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财经人物
陈九霖再谈“中国航油事件”:魔鬼藏在细节中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10-12 12:01:38 我要评论

陈九霖位于京顺路101号的办公室里,大办公桌的正前方墙上,挂着一幅陈九霖父母的水墨画像。

陈九霖屡次谈及并感恩湖北浠水乡下的老父母,尤其是曾从事小学教员的母亲对自己的影响,其中,少时养成的一些品质,如好学、坚韧、妥协、对传统朴实价值观的坚守、江湖侠义、家国情怀,至今仍烙印在身上。在上个世纪60年代,在物质和精神文明资源匮乏的浠水乡下,正是因为外祖父、母亲用传统典籍的良好开蒙,幼时的陈九霖打下了基础,并于1982年考入北京大学学习外语,寒门子弟一跃龙门,开启了人生的第一次飞跃。

1987年,陈九霖从北京大学毕业进入国家民航局,开始了长达26年的民航系统央企的跌宕起伏生涯,从专家翻译到航空油料集团的年轻处长,再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被委派至新加坡接管当地子公司—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并最终成为这家海外央企掌舵人、“航油大王”,再被提升为世界500强企业中国航油集团副总经理,而后又以一己之责担当“中国航油事件”,只身在异国他乡历经了1035天牢狱生活,经历过山车式的身份转换。

在陈九霖父母的画作中,两位饱经岁月沧桑的老人目光祥和直视前方,画幅身后是一片田园山色。画意某种程度上暗合了陈九霖的心境。在经历商海沉浮之后,陈九霖调侃自己是“90”后创客,合伙成立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主投领域为能源、节能环保、大健康、教育文化与传媒、互联网、稀有矿业等,但目前来看,除了投资外,他也花了不少精力在了登山、健身,尤其是写作、阅读上。

“路遥知马力”

“人生总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陈九霖说,他非常喜欢这句“褚橙”广告语。他阅读宗教、哲学和伟人传记,从幼时就曾接触过并持续阅读的经典古籍中寻找心灵共鸣。当问起如何评价曾经的“中国航油事件”对自己的影响时,陈九霖没有犹豫地说出了答案,引用了《增广贤文》里一句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凤凰网财经:说起阅读的问题,就想问一下,现在阅读哪些书籍?正在做哪些思考?

陈九霖:我阅读是比较随意而行的,主要是几个方面的内容。一个是基础知识的内容,譬如说经常读到的《史记》、《资治通鉴》、《圣经》、《道德经》,甚至《易经》,这些基础性的内容。

第二个就是跟我的专业知识有关的内容,举例说什么《第三次工业革命》、《工业4.0》、《蓝海战略》,什么《石油战争》,包括吴晓波写的《激荡三十年》、《浩荡两千年》,跟我商业有关的内容。

第三个就是时点、热点这些著作,譬如说《人类简史》、《未来简史》这类东西我也经常阅读。

凤凰网财经:您不同的人生阶段的变化,在选择阅读的书籍有没有什么不同的变化,从实业投资转身到书本,带来哪些影响?

陈九霖:我觉得我刚才提的那三个类型,无论对经商还是人生还是社交,方方面面都是有着比较深刻影响的。我举例子讲,很早以前我就读过《昔时贤文》,这些内容对我现在、对其他人来讲,甚至包括对我的后代来讲,我觉得真的有很大的指导意义。有些很通俗的话,但是,蕴藏着深刻的道理,比如说:我们经常说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看上去很通俗的东西,但是,你要重新去读一遍《昔时贤文》,前后联系起来再去思考,那对自己的实践是有很大的指导作用的。

比如说《昔时贤文》中间谈到了,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跟另一句古语所说的,酒香不怕巷子深,实际上有一个异曲同工之妙!这就是说,你要做到自己有实力,实力决定一切,你有实力了你就不怕没有人欣赏你,你就不怕怀才不遇。所以,这个是有很大的指导作用的。

至于说读《蓝海战略》,跟专业有关的书籍也有很好的指导作用,做事情上我就知道在低成本和差异化这两个战略之中,可能差异化战略更加重要。沃伦?巴菲特也是这么一个理解,他在这两个选择中间他是认为差异化是更加的重要,所以,我包括读巴菲特一些著作的时候,巴菲特怎么选股票,怎么投资企业,包括芒格提到伯克夏?哈撒韦如果去掉十个左右的核心项目之外,那我们伯克夏?哈撒韦就是一个笑话。这就给我一个思考,他的成功实际上就基于十几个核心的项目,当我们在一起做投资的时候,考虑你怎么去向巴菲特学习,你不可能100%的成功,但是,你如果抓住了几个核心的项目,就像孙正义抓住了马云的阿里巴巴、今日资本的徐新抓住了京东、南非的MIH抓住了腾讯,这几个项目,就像我当年抓住了上海浦东航油公司和西班牙的CLH和新加坡的SPC,把这几个项目抓起来,整个企业就起来了,这是一样的道理。譬如说时点的内容,包括我提到的《人类简史》、《未来简史》,都很有启示作用,对开阔的你的思维,对你憧憬未来都有很好的启示作用。

凤凰网财经:您刚刚也提到《昔时贤文》路遥知马力这样一个观点,其实可以看出一个变化来,就是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有个时间,有个变化。是和自己的人生经历、人生境遇有关联吗?

陈九霖:是有联系,以前可能这个话都挂在嘴边儿上,你只是把它当成一句普通话而已,但是,你经过了是是非非、沧海桑田之后,你再读到这句话的时候,你马上有一个联想,就是说你经过一些事情之后,你才能够看明白一些事情,然后,才能想明白一些事情,才能够看清一些人。这个不只是交往与人际关系的内容,其实,我通过这个内容还能够发散思维,讲到很多其他的东西。路遥知马力,我就不说后面的事久见人心,或者日久见人心,我觉得就光前一句就有很多的感悟,就是做企业来讲也是这样的,一个企业你要真正要做成伟大的企业,要做成那个苍天大树的时候,它是有时间的,所以说伟大是熬出来的。

我通常讲到我的好朋友,也是湖北商会的老大,我湖北人的骄傲,陈东升,他跟我讲到他企业成长经历的时候,我马上就想到路遥知马力这句话,他讲到他泰康人寿今天做的是非常伟大一个企业,也非常稳健的企业,可是他15年,整整15年是亏损的,到第16年赚10个亿,第17年赚20亿,第18年赚40亿,第19年赚60亿,第20年赚100亿,去年赚186亿,一年的保费收入2600多亿,然后管理财富11300亿,但人家看到今天的辉煌的时候,他就没有想到前边15年之久的积累,就像阿里巴巴要想成为第五大经济体,不只是一个公司而已,但是,他熬过13年的亏损,这个马跑了多久?刨了13年,才跑到了今天的这个马云。

京东到现在为止还亏损,去年亏损90亿,被称为“亏损王”。但是,他未来的爆发力一定也是很强的,包括腾讯股票也是多少年徘徊不动的,现在马化腾的财富一下子一会儿超过马云,一会儿超过王健林的财富。同时,南非的MIH也赚得盆满钵满,但是,他也是熬了很长时间。所以,这个路是够遥远的。那么,最后才知道这几匹马是够强大,无论是马云也好,无论是马明哲也好,还是马化腾也好,都是熬过了很长时间。在现在中国社会很多人,包括投资人,尤其那些小的投资人急功近利,恨不得今天栽下树苗明天就是苍天大树,今天栽下一棵树,明天就是整片森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要走过遥远的路你才能知道,你这个马是不是千里马,是不是汗血宝马。

“魔鬼藏在细节中”

陈九霖前半生的海外央企掌舵传奇广为大众所知: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际,36岁的陈九霖受上级委派只身前往新加坡接手近乎一个空壳的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7年之后,他的业绩是:这家公司净资产增长852倍,达1.5亿美元,并于2001年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公司市值一度达到原始投资的5022倍。收入超过千亿元。陈九霖成了国内国企“走出去”的过河尖兵,直到2004年底,“中国航油事件”爆发。

当时,中国航油(新加坡)公司卖空油品期货交易,但由于石油价格节节攀升而出现亏损,且亏损之初没有及时斩仓或者让期权合同自动到期,而是选择了更为凶险的展期,然而,在展期持仓的半年中,伴随着中东等地区动乱不断、墨西哥湾飓风等,导致石油供给紧张,油价却持续上涨、维持高位,再加上国际大投行逼仓、国内主管部门援助迟迟未到位,最终中国航油(新加坡)公司的油品期货交易以巨额亏损收局,股东通过出售股份拯救公司,未向新加坡交易所呈报亏损,这也成为彼时陈九霖获罪的直接原因。

凤凰网财经:您刚才提到过去有看明白、想明白一些,如果再回想中国航油这个事情的话,您觉得看明白、想明白什么?

陈九霖:当年感悟很多,但我中间说到一条,就是前天我们看到冯仑转过一篇文章,就是冯仑风马牛那个公众号转了一篇文章,讲到说很古老很古老以前,蚂蚁和恐龙是同时存在的,但那个时候恐龙对蚂蚁是不屑一顾的,可是,多少年之后直至今天恐龙早已烟飞魂散、灰飞烟灭。但是,蚂蚁仍然生长得非常旺盛,至今仍在传宗接代,那么这个给我的感悟是什么呢?就是企业不完全是大而不倒,往往需要的是居安思危,做企业一定要知道一句话,叫做高处不胜寒,一定要懂得居安思危这一句成语。就是中国航油我做小的时候很艰难,有时候也很痛苦,没有强大的时候业务量饱满,但是,那个时候是很稳妥的,到后来做大的时候,在某一个方面你稍微不慎就出现个错误。所以,我出去演讲跟他们讲,可以说在做大之前吃过很多苦头,也见过风风浪浪,可以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然而,在做大的时候却阴沟里翻了船,魔鬼藏在细节之中,所以,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感悟。对于我未来的发展,会有很大的警示作用,对现在的做的很火热的,如日中天的企业来讲,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内容。

凤凰网财经:那您觉得这个藏在细节里面的魔鬼,这个魔鬼和细节当时是什么?

陈九霖:那时候我叫三个战略,或者叫做三个业务模式。第一个是石油实业投资,当年很想把这个公司做成一个上中下游全产业链的一个石油企业,因为我们当时考察了Exxon Mobil、BP、壳牌,发现他们都是全产业链的,这样比较稳妥。

第二个业务就是国际石油贸易,当时把中东的油,或者是东非的原油拿到新加坡炼制,然后再把产品卖到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日本、韩国、菲律宾,直至美国西海岸。

然后就是中国航空煤油的进口。这三个业务投资和进口还是比较稳妥的,贸易中间绝大部分也是稳妥的,但是,贸易中间有一个很小的细节,就是期货贸易,期货贸易是从1998年开始做起的,也经过了层层的报批,包括董事会的批准,包括招股说明书讲到做期货,也包括年报都对外披露了。那么,以为这个中间没什么问题,但是,恰恰在期货中间有一个期权,期权中间我们有买进的,也有卖出的,涉及到航空煤油,也有燃油、汽油、柴油,也有卖2004年,买2005年、2006年,也在伦敦交易所、纽约交易所和新加坡交易所都开户都进行交易。有场内的,也有场外的。

但是,中间就出了一个很小的问题,就是卖出的2004年的产品,突然石油价格就上涨得很快。我们当时是卖48美元一桶,没想到2004年一下子涨到55.65美元一桶,在那种情况下,谁也不知道涨到什么情况,但这时候我们要继续补齐保证金,否则,就要被迫提前斩仓。到年底的时候,尤其自11月1日开始,石油价格一路狂泄,最终全年石油平均价格41美元一桶,当时我们卖的期权有一个权利金,如果说守到年底的时候,可能要赚三千万美元的权利金。但是,我们被国际的大投行逼仓,尤其是高盛和日本三井他们联合逼仓。国际资本对中国航油进行狙击,进行合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又弹尽粮绝。所以,一下子就造成了后来的中国航油亏损事件。这个细节发生在2004年的石油期权交易中间,这个魔鬼就是国际资本大鳄狙击、合围,后来的事件就是这两个资本大鳄合围的结果。

凤凰网财经:您觉得当时这个事情是交易人员操作细节的失误,您不觉得是一个误判的博弈?

陈九霖:是有一个博弈的过程,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有很多魔障在眼前,不清楚背后的资本大鳄,也不知道交易员和资本大鳄之间有什么样一种关系,所以,说实话我不满新加坡当局,并不在于说他判我多少年的问题,而在于它没有对公司发生这种亏损事件的真实原因进行查实,或者是它查实了,没有实事求是地去处理这个内容。因为在任何交易中间,交易员,专业人员起了主导作用,这个内容就是几个交易员,再加上风险管理委员会七个人,他们中间起了主导作用。生意是由高盛的全资子公司介绍的,又是高盛提供咨询的,他们说你不要斩仓,你要挪盘,高盛和三井之间的合资企业后来逼仓,这边高盛新加坡又来呼应,他是这么一种格局。

但是,新加坡当局查没查我不知道,即使查了并了解真相,最后也没有往这个思路去分析,还说是陈九霖恶意扰乱新加坡的金融市场秩序,这显然不对,我扰乱了新加坡金融秩序对我有什么好处呢?英美法系国家法理很清楚,首先要有犯罪动机,那我的动机是什么呢?我扰乱你整个新加坡金融秩序对我有什么好处?对我的企业有什么好处?什么好处都没有。另外一个你要有结果,我捞一分钱没有?我有什么个人利益没有?他自己也得了结论,陈九霖未有个人私利。我又没有动机,我又没有个人私利,那怎么能构成犯法呢?相反,交易员与投行之间勾结,他是有动机的,他可以赚钱,而且,他赚没赚钱也是可以查得到的,账户怎么来的。所以,我觉得当时完全是政治背景,因为当时李显龙访问台湾陈水扁政府,中国政府对他进行制裁,在这种背景下发生中国航油亏损事件,那为什么在这种情况发生呢?这东西我们很难去说,我也不去说这个事,我准备写一本书,多少年之后写一本《中国航油事件》,我相信刚刚出版的《商业逻辑》这本书有细心的读者,可以看一看文章后面有一个附录,就是知名的财经作家陈润写过《陈九霖浠水二三事》,可以看看那篇文章,对整个情况你可能有所线索。

中国航油事件”的处理结果至今仍有争议声音

在陈九霖讲述的少年事迹中,讲到自己在补习老师的“曲线救国”建议下,为了提高被北京大学录取的概率而报考了“冷门”的越南语,最后陈入学北京大学东方学系。在此后26年的央企体制生涯里,陈九霖做成了很多事情,除了个人聪敏、努力,离不开这种灵活机变的策略哲学。在中国航油做空石油期货亏损之初没有及时斩仓而是选择了更为凶险的展期,据当时的媒体分析,除了陈个人性格中的赌性成分,“一方面因为他苦心筹划收购的新加坡国家石油公司等项目正处关键时刻,市场经不起风吹草动;另一方面也因为他深知自己由于风头太健,在集团地位并不稳固,暴露错误无疑等于主动离场。”只是这一次,形势变幻,好运气没有到来。

虽然“中国航油事件”的处理结果至今仍有争议声音,但陈九霖“因公受过”被舆论所接受。2009年1月,陈九霖在新加坡刑满出狱;2010年1月,陈九霖被国务院国资委派任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主管人事及海外投资,但三年后离任,专职从事产业投资。陈九霖仍然放不下他的能源帝国梦想,他现在身在投资公司、喜欢民企做事为主的方式,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要在能源行业有所作为,国企更具备能量和规模优势。

凤凰网财经:从央企的管理者到一个产业的企投家这样一个身份的转变,有哪些不同?

陈九霖:其实在我新出版的《商业的逻辑》这本书中间讲过您所关心的那些内容,你要是真正地去看那本书,这些内容都有所回答。坦率地讲,在投资领域,在外界看来觉得我可能不太了解。但实际上我工作的时间蛮长,我从1993年开始就做了一系列的这种投资项目,比如说天津到北京185公里管线,跟荷兰皇家壳牌合资的。我当时就是谈判小组的重要成员,甚至合同都是我去改的,中文英文都是。比如说华南蓝天航油有限公司,以广州为核心的15个重点地区机场,跟英国是有合资的。那个时候我是项目小组的组长。比如说深圳机场、浦东市场,包括之前的北京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我都是重要的参与者。所以,我实际上在投资领域做的实践还是蛮长的。后来做了一系列大的项目就不说了,好汉不提当年勇。我觉得可能还不是一个真正的转行,应该说是在我原有积累基础上的进一步提升和发挥。

凤凰网财经:东山再起有它非常大的一个困难,您觉得最大的一个困难,要克服的东西是什么?

陈九霖:可能是社会上给它贴的标签。要说大的方面,可能是两个内容,一个是自己的内心,是吧?自己坚不坚强,遇到挫折之后,人对自己会产生一个怀疑,我行还是不行,我的命运是不是就是这样的。我再跌倒怎么办,它会有心态上的一些内容。有人把它称为心魔。我刚出版的《商业的逻辑》这本书中间专门针对这个写了一个内容,在最后一章中间,我就提到了,因为当时社会有人说,有些人不能东山再起,是因为他的心魔限制了,他跌倒过、失败过,他会产生一种心魔,心里有一种魔鬼时刻地拉扯着自己。因为你失败了之后,你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你自己内心的压力,家人有时候也有抱怨什么的,包括社会看不起你的压力、舆论的压力。你怎么去面对这些压力,你面对这些压力有些人他就怀疑自己不行,这就是种心魔。但是,另外一种,我觉得还有一种社会上的内容。为什么在美国和其它比较开放的国家,失败的人容易东山再起、容易再成功呢?社会环境的问题。为什么现代社会,在中国的时候,比以前那个社会失败之后更容易再东山再起?相对而言。那是因为现代社会比以前更加的开放一些。心魔之外,我在我的《商业逻辑》中间提到了第二个更重要的,也就是社会环境的问题。社会环境指的是一种文化,一种国家的文化、一种社会的文化。如果是鼓励失败再成功再失败再成功的这样一种文化的时候,那么,这些失败的人他可能更容易东山再起。

凤凰网财经:现在做产业投资的生活节奏、工作节奏和以前有没有什么不同?

陈九霖:可能是私企和国企的不同,国企以做人为主,私企是做事为主。国企做人为主,上上下下的这些人际关系的处理,然后很多流于形式的这些会议,还有流于形式的一些文件、一些报告,要花很多的精力。比如说一个会议在民企可能一个小时搞完了。在国企可能要开它三天会,而且,你要坐在台上,你面对下面几百人的时候,怎么去行动你自己还得到有所顾忌。民企就不一样了,民企可能以做事为主。怎么样有利于这个事情办好,怎么样有利于把这个事情办成,那你就往那个方向做就行了。我觉得差别可能在这块儿。

凤凰网财经:现在还有做能源这一块的投资吗?

陈九霖:能源这方面是我比较熟悉的,我认为还有很大空间的领域,但是,还在准备之中,因为能源的特点就是投资量大。然后要退出难度也比较大一点,有些还是重资产的企业,所以,这个方面我们比较谨慎一点,虽然是我们熟悉的。至于说投资油田我们也是看的很多,有时候没有动手,没有落地,但是,这个过程是必须的。

凤凰网财经:那如果就是一个企业家,您也提到一点点,就是一个企业家是民营身份和在体制内身份的区别,比如说一个央企的领导者,一个国企的领导者,在进行资本运作的时候,是不是边界就不同?

陈九霖: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这个方面确实有所不同,因为它本身资源就不一样。资源国有企业你要运作好了,它资源是非常雄厚的。无论是国家资源还是地方资源,无论是社会资源还是金融资源,国有企业大部分都有,只不过要有人运营好。就像当年新加坡运营得比较好一点,而且,你愿不愿意运用,有的人会当官,有的人就是做企业,我就是做企业不是当官的那种人。所以,我有那意愿把市场的力量发挥好,把资源用好。但是,民营企业不一样,民营企业——做得大的民营企业,像万达借债几千亿,恒大借债几千亿。但是,一般的中小企业这个方面的资源非常的薄弱,国家呼吁的很多,但是,落地的政策很少。所以,民营中小企业还是蛮艰难的,它的资本运作,那是冯仑说的野蛮生长,是没办法的乞求生存。所以,它的运作跟国有企业的运作,无论是在效率方面还是在规模方面,还是在深度方面都是不一样的。

凤凰网财经:您很早就是海外央企的管理者,今天国企走出去有没有哪些变化?

陈九霖:我觉得是这样,就是《求是》杂志2004年写过一篇文章《走出去战略棋盘上的过河尖兵》,写的我和我的企业。应该说我是走得比较早的国人,1993年就跑到国外去建企业,然后1996年就被任命为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然后再早一点,1987年我就跟老外打交道,那非常早了。后来一直保持和国外的联系和接触,但是,比较起来这么多年,我觉得变化有些方面没有,有些方面很慢,我举走出去这个内容来讲,现在一直提倡走出去,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以前都没有说提倡走出去,以前是控制怎么走出去问题。由一个害怕走出去到控制走出去到现在提倡走出去,到现在提倡一带一路,以一带一路的方式走出去。把一带一路作为一个契机,作为一个杠杆走出去,这是非常大的一个变化,就是观念上的一个变化。但是呢,有些内容走的还很慢,比如说对外审批这个问题上。

凤凰网财经:资金的审批吗?

陈九霖:资金的审批,项目并购的这种审批,这一方面我觉得走的还是很慢,甚至有些在收缩,程序还蛮多,虽然国家一直提倡简政放权。但是,实际口子开的不是太大,放的还不是太多,外汇管制还是非常的严格,这方面我觉得没多大变化,甚至越来越紧张,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

凤凰网财经:可能这个国际形势发生了变化。

陈九霖:如果是短期的,那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是长期的那可能改革的任务还很艰巨。

相关阅读:中国航油事件

2004年11月29日,中国航油因从事石油衍生品交易发生亏损,向外发布公告申请停牌重组。因事件涉及近16000名股民、100多家债权人,成为新加坡当地历年来债务金额巨大、债权人众多的一次重组,也是中国首例海外上市中资企业进行的重组。同年12月,中国航油宣布总计亏损达5.5亿美元。而陈九霖时任中国航油集团副总经理和中国航油总裁,被指要对亏损负最大责任。2006年3月21日,陈九霖被新加坡司法机构以“恶意扰乱新坡金融秩序”等罪名判处33.5万新元的罚款和4年零3个月监禁。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