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民生 >> 民生三
男子酒店装摄像头专敲诈老板 事后戴斗笠蒙面取钱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09-27 09:53:21 我要评论

    遇到这么个男人,浙江龙泉人老金万万没想到——

  老金开口问对方要5万元,对方说:“兄弟,我也是逢场作戏,你要真搞事,也没什么,我刚离婚。”

  老金退了一步,但男人又说:我没钱啊,现在生意难做……

  最后砍到3000元,男人说:“我真没钱,给你买条烟抽抽,算我们交个朋友!”

  “那你等着明天见报吧!”老金气坏了。

  但是,男人的烟没送到,老金却等到了警察。

  老金被抓后,交代说,真的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

  酒店电视机插座上

  有个针孔摄像头

  8月以来,龙泉龙渊派出所接到报警,报警的是个40多岁的男人,在龙泉开了好几家厂,他说自己前几天去宾馆和人开房,结果被人拍了视频,对方敲诈5万元,可是他说“我不怕,反正离婚了”!

  警方介入调查。

  接着,又有人来派出所反映,也接到过这样的敲诈信息。敲诈的人先加了他微信,然后发了一张截图,“如果两小时内不转钱,就把视频信息发给你身边的人或发到贴吧上!”虽然钱还没给,但男人被吓得不轻,毕竟不是光彩的事。

  警方调查发现,几个报案者所开的房间在同一家酒店、同一个房间,在那个酒店房间,民警在电视机后面插座上发现了猫腻——装了一个针孔摄像头。

   也就是说,报案的男人和人约会时,都被拍了下来。

  那么,是谁装的针孔摄像头?民警调查发现,有个姓金的本地人很可疑。

  近日,警方在温州平阳抓到了老金。

  两个手头紧的网友

  合伙用针孔摄像头敲诈

  老金39岁,有个同伙姓姜,是湖南人,31岁,两人是网友。

  老金和小姜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7月在QQ群里认识,很谈得来,手头都有点拮据。

  老金欠了不少贷款,小钟说他也欠了很多高利贷,两人都抱怨现在贷款难,商量着怎么快点搞到钱。

  有一天,小姜说他看到电视新闻里有人在宾馆装监控设备偷窥人隐私,觉得很刺激,和老金一说,两人商量:如果这么做,敲诈对方一笔,不是既饱了眼福又能赚钱?

  于是,小姜去网上花了600多元买了针孔摄像头和软件,据小姜后来交代说,在株洲,他有认识做这种事的,所以“请教”了他们。随后他赶到龙泉与老金汇合。

  经过商量,他们选了龙泉当地高档酒店,他们觉得,只有去这种档次酒店的人才付得起钱,随后,老金拿了别人身份证去酒店开房。

  第一次装,没经验,观察研究了好一会,最后觉得电视机的机顶盒比较合适下手,拆开机顶盒,现学现卖,对着复杂的电路线琢磨半天,终于把针孔摄像头装了进去,然后在机顶盒上钻了个小孔,这次,他们花了十多个小时才装好。

  后面有经验了,他们在龙泉多家酒店房间里装了针孔摄像头,有的装在机顶盒里,有的装在插座里。

  装好针孔摄像头,他们还下了一个软件,用针孔摄像头连上酒店WIFI后,他们就可以在手机上远程控制了——只要有人出现,软件会自动预警,他们手机屏幕上就会跳出来,如果遇到服务员打扫,或单身的,他们就忽略不计,他们感兴趣的只是偷情男女,先从两人的互动情况分析是不是婚外情,再从穿着上来判断有没有钱。

  在酒店楼下守候

  然后跟踪并打听对方名字

  他们两个每天骑着车在县城转悠。

  预警声一响,他们发现了目标,就赶到酒店楼下守候。

  “如果开钟点房,也要个把小时,”他们说,这点时间赶过去足够了,他们就等着目标走出酒店,“有的开车,有的骑电瓶车”,他们跟着,一边记车牌,一遍盯目标,对方去哪,他们也去哪,有的跟到对方单位,有的甚至跟到对方家里,知道地址后,就在周边打听对方名字。然后用对方姓名和车牌号,再去想办法购买个人信息,最后去敲诈。

  但实际操作起来,并不是想象得那么简单,有时他们跟着跟着就跟丢了,有时蹲上好几天,好不容易“逮到”一个,结果对方信息找不到……所以一个月下来,他们偷拍了10多段不雅视频,但最后钱都没到手,小姜不想耗下去,就先回去了。

  被敲诈的对象

  多是40多岁的老板

  老金曾向朋友老钟借过钱,有一天,老钟又找上门,跟老金讨钱。

  老钟原来是做龙泉宝剑的剑鞘的,但现在竞争激烈,宝剑运输也不方便,生意不太好,“我身上没钱了,你欠的钱好给我了。”

  “我们一起去赚钱?”老金身上也没钱,他就给老钟看了一段偷拍的视频,怂恿他一起干。起先,老钟不想掺和进来。但随后,老钟在老金发给他的一张截图里,发现了一个熟人:这个人我认识啊!他们家开龙泉宝剑店的!

  老钟来了兴致,和老金一起赶到酒店守候。

  看到男人走出酒店,他们记下车牌,又跟着去了他店里,又跟着去了他家,最后搞来男人的手机号等信息,在微信上威胁对方,要是不交钱,就把事情捅出去,让他老婆知道,最后双方以5000元成交。

  警方说,很多受害者一直没报案,而是等民警找上门调查时,他们才说的。这些人大都40多岁,做生意,有点资产。

  老金有个公司

  开了个当地有名的公众号

  老金这次被抓前,曾差点被树成先进典型。

  他之前有过一次盗窃前科,2005年被判入狱,2013年提前假释出来,到今年5月,刑期才算真正结束。

  被抓前,老金是一家跨境电商运营服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注册资金140万,注册时间是2014年,这家跨境电商公司还是当地另一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

  这家信息公司开有一个公众号,根据资料显示,这家信息公司之前的法人代表是老金。

  老金应该是曾想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但据他交代,因为经常参与网上赌博,欠了几百万元债,才想到做这些事。

  而小姜家人则说,小姜以前在当地南车集团工作,后来被调到云南,在那边染上了赌博,也是欠了一屁股高利贷,想着快点来钱。

  目前,老金等3人涉嫌敲诈勒索罪都被刑拘,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