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花边新闻
郭敬明曾为李枫小说写序言:第一次为故事而流泪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08-22 13:00:16 我要评论

8月21日晚,男性作家李枫爆料曾遭郭敬明同性性骚扰,还称郭敬明经常骚扰、性侵犯签约到郭敬明公司的男作者、公司的男性职员,更呼吁社会各界的网友们一起探讨这些事情。对此,郭敬明发文澄清此事:“1.完全捏造,2.已让律师处理。”

据悉,李枫已出版长篇小说《召唤喀纳斯水怪》、《燃烧的男孩》、《圣地》。郭敬明曾和知名作家落落联名为其小说《燃烧的男孩》做序言。当时,郭敬明直言:这将是2010年最动人心弦的文学作品之一。“李枫的写作技巧已经达到了浑然天成、返璞归真的程度。随着这些年的成长,能感动自己的事情越来越少。几年来,没有哪本书能让我潸然泪下。而《燃烧的男孩》做到了。我真诚地向每一个人推荐。它值得被阅读、值得被分享。因为它足够震撼人心。”

序言中,郭敬明还表示:“李枫洗练流畅的叙事结构,不急不缓的把一个时间跨度很长的故事,讲得温柔而又惊心动魄,这背后是他的自信,是他功底,更是他对文字疯狂的执着。当然,还有他独特的让人忍不住辛酸的身世。每一个作者的处女作,都凝聚了他最初、最本源的感情和人生经历,当你看完这本仿佛用血液和泪水轮番书写的故事之后,你甚至不忍去想象作者本人的经历。”

序言原文:

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在凌晨被助理的电话喊醒,急匆匆地从床上翻身起来,随手拿几本书塞进早就打点好的行李里,就在她一遍又一遍的嘱咐声中出门了。北京CBD的公寓,寂静的房间,寂静的楼道,寂静的公寓。只有我养的苏格兰折耳猫悄悄地跟了几步,就懂事地停住了步子,蹲在门口,默默地看着我的背影又一次消失在她绿色的眼仁里。我也忘了,这是第几次在枯燥的航程里,从包里掏出公司作者的书来唤醒自己了。在我的印象里,似乎每一个漫长而枯燥的旅行,都是他们的故事陪着我完成的。这次我拿到的是昨天刚寄来的样书,李枫的《燃烧的男孩》。

翻了几十页后,我发现自己犯了个很大的错误。在这个万籁俱寂的凌晨,在巨大轰鸣声的闷热机舱里,我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泪声。随着年龄渐渐增长,随着阅读渐渐增加,年少时的敏感纤细渐渐远去,已经很难有什么故事或者情节能让自己动容了,击掌叫好的有,深深佩服的有,但是让我落泪的却没有。而且在我的主编工作里,每个月的终审,我都要阅读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各种忧郁而感伤的短篇和散文;每次去逛书店,都看到无数号称“悲伤”、“凄惨”的书被模式化地制造出来,一本接着一本堆满仓库,挤上货架;甚至当我自己连载《小时代》的时候,不管我要架构一个多么痛彻心扉的场景,还是直接把主角送入必死无疑的绝境,我都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在扮演一个专业而合格的编剧和导演的角色,冷静地进行着这一切。我觉得已经很难再有什么情节能打动我了,就像是一个结满了坚冰的深渊,无论你丢什么下去都不会听见一丝回应。而这本《燃烧的男孩》成功了。这是我这几年以来,第一次为一个虚构的故事而流泪。

我们经常会反复讨论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评价一部文学作品优秀与否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当我们已经成长到能轻松地解读那些五花八门的技巧后,当我们不再被那些缤纷炫目的语句吸引时,当我们已经能像剧作家那样,把一个故事的骨架肌肉从头到尾剖析得条分缕析后,留在我们眼前的,到底还剩下些什么?而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在李枫的小说里看到了那个珍贵的存在,那份消失多年、再度回到我视线里的熟悉的东西:真实的感情,澎湃的真诚。我不知道是不是李枫这个年轻作者本人特殊的身世造就了这部小说,还是他的写作技巧已经在我们不曾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浑然天成、返璞归真的程度。

无论是语句的衔接还是情节的叙述都是那么细致,那么到位,那么直白坦荡,仿佛一个朋友坐在你身边,微微哽咽着,低声地对你重复他昨天的生活一样真切;当你看到文中这个孤独的男孩奄奄一息地在漠视、唾骂和无穷无尽的欺凌中忍耐着、生存着,不顾一切地为信念中的美梦而挣扎的时候,你会想去轻轻地拍打他的肩头,你想安慰他却根本无从开口,你为他视线中无尽的悲伤牵引,你的心剧烈地疼痛起来。你像是对着一面镜子的自己,看着背后那凝重若雨的黑暗,放声恸哭。泪水仿佛大风卷起的灰烬,一层一层,掩埋世界。

李枫在完稿的时候曾经对编辑说,他这本书,是为了那些所有感到脆弱、不幸和感到孤独的人们而写的。其实他们并不独孤,他们彼此扶持,他们呼吸与共。李枫带来的《燃烧的男孩》仿佛天生就有一种操控人的魔力,我在书的前半本很多次忍不住笑出声来,惹得周围的人看我像在看神经病。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后面会有一个漫长而窒息的结局在等待着我,仿佛前面的欢乐只是为了让你毁灭得更快。好的作家不仅仅能写悲剧,更难的是在一本书里,把人间的悲欢离合写得枝繁叶茂,淋漓酣畅。李枫洗练流畅的叙事结构,不急不缓的把一个时间跨度很长的故事,讲得温柔而又惊心动魄,这背后是他的自信,是他功底,更是他对文字疯狂的执着。

当然,还有他独特的让人忍不住辛酸的身世。每一个作者的处女作,都凝聚了他最初、最本源的感情和人生经历,当你看完这本仿佛用血液和泪水轮番书写的故事之后,你甚至不忍去想象作者本人的经历。因为那会让人胸口发闷,眼眶发酸。就在两周以前,当李枫的编辑小青对我说:“小四,我看哭了”的时候,我只是冷笑一声,心里想小青永远都这么夸张。就在一周前,王浣看完《燃烧的男孩》后,说:“我被感动了,哭得一塌糊涂。我好想收养他。”这个时候,我除了觉得额头一颗汗之外,只能无语。

王浣主动请缨要求画封面的时候,我当然乐意,李枫更是乐开了怀,我们公司首席插画师能帮新人画封面,他觉得受宠若惊。就在两天以前,当宾妮在吃饭的时候,对我说:“我看哭了,太虐心了”的时候,我忍不住疑惑了,对于一个博览群书的同样身为作家的宾妮而言,她怎么会如此轻易落泪。而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她们。因为我的眼眶,也在飞机机翼巨大的轰鸣声里,湿润起来。视线淋湿了一片辽阔的白色云海,它们生生不息,翻涌挣扎,它们纯洁地照亮着整个世界。

另外一篇序言,来自我的好朋友落落。你一定不会错过这本被我们编辑部内部交口称赞的小说,因为我们相信,你一定愿意被真诚地感动。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