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民生 >> 民生三
反传销志愿者:除大学生外曾有法院文员深陷传销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08-08 10:35:55 我要评论

   传销始终是社会的毒瘤之一,近日多起涉及传销的事件引发关注。

   8月6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了有10年反传销经历的志愿者蒋德胜,据他介绍,北派传销重人身控制,南派传销重精神控制,除了大学生,也有一些有丰富社会经验的工作者被洗脑。

   北派仍是传统的人身控制,南派重在精神控制

  从2007年开始,蒋德胜就做起了反传销的志愿服务工作。由他发起,并联合各界爱心人士共同组建了反传销爱心救助网:“这是为了让需要救助的人能尽快联系上我们,我的电话也公布出来,除了接收一些需要解救的线索,也是一个监督、管理我们志愿者的方式,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向我反映。”蒋德胜介绍道。

  谈到传销组织,蒋德胜介绍:“这种注重人身控制,强制洗脑。年轻人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投资额低,为了节约生活经费,用最少的钱坚持更长的时间,便于节约成本,便于控制。另外,传销者在一起,也利用这种氛围控制他们,这是有产品的传销。”

  10年反传销的经历,从兼职到专职,蒋德胜表示:“河北、内蒙、山东、天津等地以传统老式的传销为主,以某种产品为道具,说有产品但也只是个幌子。原来的这种传销主要针对是年轻人,大学生,刚毕业,学历不高的,后来,随着人辨别渠道的增多,上网查公司,查产品,就能发现问题,一些传销组织就改成了从原来的产品换成概念,典型的就是近年泛滥的1040阳光工程。用这些概念,辅助他们精心包装的书,并和国家的政策挂钩,这种就难以辨别,因为没有公司了。”

  “而南派则是重精神控制,改良之后的传销投资额也增加,原来2900元一份,3800一份,现在就是以万为单位,可能十份起卖,价格三万三千五。同时,鼓吹的收入额也增加了。通过包装,从理论上也更加合理,看着更加高大上。”

  蒋德胜还表示,如今改良的传销都是异地传销,“南边的约到北边,东边的约到西边,传销组织也意识到不能再招当地人,怕家属在此闹事,改良的传销往往是利用概念的异地传销,概念往往是流行的国家政策, 比如西部开发,中部崛起,这种传销起点高,有退休的公务员、法官都陷入传销,这种人群聚在一起,更具吸引力,这种传销就是精神控制,因为都是有自己生活的成年人了,也不能控制他们的自由。”

  误入传销者不分年龄工作,曾有法院文员深陷传销

  蒋德胜称:“传销组织每天固定有人给你洗脑,直接间接,通过讲经历等等灌输给你传销的概念,一个人在传销组织里半年一年,传销的模式就是先给你造一个梦,再告诉你这个梦怎么实现,最后,我们有谁实现了这个梦,让你见一些成功人士。”

  传销组织往往把每个成员的每日行程都安排的很满,蒋先生分析:“日程表按着几点的管理模式,除了让你去骗人,发展下线,另外,把你的时间控制起来,不让你接受其他外界的信息,如果不让你看,你可能反感,但把你的时间占用起来,忙起来,你可能就意识不到。”

  “有句话是说人是环境下的产物嘛,洗脑和年龄没有关系,不管哪种传销,它的这套理论是对的,如果有漏洞,这些传销组织也会马上更正,他们的传销理论可能九分真一分假。毕竟人的知识面是有限的,他们的洗脑师也有懂心理的,他们也在物色人才,懂心理、能说会道……传销组织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打造。我认为不管是谁,都有被洗脑的可能。有的人进入的团队素质没有你高,氛围不浓,你可能会识别出来。”

  误入传销者并不仅仅是大学生、或者文化水平低的人,也有一些经济条件富足,文化程度高的工作者,蒋德胜回忆自己曾解救过一个在厦门经历传销的法院文员:“现在包装的时候,不光是为了钱,有的人喜欢钱,就突出钱、利益方面,有的人不看重钱,就突出其他方便,我劝过一个在厦门法院工作过七年的一个文员,家里并不缺钱,工作也很好,传销组织调查过他们,就告诉他‘你是不缺钱,但你的兄弟姐妹的生活没有你好啊,你不需要钱,你接触了这个利国利民的东西,人都是有责任的,我们应该为社会做些什么啊,你可以把挣的钱做公益做好事啊’,传销组织通过这些来说服他。”

  蒋德胜对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说:“一个人在传销里面见了那么多的成功案例,有些人思想不能第一时间转变过来。陷入传销的人会告诉你任何行业不能百分之百成功,他们没成功,不代表我不能成功,就像人在做一个美梦,潜意识还是不想让别人碰醒。”

  民间的爱心互助网几次想放弃

  蒋德胜创办的反传销爱心互助网站不设账号,不接受捐款,公益运营。“我们的反传销方式主要是,应约到求助者家里给受害者做思想工作,心理疏导,再到传销地给受害者做工作,然后协助家属协调公安工商帮助解救。并且多次组织志愿者去大学里做应届毕业生的传销预防讲座,多次组织志愿者配合工商公安给传销组织集体反洗脑。”

  蒋德胜一直想把组织注册成一个公益的爱心协会,但难点在于“需要有一个监管单位”,几经奔波忙碌,也没办下注册,目前这个反传销组织就是一个志愿的民间协会。“志愿者也比以前少了,我自己也打算从专职再回到兼职,现在网站维护也是大家志愿更新,其实还有很多地方要改进。”

  “现在没有注册下来,志愿者就不够聚拢,有点像一盘散沙,缺少集体荣誉感,一些活动也很难开展,没有经费,还要自己搭钱,大家有些都心灰意冷,想要放弃,但是遇到需要帮忙的,还是忍不住去帮。”蒋德胜刚说完,就收到一个向他求解救的信息,消息写着:“我的女朋友在合肥误入传销组织。南派传销,更具诱惑力。”

  男子燕郊传销窝点卧底6天:逃离后传销者发短信骂

  传销组织内部什么样?是不是真要经历生死体验?重案组37号探员用他曾经在某传销组织6天的亲身经历,为大家讲述一二。

  2016年12月12日凌晨2点,我躺在出租屋的床上,看着窗外黑漆漆的世界,发了一条仅自己可见的朋友圈:“晚安,北京!”

  关上手机,我回想起卧底燕郊传销窝点的“黑暗时光”:2016年11月26日到12月1日,和传销人员朝夕相处6天。

  他们深迷成功学、大谈慈善、每天都在想方设法邀约亲戚好友参与其中。跟这些拥有“致富梦想”者聊天中,我多次提出“传销”、“拉人头”等敏感词汇,目的就是想知道传销人员怎么看待传销。

  他们对我卧底记者的身份从防备到严密防备,最终被我的“演技”所“欺骗”。

  来自传销人员的信任,让我零距离接触了传销头目之一,曹兴刚。

  第6天,我被催促缴纳49800元入会费。

  那天,也是我逃跑的日子。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