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首页财经(三)
不再“包”打天下:关闭26年老厂,利乐被挤出华南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08-21 12:23:07 我要评论

“利乐,爱你多过恨你,所以我没有哭,只希望时间过得快一些,能让我逃离它,能安稳地睡个好觉。我在这里一干就是一辈子,这样的结局让人尴尬和失望。”这是吕生(化名)在微博中写下的一段感慨,他在利乐佛山工厂工作了近30年。

7月5日,瑞典包装巨头利乐(Tetra Pak)发布声明,利乐包装(佛山)有限公司(下称“利乐佛山工厂”)于2017年7月28日停止生产。利乐中国同时也公布了停产原因、停产后合同内的业务去向、相关员工安置的问题。

从1991年建成投产至上月停产终结,利乐佛山工厂运营共26年。

事实上,自2012年以来,该厂的去留问题屡有反复。但由于其特殊的纳税大户身份、当地政府的挽留等因素,利乐并未决意离去。对于废气扰民问题,该厂所在地佛山市禅城区副区长梁炳军,在多次环保检测后曾公开表示“公司可永久地保留在原地发展”。与此同时,国家工商总局对利乐涉嫌垄断行为进行了4年多的深入调查,并于2016年11月16日发布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罚款计近6.68亿元人民币。

风雨26年,利乐最终还是撤出了华南——作为曾经液态食品包装行业的“影子统治者”,利乐的困局并非一朝一夕。

26年历史老厂关停

利乐在声明中称,利乐佛山工厂现有的生产任务将被分配至利乐在中国地区的其他三家包材工厂。利乐中国企业传播副总裁牟晓燕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佛山工厂的停产不会影响和客户之间的合作关系,留下的利乐佛山办事处的职能是技术服务(设备维护、检修)、市场部门和销售部门。”

声明中称,“工厂的营运面临越来越多的限制,同时,工厂也无法实施必要的产能优化措施来保障其长期竞争力,在现址难以实现可持续运营。”记者采访了解到,上述的“限制”包括了:不能连续生产、周末不能生产、晚间进行减产,以及卡车进出受到限制等等。

位于禅城区港口路13号的利乐佛山工厂,四周均为住宅小区:北面紧邻龙光君悦华府,西南边面对时代年华与沿海馨庭等居民住宅区。

这样的尴尬处境由来已久。据了解,利乐佛山工厂所在片区原为佛山高新区南园,该片区在2008年起逐渐开展“三旧”改造,周边先后建成了多个商住楼盘。尽管环保部门对利乐公司多次采取动态监测、突击检查等方式检测工厂正常生产排放的废气,均符合标准,但居民对居住环境的要求和工业企业达标排放之间存在差异,气体排放感官上不友好的表现,使得投诉不断,也就有了诸多上述限制。

“因为工厂所处的区域环境已经与26年之前完全不一样,生产与周边居民生活之间存在一些不方便,生产本身也受到了很大限制。在与当地政府沟通后,当地政府也认为这个厂址是不能持续地经营了,所以才做出停产的决定。”牟晓燕告诉第一财经。

受挤压的市场

事实上,利乐关厂的困境不仅仅是环境问题,随着竞争对手的崛起、市场的萎缩等因素,加之去年反垄断案件的查处,利乐正承载着26年来都未曾感受到的压力。

在国家工商总局做出处罚决定并开出6.7亿元的罚单之后,利乐发表声明,对这一结果表示遗憾,但接受处罚决定。当然,更为重大的影响是,利乐捆绑销售模式难以为继,原本的市场策略需要重新调整。这对于包括康美包(SIG Combibloc)、纷美包装(00468.HK)在内的包装企业来说,正是见缝插针的好时机。

由公开数据推算,利乐目前的市场份额约在60%——曾经,这个数据高达90%以上。

纷美包装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刘钧去年年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纷美在中国市场的份额约为15%。

“纷美在成本上要比利乐低很多,前几年利乐的专利保护期到了之后,国内很多同类型的企业很快就发展起来了。在牛奶包装上,大企业还是会选择利乐,但也有一些乳制品开始使用纷美包了,像是蒙牛旗下特仑苏。”福建一饮料包装涂料供应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事实上,企业为了分摊风险减少成本,在选择设备、包材供应商时,也不再是单一依赖一家。例如蒙牛就同时与利乐、康美、纷美三家合作。“同时用三家,是增加了抗风险的能力,假如一家有问题,不至于对蒙牛供货造成影响。同时供应商多样化,也可以发挥出各自擅长的技术。”该业内人士进一步向记者分析。

那么利乐丢失的市场份额,恐怕和上述两家甚至更多奋起直追的企业息息相关:纷美步步紧逼,2016年实现总收入21.69亿元人民币,其中国际业务增长快速。其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非碳酸饮料客户的收益为2.7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29%。而1996年进入中国市场的康美包虽在体量上与利乐有一定差距,但这两大巨头亦一度瓜分97%的全球纸基无菌包装市场。

此外,还有一些成长于中国本土的包装企业,例如界龙实业(600836.SH)、普丽盛(300442.SZ)、山东新巨丰科技包装股份有限公司等等。它们以更低的价格、更灵活的合作方式挤压了利乐的市场空间,或是像在广东这样的细分领域中的饮料市场争夺一席之地。

重心北移

此次利乐撤出南方饮料重地之后,整体重心北移,仅存昆山、呼和浩特和北京三家工厂。那么,风靡一时的无菌包装究竟为何在华南地区遇到生存难题?

“广东是饮料消费和生产的重要地区,但很多当地企业体量有限,业务和利乐相似的替代性工厂已经很多了。”上述供应商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单论生产饮料包材,本土包装企业在价格上会更有优势。利乐的整体费用还是偏高的。”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则向记者透露,尽管因为利乐公司的机器生产效率会更高,每小时生产的包数也会更多,利乐包的平均价格仍然比其他同类包装企业的贵30%左右。而诸如“利乐钻”等,都是有专利费的。

此外,随着大众消费升级,饮料在内容物和包装上的更迭速度都会更快。液态食品包装行业的挑战加剧。资深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随着液态食品朝着更加细分的市场去发展,也针对更加细分的人群,个性化和创新化的包材需求愈加显著。这就给本土包材企业奠定了发展的基础。”

在果汁、凉茶等产品集中度较高的广东市场中,金属罐装也挤压了大量无菌包装的市场份额。记者从天猫、京东等平台的饮料销售来看,包括露露、椰树椰汁、王老吉等都先后推出金属罐装产品。换句话说,客户对产品包装的需求已经不仅仅局限在纸基无菌包装上了。饮料包装形式随着饮料产品的细化与细分出现了多元化的格局:玻璃、金属、塑料、纸,以及各类新型环保材质相继获得应用。

在乳制品市场却大相径庭——大型乳企集中在北方,南方市场的牛奶消费却高于北方,牛奶的常温包装尤为重要。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曾表示,2016年中国牛奶和乳制品产量分别达到3602万吨和2993万吨。

值得注意的是,乳制品对纸基无菌包装依赖性强,因为无菌纸包装在食品营养成分和口味的保存上具有更稳定的性能,复合包装材料和真空状态可以使产品免受光、气、异味和微生物的侵入,使得产品不必加防腐剂运输、仓储不需要冷藏。产品外形呈砖形、包装材料为纸质,使产品的空间利用率高、重量轻,因此物流成本也不算高。因此,包括利乐在内的包装企业对这一巨大体量的市场不敢有丝毫马虎。

“随着本土包装企业的快速发展,中国包装市场进一步实现了市场化和竞争化。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利乐的市场份额也呈现了下降趋势,所以一部分业务向北方转移,也是为了贴近使用利乐包的北方用户市场。”宋亮分析道。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