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民生 >> 民生二
“地震男孩”成“黄继光班”班长:会一样挺身而出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10-25 09:08:41 我要评论

     12岁时,四川什邡男孩程强送别抗震救灾的空降兵,高举起横幅:“长大我当空降兵”的照片感动无数网友。17岁时,当年的程强实现梦想,参军入伍,穿上了空降兵军装。如今,21岁的程强成为“黄继光连”“黄继光班”第38任班长。

  著名的“黄继光连”,就是当年在他的家乡抗震救灾的那支部队。

  灾区男孩成为“黄继光班”班长

  今年10月19日,是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牺牲65周年纪念日。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驻鄂空降兵某旅六连举行祭奠仪式,纪念先烈。同时,该连队正式任命程强为第38任“黄继光班”班长。

  2008年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期间,因为一幅照片,程强在全国走红。照片中,一个小男孩奋力张开双臂,将一条横幅举到头顶,横幅上写着七个字:“长大我当空降兵”。

  在汶川地震期间,程强的老家什邡市,驻鄂空降兵某旅六连连续救灾97天。该连队是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送别解放军的那一天,他与同学一起举起了横幅。

  “我们有五六个同学都举了这个横幅,立誓长大也要当空降兵,但是只有我最后真的当了空降兵。”程强告诉新京报记者。

  入伍4年,程强表现优异,从普通战士成长为副班长、班长,先后参加了朱日和阅兵等多项重大任务。

  解放军救灾身影让他梦想参军

  程强出生于1996年3月,地震发生时他12岁。他7岁的小侄女和很多同学都在地震中遇难,灾难给他留下长久的心理创伤。

  “过去快10年了,心里还是有阴影,感觉恐惧一直笼罩着自己。”程强说,“特别是地震刚过去那几年,完全走不出阴影,都是傻乎乎的,感觉被看到的那些场景吓傻了一样。”

  当时在家乡救灾的空降兵部队,则让程强感受到力量。他看到解放军战士在废墟上挖人,双手被割破,鲜血染红了白手套。灾后重建中,解放军英姿飒爽的军姿和齐步走的身影,也在程强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参军成为他的梦想。

  2013年9月,正在读高二的程强选择参军入伍,并如愿进入空降兵部队。凭借优异的成绩,新兵训练结束后,他就被分配到“黄继光连”。

  黄继光是德阳中江县人,程强的老家是德阳什邡市,“从小就是听黄继光的英雄故事长大的。”作为黄继光的家乡人,程强将这一切归结为缘分。

  “不配睡在老班长黄继光的上铺”

  程强告诉记者,“黄继光班”是连队最优秀的班级,因此身在这个班压力非同寻常。

  有一次,由于程强的轻敌,连队在比武中失利。连队指导员为了激励他,做出决定:让他搬到黄继光老班长的上铺去睡。

  这张床是为了纪念黄继光,在他生前所在班保留的一张床铺。只有综合训练成绩第一名的“兵王”,才有资格睡在黄继光床铺的上铺。

  “我觉得自己为英雄连队抹黑了。”程强感觉“不配睡在老班长黄继光的上铺”,于是每天晚上学习和加班,到午夜才上床,在床上也是辗转难眠。

  担任黄继光班班长,程强经过了严格的考核过程。在这张床铺睡了一个半月,程强深刻反省了自己的不足。“从黄继光班的战士、副班长,然后成为班长,一步步走过来。回想一下,背后有特别特别多的心酸。”程强说。

  ■ 对话

  “我会像当年那些军人一样挺身而出”

  救灾的白手套浸成了红色

  新京报:汶川地震的时候,为什么会举起“长大我当空降兵”的横幅?

  程强:地震之后,空降兵部队在我家乡待了97天,可以说那三个月的时间里,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

  他们走的时候,老师问我们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我们每一个人都站起来回答,很多同学说“解放军辛苦了”之类的。但是我和几个同学就讲,以后长大也要当空降兵。

  部队临走时,我和父老乡亲一起挤在路旁送行。我们有五六个同学都举了这个横幅,立誓长大也要当空降兵,但是只有我最后真的当了空降兵。

  新京报:抗震救灾时,黄继光连做的哪些事让你印象深刻?

  程强:有很多很多情景,比如他们经常空投一些帐篷、方便面、矿泉水等补给,发给老百姓。

  我亲眼看见他们戴着白手套在废墟上挖人,钢筋和预制板锋利的地方把他们手割破了,鲜血把手套都浸成了红色,看得很清楚。但这都没有阻止他们,他们遇到了困难、受了伤,都没有停下来,只想多争取一秒多救人。

  新京报:6年后你是怎么如愿以偿成为一名空降兵的?

  程强:地震以后,我就对军队非常向往,一直很想参军。高二的时候征兵,得知有空降兵部队,就特别想去。

  参军也不是你想到哪里就能到哪里去,最后能进入空降兵部队和黄继光连,我感觉是一种缘分。新兵训练时我的成绩不错,首次实跳时连队决定让我跳示范伞。伞训结束后,我被分到了“模范空降兵连”,也就是黄继光连。

  做“黄继光传人”要拼命

  新京报:听说刚入伍时你的训练成绩并不理想?怎么追上去的?

  程强:刚入伍的时候,成绩确实不是特别好,只能说是一个中等偏下的水平。

  但是我的性格就是特别好强,不服输,认为别人能做好自己也能做好。后来别人做一遍,我做三遍,比他们的标准更高,当时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渐渐超过了其他人。

  新京报: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是一名合格的士兵了?

  程强:我现在只能说在别人眼里可能是一个合格的军人,甚至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但是我们军人的职责就是打仗、打胜仗,就只有这一个目标。我们现在都没有经过实战的检验,所以不知道自己合不合格,只能不断地高标准提升自己的各项能力。

  新京报:黄继光班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程强:因为我们是一个全军知名的单位,别人都会高看你一眼。跟别的连队一起参加任务,其他单位会用放大镜来看你。如果你不是名副其实,感觉就特别特别丢人。

  去年我在高原参加一个极限战斗小组考核,全师的所有知名连队都参加。高原空气比较稀薄,而十几项科目全都是挑战极限,而且是连贯的。第一个项目是武装十公里越野,我没有安排好战略战术,刚开始用力比较猛,导致后面力气不足。但自己还是坚持往前冲,接近终点的时候,感觉越跑越有劲,当时有一句话支撑着我,也是我们平时跳伞时常说的:想想黄继光,两腿硬邦邦。习主席也讲过,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

  照片走红促使自我要求更高

  新京报:成为黄继光班班长你自己做了哪些努力吗?

  程强:当了班长压力非常非常大。知道要当班长的前几天,自己就在不停学习,准备一些东西,压力大得一直掉头发。

  做一名战士,干好分内工作就可以;但是作为班长,你一个人强没有用,必须要带整个班强起来。何况我们这个班又不同于普通的班,是连队最优秀的班,会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当先锋打头阵,做刀尖上的尖刀。所以肩负的责任更重一些,需要在平时带领大家更刻苦地训练。

  新京报:和当年那个高举标语的小男孩相比,如今自己真正成为部队中一分子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程强:当年举着横幅的照片被传播以后,让我对自己有更高要求。我从黄继光班的战士、副班长,然后成为班长,一步步走过来的。回想一下,背后有特别特别多的心酸。

  如果现在让我去参加救灾这样的重大任务,我会像当年我看到的那些军人一样冲上去。现在作为军人,我们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在人民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