去,而这个纤维材质,最怕水,吸收水分后,整个作品会变软,上面我所做的一切东西都会消失。”

  图为:作品上的脚印

开幕前,我们曾介绍过几件特别有互动性的作品,他们也的确在展览中深受欢迎。

  图为:被摸得发黑的“手指”

  蔡冠杰的作品《喂,你,对,就是你》,是一只从墙上伸出的手,食指会在观众伸手接近时,受到感应而随之动作。现在,墙上这只手的手指已经变黑了——总有人要用力握住它,甚至往下拉扯。

  图为:作品前张贴的标识

  作品前张贴的标识

  作品部分部件已经掉落

  学生毕业了,观众却没毕业

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展出现的状态并非个例。

  近年来,全国各大艺术院校毕业展均在不同程度上对公众敞开大门,但在公众感受到“新鲜”、“有趣”的背后,师生们却总在困惑——作品怎么能不被破坏。

  它们年年都在被谈论,却从未如愿消失。今年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毕业展上,有家长和孩子将作品拆解;贵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毕业展,展品被随意涂鸦;南京艺术学院520毕业展,狂欢过后,有人形容校园像一个结束大甩卖的超市:展品被损坏,草坪被践踏、满地杂物。

图为:南京艺术学院520毕业展现场

  中国美院纤维艺术系那位作品遭遇“水灾”的学生,在思考后,拒绝了在报纸上刊登其姓名和作品名的要求。

  图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毕业展上,有家长和孩子将作品拆解

  她说:“我不想我和我的作品,是因为被损坏而受到关注。”这句话里,是一位艺术毕业生对艺术、对自我最诚挚的态度。

  在观众有意或无意做出损伤之举时,或许并不清楚,这些作品花费了这些年轻们多少心血——不论这些作品的价值高低,其中耗费的时间和金钱却可以计算。对于毕业作品,每个学生不遗余力。

  一组被摸的掉色的铜雕,光材料就耗费5万元;打磨光滑的石雕,砂纸从最粗到最细,要二十多步;半米高的人物木雕,不眠不休要雕三、四个月;很多展台都是学生自己掏钱,单个造价要两三千块。

  更重要的是,学生希望社会能看到自己的毕业创作,却等来了一群仍未毕业的观众。

  面对这种状况,学校的师生们是两难的:“一方面想向社会介绍我们的教学成果,一方面总是担心被伤害。”美院副院长王赞说。

  能否加强现场管理?

  且看这组数字:中国美术学院2017届毕业生共2539人,共展出4000余件作品,展示空间1.5万平方米。论展示空间,达到了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五分之一。

  光是在展厅里值班看护作品的学生,学校每天就要准备600余份盒饭。对于社会和观众,中国美院充满了热情和开放的态度,今年的毕业展,甚至准备了开幕式直播、免费WiFi、观展手册、打车折扣券等等措施,以服务观众。

  如果你去象山校区看过展,一定遇到过学生自发设立的自助服务站,桌上有免费的导览地图、手写的观展提示,出售的矿泉水、纪念徽章等。

  “我们呼吁社会,尊重每一位作者的创作感受。”雕塑系第三工作室主持人钱云可老师谈到,观看展览也有社会规则——这其实和在电影院中手机静音、地铁上不吃东西、高铁中禁止吸烟是一个道理。

  但中国美术学院并不会因此而关闭面向公众的大门?

  王赞说:“美院依然将继续坚持开放,向大众介绍我们学生的成果,这个大方向永远不会改变。”6月6日至6月15日,近400件优秀毕业作品将会集中至南山路中国美院美术馆展示。届时,公众能不能交上新的答卷?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