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民生 >> 民生三
江苏农民夫妇坚持义务普法32载 “贴本”也不愿放弃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10-26 09:26:41 我要评论

 【编者按】

  “法者,治之端也。”这句话出自战国末期思想家荀子,意为法律制度的制定与执行是实现大治的起点。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大决策。法治,被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法律的公平、公正与人们的安定、幸福息息相关。依法治国,离不开每一个公民的学法、守法,也需要每一个执法、司法者的维护和坚守。

  近日,澎湃新闻寻访全国各地的法治人物,记录他们的故事,触摸法律的刚性和温度。是为“法者”。

  皮肤黝黑,一脸憨相,熊为义、闫怀玲夫妇总是一副老实巴交的农民形象。熟悉的人评价他俩,常用四个字:忠厚老实。

  这对农民夫妇曾被评为全国普法先进个人、江苏省十大法治新闻人物,今年9月18日,司法部启动“最美法律服务人”主题宣传活动,两人又入围“最美普法人”候选名单。从1985年起,他俩利用农闲时节,拉着装有展板的板车在苏北一带宣传法律,被称为“普法鸳鸯”。

  2016年2月,闫怀玲在江苏盐城监狱为犯人们表演小品《探监》。邳州市司法局 供图32年来,熊为义夫妇的平板车升级为三轮摩托,普法方式也趋于多样化。而令他们倍感欣慰的是,当年从板车上摔下致残疾的小儿子,如今理解并支持他们,成了普法“接班人”。

  无工资无报酬,甚至还要“贴本”,熊为义夫妇为何要坚持义务普法?在当地司法所,当年也有工作人员不理解他俩的“动机”。

  10月下旬,熊为义接受采访时坦言,由于家境等原因,他想过放弃普法,但终究还是坚持了下来,“我总觉得这是件好事”。

  2017年10月18日,熊为义夫妇在自家的“普法小院”合影。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挪用”卖猪钱惹恼妻子,“上广播”成名人

  熊为义夫妇来自苏北一个叫八义集的村庄,距邳州市区25公里。10月,正是农忙时节,三亩稻谷刚收割完,熊家小院内堆满了一袋袋还没晒干的稻谷,夫妇俩正准备在田里种大蒜。

  55岁的熊为义身材瘦弱,头发稀疏。妻子闫怀玲小他一岁,比他略高。他家面积不大,有两间房子专门腾出来搞普法宣传,屋内有各种宣传资料、法律书籍,以及当地司法局赠送的电脑。

  这对农民夫妇的普法人生,始于32年前。

  熊为义高中毕业后,因为能写会画,被聘用到乡计生办搞宣传。1985年他娶了邻村姑娘闫怀玲。就在那一年,村里发生了两件事——与他同龄的两名发小,一个因为盗窃坐牢,一个因为强奸幼女被判死刑。

  “都是不懂法造成的。村里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法律。”熊为义叹道。

  2017年10月18日,熊为义在邳州市八义集司法所给社区服刑人员上法制课。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正是从1985年起,“普法”一词流行起来。当年,党中央、国务院转发《关于向全体公民基本普及法律常识的五年规划》,一场全民普法活动拉开帷幕。

  被两名发小犯罪之事触痛的熊为义,当年找到乡领导,主动提出参与义务普法。“领导同意,但没有经费给你。”熊为义说,那时他没有办法,只好“挪用”家里的钱。

  当年闫怀玲喂养了一头猪,年底卖得180元。她将卖猪钱交给娘家哥哥,让他帮忙买一辆“永久”牌自行车。没多久,熊为义瞒着妻子,编了个理由拿回了这180块钱。

  “我不敢跟她商量,怕她不同意。”熊为义拿到卖猪钱后,买来纸张、笔墨、颜料和展板,并到木工师傅那里订制了12块木板。钱不够了,他便赊账。

  工具材料到位后,熊为义在乡派出所一间空屋里,花几天时间完成了12块宣传展板的制作。他从报上摘抄案例,配以法律条文和漫画,再将一幅幅作品用浆糊贴到展板上。

  到了赶集那一天,熊为义用板车将宣传展板运到集市,一块块卸下来,靠着墙壁或用木棍支撑。“法律宣传展”很快吸引不少人围观,乡政府的宣传人员也赶来采访。

  一个月后,木工师傅上门讨要制作木板的钱。“12块木板,10块钱一块。”当时还蒙在鼓里的闫怀玲问丈夫“咋回事”,熊为义谎称是“公家订的”。

  过了几天,闫怀玲跑到娘家哥哥家询问买自行车的事,才得知180元卖猪钱已被丈夫拿走“挪用”了。夫妻俩大吵了一架。

 2017年10月19日,熊为义通过网络直播为网友解答法律问题。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家里本来就穷,他太不顾家了。”闫怀玲忿忿地说。

  熊为义记得,妻子一气之下回了娘家,被她父母劝回后,仍然生闷气。“天天躺在床上,不理我,也不下地干活。”熊为义怎么说好话都不管用。

  几天后,村里的有线广播播放了县广播站的一条新闻,轰动全村。一位邻居把闫怀玲从床上拖下来,到门口听“大喇叭”重播的新闻:八义集一位叫熊为义的村民义务普法,受到好评。

  丈夫“上了广播”,这让闫怀玲感觉很有面子,开始觉得“普法”是件好事。“她嘴上不松口,心里美着呢。”熊为义笑道,“那时候村里没电视,能上广播是多么光荣的事。”

  从那以后,闫怀玲不再反对丈夫“搞普法”了。

  熊为义家里的“普法办公室”内,放着一大堆宣传展板。上面的案例、法条、漫画,都出自熊为义之手。

  作为一名老高中生,熊为义写得一手好字,又有美术功底,是村里有名的才子。多年来他坚持自学法律,平时宣传的内容包括宪法、刑法以及计划生育、国土、农田保护等涉农法律法规。

  经过1985年“上广播”一事后,只有小学文化的闫怀玲认可了丈夫的普法行为,后来还成为他的好帮手。

  “帮助大家学法懂法,不去犯罪,这是好事。”闫怀玲说。

  熊为义和闫怀玲开着三轮车去外地普法。邳州市司法局 供图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农闲时节每逢赶集,熊为义夫妇就拖着装有宣传牌的板车,到市场、学校、企业周边宣传法律。1995年离开乡计生办后,熊为义时间充裕,便开始跑邻近的集市和村庄。

  年复一年。蜿蜒的乡间小道,那辆颠簸的破旧板车——丈夫拉、妻子推,是许多当地人再熟悉不过的场景。

  “他们不是国家工作人员,也不是村干部,从来没人要求他们这样做。”邳州市八义集镇镇长刘同瑞告诉澎湃新闻,熊为义夫妇普法并没有工资报酬。

  2000年,熊为义将平板车换成了三轮摩托。他眼睛近视,只能由妻子开车。夫妇俩外出普法几乎形影不离,“普法鸳鸯”之名不胫而走。

  当时,熊为义夫妇的“普法万里行”在当地轰动一时。他俩开着三轮车从邳州出发,司法局领导前来送行。除了徐州的各县市区,他们还到河南、山东去宣传。

  闫怀玲介绍,每到一个县,他们会先去司法局“报个到”。对方一般会联系安排路线,有的还带他们去加油站,“把油箱全加满”。

 2017年10月19日,熊为义通过网络直播为网友解答法律问题。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家里本来就穷,他太不顾家了。”闫怀玲忿忿地说。

  熊为义记得,妻子一气之下回了娘家,被她父母劝回后,仍然生闷气。“天天躺在床上,不理我,也不下地干活。”熊为义怎么说好话都不管用。

  几天后,村里的有线广播播放了县广播站的一条新闻,轰动全村。一位邻居把闫怀玲从床上拖下来,到门口听“大喇叭”重播的新闻:八义集一位叫熊为义的村民义务普法,受到好评。

  丈夫“上了广播”,这让闫怀玲感觉很有面子,开始觉得“普法”是件好事。“她嘴上不松口,心里美着呢。”熊为义笑道,“那时候村里没电视,能上广播是多么光荣的事。”

  从那以后,闫怀玲不再反对丈夫“搞普法”了。

  熊为义家里的“普法办公室”内,放着一大堆宣传展板。上面的案例、法条、漫画,都出自熊为义之手。

  作为一名老高中生,熊为义写得一手好字,又有美术功底,是村里有名的才子。多年来他坚持自学法律,平时宣传的内容包括宪法、刑法以及计划生育、国土、农田保护等涉农法律法规。

  经过1985年“上广播”一事后,只有小学文化的闫怀玲认可了丈夫的普法行为,后来还成为他的好帮手。

  “帮助大家学法懂法,不去犯罪,这是好事。”闫怀玲说。

  熊为义和闫怀玲开着三轮车去外地普法。邳州市司法局 供图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农闲时节每逢赶集,熊为义夫妇就拖着装有宣传牌的板车,到市场、学校、企业周边宣传法律。1995年离开乡计生办后,熊为义时间充裕,便开始跑邻近的集市和村庄。

  年复一年。蜿蜒的乡间小道,那辆颠簸的破旧板车——丈夫拉、妻子推,是许多当地人再熟悉不过的场景。

  “他们不是国家工作人员,也不是村干部,从来没人要求他们这样做。”邳州市八义集镇镇长刘同瑞告诉澎湃新闻,熊为义夫妇普法并没有工资报酬。

  2000年,熊为义将平板车换成了三轮摩托。他眼睛近视,只能由妻子开车。夫妇俩外出普法几乎形影不离,“普法鸳鸯”之名不胫而走。

  当时,熊为义夫妇的“普法万里行”在当地轰动一时。他俩开着三轮车从邳州出发,司法局领导前来送行。除了徐州的各县市区,他们还到河南、山东去宣传。

  闫怀玲介绍,每到一个县,他们会先去司法局“报个到”。对方一般会联系安排路线,有的还带他们去加油站,“把油箱全加满”。

   从不被理解到被认可:想过放弃,可停不下来

  熊为义夫妇出了名,先后被评为全国普法先进个人、江苏省“十大法治新闻人物”。前不久,他俩又入围司法部“最美普法人”候选名单。

  32年坚持义务普法,有媒体以“平板车拉出的荣誉”,来形容这对农民夫妇的艰辛付出。

  在八义集村总支副书记石吉法看来,熊为义夫妇三十多年的普法宣传有明显成效,“村里小偷小摸的没有了。”

  熊为义夫妇普法宣传,在当地群众中起到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不过在初期,很多人对夫妇俩的做法并不理解。

  “这不神经病嘛,又没人给钱,你图啥?”村民石翠平告诉澎湃新闻,当年熊为义普法被认为是“不务正业”,“不光我说,很多人这么说。”

  曾在乡司法所上班的石吉法坦言,当年自己内心也不理解,“都改革开放了,你既不出去打工,也不开店做生意。”石吉法现在认为,熊为义“有自己的追求”,“一般人理解不了,不过大家后来都认可他。”

  从事法律宣传,熊为义夫妇没有工资报酬,还“贴本”不少,家境有些捉襟见肘。30多年来,村里大部分人建了新房,熊为义只是2002年花2.6万元买下一套旧房,房款还是用两年时间分三次才付清。

  2010年,已当选邳州市政协委员的熊为义到市里开会。住宿时,参会人员被酒店前台要求交100元押金。可熊为义身上只有几十元路费,与服务员僵持不下。幸好当时市政协一位副主席前来解围,代交了押金。此事传开后,一些人给熊为义起了名号:史上最穷政协委员。

  2008年前后,熊为义两个儿子分别读高中和中专,家里经济压力更大。熊为义一度打算放弃普法。“我没那么高尚,人总要生活嘛。”他说。

  可“普法鸳鸯”还是坚持了下来。“他说钱挣多少也会花完,普法却是件好事。”闫怀玲说。

  在邳州市司法局局长杜伟看来,“普法鸳鸯”的事迹对“拿工资”的普法人,是一种有力鞭策。

  谈及基层普法的不易,熊为义能举出不少例子:有一次外出宣传,三轮摩托翻进水沟,他在路人帮助下才挪动车身,救出被困妻子;义务普法的日子里,他和妻子遭受过不少白眼,有人见他们衣衫破旧,以为是要钱的骗子……

  不过,熊为义更看重的是内心“成就感”。每次调解纠纷,或帮别人打赢官司,他都有这种感觉。有一次,邻村一个30多岁的村民跑到他家求助时说,读初中时听过他的法制课。这句话让熊为义高兴了老半天。

  “还能记得十多年前的法制课,说明我们的普法起到了效果。” 他说。

  熊为义夫妇把义务普法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停不下来了,就像人活着要走路一样。”熊为义笑道。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