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社会 >> 社会一
翟母委托人发声:翟欣欣不吃不喝不见人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09-16 13:24:34 我要评论

  9月7日,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自杀。他的死,将前妻翟欣欣推向了舆论的中心。苏享茂在遗书中说,是闪婚的妻子翟欣欣逼死了自己。

  在苏享茂离世几天之后,翟欣欣方面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近日,翟母委托了一位知情人士接受了红星新闻的独家专访,回应了目前网络上的一些疑问。

  翟方否认了“骗婚集团”的说法,对于此前向苏享茂索要一千万一事,是因为“翟欣欣不想再婚,所以提出要一千万拿回去和父母生活、养老,这一千万是在离婚协议中写好的,是双方共同达成协议的,最终她收到了660万。”

    翟欣欣现状:

  不吃不喝,不见任何人

  尚未被警方传讯,“我们相信法律

  苏享茂已经离开几天了,面对巨大的舆论压力,前妻翟欣欣方面始终没有正面回应过。对此,这位由翟母委托接受采访的知情人向红星新闻表示:“翟家人对苏享茂的去世深表悲痛,我们一直没发声是以死者为大,在这个时候,我们不想去说什么。”

  知情人说,在得知苏享茂自杀后,翟欣欣非常悲痛,“她根本没想到苏会自杀,这几天她不吃不喝,谁也不见,妈妈在身边陪着,身体已经垮了。媒体采访她的家人、以前的同学、同事,她觉得非常丢人,压力很大。”

  知情人表示,网上对翟欣欣父母身份的推测,是真实的。“她的父亲现在仍在山东科技大学上班,最近刚刚开学,而母亲已经退休了。”目前翟母陪在翟欣欣身边,留下翟父一人在老家,“我们曾建议她的父亲不要待在山东,但她父亲说:‘我再不在这里守着,媒体就该打扰到学校了’。”

  对于苏享茂生前称“被我极其歹毒的前妻翟欣欣给逼死了”,这位知情人对红星新闻说:“翟家也搜集了很多资料,目前警方并没有传讯翟欣欣。如果翟欣欣真的犯法了,我们相信法律一定会制裁。”

  对于翟欣欣与苏享茂这段短暂的婚姻,知情人转达了翟欣欣看法:“苏先生反复多次要求要跟欣欣办理结婚证,欣欣心软才错过了婚前分手的机会。如果婚前分手了就不会有今天这个局面,欣欣感到跟苏先生结婚非常后悔。”

  苏享茂自杀之前:

  翟欣欣曾要求苏删帖,两次报警

  承认曾经激动地骂了苏享茂

  该知情人讲述了他了解到的苏享茂自杀当晚的情况。

  对方称,9月7日凌晨,苏享茂在微博上发文,将两人的情感纠纷公开。“她的同事首先看到了帖子,立刻给翟欣欣打电话。”知情人回忆,“翟欣欣看到微博后,非常生气,立刻给苏享茂打电话,让他删帖。紧接着,翟欣欣的手机开始收到来自全国网友的攻击信息和电话,这时,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致电北京市海淀区清河派出所报警。”

  知情人称,派出所民警也给苏享茂打电话,想要求他立即删帖,但苏享茂并未接听民警打去的电话。对此,红星新闻记者多次拨打清河派出所值班电话想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前,没有工作人员接听。

  知情人称,见苏享茂没有接听民警电话,翟欣欣非常着急,当晚她驱车带着母亲再次前往朝阳区黑庄户派出所报警。“黑庄户派出所民警再次打电话要求苏删帖,苏在电话里态度非常好,表示马山删帖,但一直没有删,翟欣欣就情绪激动地骂了苏享茂。”知情人称,这就是苏享茂哥哥在微博中提到的,“在他跳下之前几个小时,陆续收到了女方许多辱骂威胁恐吓。”对此,红星新闻记者与北京市朝阳区黑庄户派出所联系核实,对方表示,确实当晚接到了翟欣欣的报警。另据澎湃新闻报道,9月12日,北京市朝阳区黑庄户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告诉记者,当天翟某欣确实报过警,但在警方系统里并未检索到立案的信息。

  在苏、翟双方一夜激烈的对峙后,9月7日凌晨5点左右,苏享茂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为何索要一千万:

  这是双方协商好的

  最终收到了660万

  “网上传言说翟欣欣是骗婚集团,这肯定是没有的。翟欣欣出生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从小性格也比较活泼外向,而苏享茂性格内向。”知情人表示,这也为两人后来的婚姻生活出现矛盾埋下了伏笔。“苏享茂带翟欣欣回了福建老家,但是苏享茂却没有跟翟欣欣回老家,是后来翟欣欣父母来见的他们,而那次见面,苏享茂几乎不说话,后来还跑去房间里睡觉。翟欣欣的表弟也见过苏享茂,后来表弟回忆,那次见面中,苏享茂一句话也没有讲过。”

  对于翟欣欣向苏享茂索要一千万离婚赔偿一事,知情人回应:“翟欣欣当时想着,自己已经是离过两次婚的人了,不想再婚,所以提出要一千万拿回去和父母生活、养老,这一千万是在离婚协议中写好的,是双方共同达成协议的,所以事后翟欣欣才索要这笔钱,最终她收到了660万。”

  第一段婚姻:

  为朋友义气扯结婚证

  “是翟欣欣最后悔的”

  此前,红星新闻曾经采访过一位知情人,对方称翟欣欣在读研究生期间有过一次短暂婚姻,并证实那次婚姻结束后,第一任前夫向翟欣欣支付了20万元。

  这位知情人也再次向红星新闻证实了这段婚姻,但他解释说:“那次扯(结婚)证,没有实际办。”按照知情人的说法,翟欣欣在读研究生期间和一位男同学关系很好,那位男同学的女友和其分手后,男同学向翟欣欣提出“我俩结婚,气气她”,翟欣欣出于义气,就与那位男同学扯了结婚证,“这也成了翟欣欣最后悔和最痛苦的伤疤。”当红星新闻记者质疑,既然是出于朋友义气,那为何离婚时男方向女方支付了20万时,知情人回应:“人家一个研二的大姑娘,和他结婚了又离婚了呀。”

  知情人还表示,那段婚姻,翟欣欣的父母是直到现在才知道的。对于知情人士的说法是否准确,红星新闻尝试联系翟欣欣第一段婚姻的前夫,但截至发稿前,其前夫并未回复。

    在婚恋网站隐瞒婚史?

  知情人称并非刻意隐瞒

  注册网站时,婚姻状况没有联网更新

  苏享茂在遗书中提到,翟欣欣对自己隐瞒了婚史。知情人回应:“她第一次离异后,当时户口本上的信息,没有和民政局的信息联网更新,所以注册世纪佳缘的时候,她的身份就是未婚。” 该知情人还表示,在成为世纪佳缘VIP会员期间,翟欣欣一共向世纪佳缘网站缴纳会费共计两万元左右。

  对于以上说法,红星新闻记者登陆世纪佳缘网站进行操作核对。在会员注册首页记者看到,新会员在注册时,都需要自行选择婚姻状况,在 “婚姻状况”一栏里,分别设有“未婚、离婚和丧偶”三个选项,供用户在注册时自行选择。

  随后,红星新闻向世纪佳缘进一步核实情况。世纪佳缘网站公关部的工作人员表示,世纪佳缘的会员服务分为线上和线下两种,翟欣欣办理的是线下一对一红娘业务,“就是她拿着身份证和户口本来注册会员,然后填写一份有个人婚姻状况等信息的表格,填完之后,还需要签署一份保证书,以保证自己填写信息的真实性。”该工作人员强调,在线下一对一会员注册时所填写的个人信息中,有“婚姻状况”这一选项,其中分别设有“未婚、离婚和丧偶”三个选项,供用户在注册时根据真实情况自行选择。

   辞职做专职礼仪?

  一年只去过一两次

  很多都是帮朋友忙

  红星新闻记者曾通过调查发现,研究生毕业后,翟欣欣曾在北京某工程质量检测所工作。据该单位的员工透露,翟欣欣在该单位工作大约一年后离开,同事谈起她时表示:“工作还是挺认真的,比较低调。”当询问翟欣欣上班时是否开名车时,该同事表示:“她当时应该没有开车上过班。”

  曾有从事礼仪模特经纪的公司称,翟欣欣在与苏享茂结婚前,还在面试礼仪模特。有网友猜测,翟欣欣辞去了原先那份稳定而体面的工作,做起了看似并不那么稳定的礼仪模特工作。对此,知情人回应称:“她并没有辞职,她办理的是停薪留职。”根据知情人的说法,翟欣欣在大学期间,因为出众的外貌经常担任学校的礼仪小姐,一来二去认识了不少做礼仪模特经纪人的朋友。工作之后,有需要礼仪小姐的活动,这些经纪人朋友也会向翟欣欣发来邀请,“据欣欣说一年只去过一两次,很多都是帮朋友的忙。”

  随后,红星新闻与翟欣欣的原单位取得联系,想核实翟欣欣是否办理过停薪留职一事,该单位一位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称“不太清楚”。

  红星独家对话知情人

  翟欣欣是否威胁敲诈苏享茂?

  “欣欣提出补偿,苏之前承诺愿意补偿”

  红星新闻:为何此前翟欣欣方面一直不发声?

  知情人:死者为大,希望给予足够的尊重。

  红星新闻:苏享茂和翟欣欣离婚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知情人:她婚后才知道男方做的这个生意,翟欣欣不想参与法律灰色地带的生意。

  红星新闻:翟欣欣是否刻意向世纪佳缘红娘隐瞒婚史?

  知情人:没有。

  红星新闻:翟欣欣到底有几次婚姻?

  知情人:包括苏享茂,一共两次。第一次是2011年1月17日在学校期间在海淀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登记。北京民政局系统里记录着具体的结婚时间和双方姓名,第二次结婚时要拿着上一次结婚的离婚协议去民政局办理。当时欣欣考虑到涉嫌他人隐私,所以给对方化名李铁军,实际对方真实姓名为刘某。

  红星新闻:苏享茂遗书中提到的为翟欣欣购买了别墅、豪车、钻戒等总金额1300多万,是否属实?

  知情人:我们这边统计的是1100多万,差别不大。这是恋爱期间的正常花销,花了就是花了,我们也没有要掩盖。

  红星新闻:位于北京的扬州水乡三层独栋别墅,到底是谁买的?

  知情人:是翟欣欣的父母于2011年或2012年左右购买的。

  红星新闻:翟欣欣为什么离开原单位?

  知情人:据欣欣说当时去上了金融培训班,学习去了。

  红星新闻:为什么翟欣欣在微信里反复称要“举报”苏享茂,并索要一千万,是否在威胁敲诈?

  知情人:无数家庭因网络电话向犯罪分子提供“空子”诈骗巨额财产。其实苏也向欣欣提出离婚,并说自己当时结婚没经过慎重考虑,他说他在北京有两套房产,老家一套房产,每年公司收入一千多万,男人离了婚照样可以找更好的。欣欣考虑到父母和自己的名声,提出要点补偿,苏也在之前的承诺书里承诺愿意补偿欣欣。当欣欣提出精神损失费时,苏没有还价,而且半个月之后又去做了公证。

  对于知情人士的相关说法,红星新闻尝试联系苏享茂的家人,截至发稿时,未能得到回应。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