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社会 >> 社会二
婚恋诈骗团伙事先写好爱情剧本 时机到了就套路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09-19 09:52:07 我要评论

     8月14日这天,34岁的冯静茹收到一份礼物,是9支叶片鲜亮、花朵饱满的红玫瑰,周围缀满白色满天星,花束里还插着一张手写卡片,写着她和“男友”之间的秘密暗语:深夜加班彼此陪伴,以及共同规划美好未来。对方还告诉她,每个月的14号都是情人节,她都会收到惊喜。

  没等到第二个惊喜,“男友”在世纪佳缘的账号被平台拉黑,冯静茹才意识到,对方很可能是个骗子。她通过订花网站查询到,就在8月14日当天,“男友”一共购买了35束相同的玫瑰,送给35个不同的姑娘,手写卡片里的情话一模一样。

  在订花网站的帮助下,包括冯静茹在内的8个姑娘,因为这种“特殊缘分”串联到一起,加入同一个微信群。里边有个青岛姑娘,两个北京的,两个陕西的,还有三个在重庆,被骗最多的给了对方130多万;冯静茹和另一个姑娘周冉各自被骗30万,剩下的几个因为警惕性高,没能让对方得逞。

  除了出处相同的35束玫瑰,还有更多细节指向她们遇到的可能是同一个诈骗团伙:聊天文案一模一样,习惯用空格代替标点符号;故事情节一模一样,“一家公司的老总找我喝花酒”的那个晚上,她们都收到了对方一条有呕吐声的微信语音;几个骗子甚至还互为微信好友,周冉保留着一份对方的微信联系人截图,其中一个联系人就是群里另一位姑娘遭遇的骗子。

  她们推算出,整个诈骗团伙应该有4-5人,发文字和发语音的是两个人,甚至还有一个人专门负责技术。冯静茹和周冉发挥各自的职业优势,收集整理图文证据,还尝试利用简单的代码追踪对方的IP地址,但都没什么线索。

  9月15日傍晚,每日人物见到了冯静茹和周冉,她俩个性差别很大,32岁的周冉冷静理智,她笑称“自己早就恢复过来了”。冯静茹则看起来知性温婉,叙述时偶尔会哽咽,那束玫瑰的照片和夹在里面的手写卡片她还留着,“都这样了,还是舍不得扔”。

  爱情陷阱

  和冯静茹、周冉经历相同的姑娘们,掉入的是一个通过了多次验证、精密的爱情陷阱。

  被瞄准的她们身份定位非常相似:年龄在30-35岁之间,有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经济比较独立,面临一定的催婚压力,或是迫切地想找一个男友,更注重精神上的契合。

  当然,与之对应的“男友”们,身份定位和她们也是匹配的:年龄在30-35岁之间,台湾人,名字叫张建邦或陈政贤,身世凄惨,孤儿或单亲,家里欠了债务,从小就被歧视,以至于读中学时就出去打工,现任投资公司管理层,在东南亚工作过一段时间,因项目需要正在香港或澳门出差,事业有成,但在爱情里受尽伤害。

  这场骗局的开端始于世纪佳缘上的一封私信,张建邦主动发信息给冯静茹,收到回信后迅速要求互加微信好友。

  但真正的布局,早在冯静茹通过对方微信好友申请的两个多月前就开始了。7月初加了好友后,冯静茹第一时间去看了张建邦之前发过的朋友圈,有鸡汤,也有一些行业文章,更多的是对遇见一个能够聊得来的人的期待,以及对一段“柏拉图式的爱情”的渴望——冯静茹觉得,这跟她想要的一模一样。

  过去几年,冯静茹也见过几次通过世纪佳缘认识的好友,大多不满意。但这次不一样,对方是个“超级暖男”,每天定时定点问候陪伴:上下班了吗?累不累?记得吃饭,好好睡觉。

  尽管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但冯静茹觉得,“在对话框这么一个小空间,有一个人和你从早到晚地聊天,真会觉得是他陪在你身边”。

  聊了10多天后,对方表白了;20多天后,开始主动叫她“宝贝”、“老婆”。这一次,她以为自己终于遇到对的人,“内心已经接受了”。7月17日,她还特地又上了一次世纪佳缘,把两个人当时的往来对话拍了照,打算作为这段爱情故事的纪念。

  但冯静茹不知道,上述“教科书般”培养感情的节奏,其实严格遵循了“学习手册”。根据《中国经济周刊》的报道,类似的婚恋诈骗团伙,内部都有一套信息系统,包括东南亚的风土人情、香港证券公司的介绍、股票的基本常识,以及如何培养感情、如何告白、如何应对怀疑等。前期的感情铺垫统统被称为“铺梗”,比如每天跟客户聊天,互通电话,保证一定时长;进行自我评估,看客户是否已经掉入爱情陷阱;编织两个人未来共同的梦,并约定好见面时间。

  尽管针对冯静茹和周冉的爱情剧本会有细微差异,但行骗节奏是一致的:每天10点左右上线聊天,说刚开完会,此时多为文字交流,偶尔会以“茶歇时间”为由发来一两条语音,五点半到六点下班,晚上整理客户资料,和客户微信联系工作。”“其实,我们就是他们口中的客户。”冯静茹说。

  “开枪”

  随着“交往”时间拉长,骗子们最后成功编织的是一个陷入爱情的女孩难以抗拒的未来:你就是我这辈子最后的恋人,只要手上的项目一结束,我就立刻辞职,到你的城市和你一起生活。在那个未来里,骗子还承诺说,要一起开一家最棒的咖啡店,因为“喝遍了全台湾都找不到满意的”。

  等待姑娘们的不是远方的“男友”,而是对方的“开枪”。所谓“开枪”,即实施诈骗。“开枪”的理由是极度相似的:因为工作失误,导致投资项目出现一个很小的资金缺口,必须以他人的名义补齐。“都是多算了50个单位,每个单位1000美金,他自己想办法补了41个,还剩9个单位没法补齐,需要帮助。”冯静茹回忆说。

  由于第一次涉及金额并不大,看起来真实性也较高,她给对方打过去将近6万。这次危机过后,骗子也并没有立刻消失,仍然维持与她的日常交往。

  几天之后,冯静茹收到了一条很像群发消息的短信,内容是公司决定扩大投资,每个客户可以多买进几十股。接下来的聊天中,“男友”一面称不强求冯静茹继续买进,另一面又反复说这个项目肯定稳赚不赔。察觉到冯静茹有些动心后,再以未来为诱饵哄骗:“北京房价这么高,这次赚到了,我们买房的压力也会变小”,就这样,冯静茹禁不住诱惑,贷款投了十几万转给“男友”。

  两天后,冯静茹接到了一个电话,香港口音,自称是国外资金托管中心,说项目收益的手续费需要个人承担。彼时“男友”告诉她,因为“项目扶不上台面,不能走普通的银行流程”,冯静茹“脑子一昏”,又打了11万手续费过去。紧接着,又是监管部门的漏税调查,她记得“男友”曾说过,如果恰好被查就要补齐税款,否则自己就会被抓坐牢。这一次,对方要她缴纳项目总额15%的税款,一共是23万。

  到了这一步,冯静茹已经借不到钱了。她只好给朋友打电话,朋友听完描述后,跑到冯静茹的公司拖着她去派出所报了警。“警察看了我的聊天记录,说我被诈骗了,我还不信。”冯静茹说,当时她还担心,一旦报了警,“男友”就会有危险。

  直到从派出所回到公司后,冯静茹再次登陆世纪佳缘,看到“男友”的主页已被平台拉黑,那一瞬间,她终于清醒了。

  心理赌局

  并不是完全没有怀疑,刚聊起彼此职业的时候,冯静茹就曾向张建邦要过名片,对方说,自己做的投资项目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不能拿到台面上,别说没有名片,就连手机和银行账户都是公司保管。

  到现在为止,她也没有见过“男友”的样子,每次视频通话时,屏幕那头都是漆黑一片,“男友”解释说,为了安全,公司配备的是没有摄像头的功能机。在对方紧随其后的甜蜜攻势下,冯静茹接受了这些说辞。

  相比而言,周冉的警惕性高些,因为自己也懂技术,她曾用专业知识去测试对方的职业身份。比如,聊到后端开发遇到的BUG时,对方能够很快地转换成自己的语言解释出来。聊到Java和前端测试,对方也对答如流。因为怀疑过对方是不是一边聊天一边百度,所以这些问题都是周冉在语音通话时提出的,“基本没有现查资料的时间”。连碰到专业上的技术问题时,她也会随手发给那个人,“结果人家分分钟给解决了,这种水平去做骗子不是浪费么?”

  她甚至进行过一些铤而走险的测试,比如在网上看到报道,有人在婚恋网站遭遇骗局,骗子的身份也是台湾人在香港做项目,她试探地把这条新闻的内容讲给了“男友”,对方说:“这么做的都是可怜虫,我虽然没什么钱,但我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类似的对话也发生在冯静茹和“男友”的交往中。第一笔钱打过去后,她有些怀疑,想去测试对方,于是告诉他:“我同事说你是个骗子,叫我去报警。你赶紧跑吧,千万不要来内地。”对方说:“你讲什么呢,我为什么要跑?我问心无愧。”冯静茹事后心生感慨,“这帮人的心理素质真的非常强大”。

  再回想起这场“心理战”,冯静茹和周冉有一种共识,其实她们也参与了一个赌局,打钱之前,都冒出过“赌一把”的想法:赌输了,钱没了,但赌赢了,“男友”安全,未来美好——概率是一半一半。

  这场赌局里,她们输了。

  真假之间

  直到现在,骗子说的话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冯静茹想了好多天也没想清楚。唯一能确定的是,随着微信群里被扔进来的证据越来越多,她心底的恨意就越来越深。

  可有时候她又忍不住去想,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对方是不是有过一点真心?“我甚至会想他是不是被胁迫了才做出这些事,可转念一想,那段时间里他也跟其他几个姑娘甜言蜜语,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掐灭了。”

  周冉也反思过自己为什么会“入坑”。除了那些技术上的交流,对方给予她的很多感觉都是非常真实的。认识不久后,对方曾经特地去社交网络上搜索她的账号,翻遍了她整个主页的内容,还截图给她看。还有一次,他在他们共同关注的微信公众号下评论,“女朋友总嫌弃我不够浪漫”——私下里,周冉确实曾经说过他“不够浪漫”。

  “如果现实生活中有一个男孩做这样的事,我一样会动心。”周冉说。紧接着,她又补充了一句,“可如果以后我再遇到这样做的男孩,是不是也要怀疑他在套路呢?”

  骗子还曾给周冉提供过更多的情绪细节,他沮丧地告诉周冉:“以后想做一个普通人,不想天天生活在网络里。”那时周冉单纯地以为,对方是因为帮人做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事而感慨。

  还有一次,骗子主动向一位受害者讲起如何从技术层面去隐藏一个IP,如何在三四线城市找一些游民买身份证和银行卡信息,如何找人当马仔取钱,还说一旦这些被查到了,就是全军覆没。周冉分析说,骗子提到这些细节,要么是吹嘘,要么是极度自信,知道一定不会被查出来。

  她和“男友”的最后一次对话,停留在对方安排的剧本里。对方说项目又有了资金缺口,问还有钱么,她答,没有了,他再问,什么办法都试过了么?她再答,都试过了。

  剧情结束了,“男友”彻底把周冉拉黑了。

  周冉看到过2010年发生的一起类似案件里,从犯罪窝点逃出来的人曾经主动联系过被骗的女生,把钱还给了她。她还看到过另一个案例,男孩虽然没逃出来,但是他偷偷地告诉女孩自己是被胁迫的,说了对不起。

  事到如今,骗子到底有没有良心发现,周冉已经不去猜想了——毕竟那30万没打回到她的账户。

  “爱”的代价

  冯静茹报警后,警方已经立案,其余的受害者们也急于向世纪佳缘讨说法,她们曾经联系客服,对方表示会转接相关部门处理,但接着就了无音讯。

  但她们觉得,出现这么多起案子,平台的责任不可推卸,至少注册用户信息是否真实的审核并不到位,注册时性别、年龄、身高、学历、收入以及婚姻状况都可以随意修改,还有网友爆料说,自己经过PS处理后的身份证同样通过了世纪佳缘的认证。

  冯静茹记得,她报警后再次登录世纪佳缘时,“男友”账号被平台拉黑后,曾经的信件往来记录全部不见了,如果早收到平台提醒,自己可能会有所提防。世纪佳缘则向每日人物回应称,发现有诈骗嫌疑的用户后,平台会第一时间拉黑,同时向涉及到的用户发送站内信提醒,信息都留在后台,供配合警方使用。

 但“男友”起初还不知道冯静茹报了警,微信也没有把她拉黑。最后一次通话时,“男友”语气冷漠,叫她去找民间借贷。“最后他还叫着我的名字说爱我,让我以后多看书、去爱别人。”

  事发后的10多天里,冯静茹几乎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她没敢跟父母说,也没法向朋友倾诉。“骗我的人只有微信,没见过面,照片也不知道真假,和任何一个人讲,都会觉得太丢人了。”她无法接受,受过高等教育的自己竟然会犯这样的错误。

  对她来说,整件事带来的不仅是经济上的损失,还有心灵上的挫败。“到我这个年龄,可能觉得这是最后一次恋爱了,但被骗走爱情和信仰,即使以后遇到了不错的人,也没办法相信了。”

  9月15号这天,在和每日人物交谈的最后,她感慨说:“昨天是14号,不知又有多少女孩收到了玫瑰。”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冯静茹、周冉均为化名)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