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社会 >> 社会一
共享单车并购首案:摩拜ofo双寡头 老三陷困境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10-26 11:44:47 我要评论

共享单车行业这两天的关键词是“收购”。一周之前,小蓝单车先被传被永安行收购。一周之后,共享单车行业首例并购案诞生,但永安行收购的却是哈罗单车。

  共享单车行业的两位第三被传收购、被证实收购,使得“收购”成为继“合并”之后,共享单车行业的又一个热词。但究其根本,两者其实在本质上是一回事,它们都指向了这个行业在徘徊中最终的归宿——整合。

  一、老三们的困境

  共享单车这一行中,摩拜和ofo双寡头将其他玩家拉开不止一个身位。为了争抢注意力、融资、用户,第三名的位置成为了二线品牌争夺的焦点。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小蓝方面一直称自己是仅次于摩拜与ofo的第三;哈罗单车则使用了更微妙的“行业前三”这一说法;曾有黄金单车加成的酷骑,也对外宣称其地位是行业第三。

  在古代,探花好歹能落个金榜题目。然而在共享单车行业,第三名似乎是个诅咒,酷骑已经信用破产;小蓝深陷押金泥淖;哈罗则直接被收购了。

  1。小蓝单车:危险边缘

  酷骑已经够惨了,因此本文并不想多涉及。而酷骑在9月因为盲目扩张以及和P2P金融公司说不清的关系引发用户恐慌,遭遇押金挤兑的时候,小蓝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共享单车的战斗,首先是金钱的战斗。而小蓝的单车,偏偏是最烧钱的。为了在共享单车大战中体现差异性,小蓝选择了用更好骑的车换取用户口碑的做法。好骑的代价很简单,加钱。

  第一代小蓝单车的成本仅次于摩拜的第一代单车,而后者的造价为2000价位。摩拜出于成本考虑推出了更轻更便宜的MoBike Lite时,小蓝单车却造出了加装变速器和电子显示屏(后被取消)的Pro版本,差点让共享单车的最高造价突破3000大关。

  除了在造车上舍得花钱,小蓝单车也是第一批开启免费骑行活动的共享单车公司。上半年,橙黄蓝三家的免费骑行活动频率最高,有时甚至整周免费。免费的代价也很简单,没收入,烧更多融资。

  但问题就出在这儿,小蓝融不到钱。在1月完成4亿人民币融资之后,小蓝再无新的融资进账。

  按照小蓝原本的折腾法,其实会更早出现资金危机。但小蓝在3月22日打出了一记狠招——推出半年免费骑行卡,收费199元,半年内每天2小时免费骑车,半年后全额返还199元。显然,这可以为小蓝在短时间内筹集起大量的资金,筹集充足弹药。然而,如果对照易到曾经疯狂的充返活动最终造成的后果,小蓝的这一举措显然也是兵行险招,或者更不客气地说,寅吃卯粮。

  199元的半年卡对小蓝来说,就像一剂毒品,短时间内收获大量资金入账的快感,然而却斩断了日常的资金流水,并且形成了半年之后的一笔巨债。半年之后,果不其然,在9月22日的半年期临近时,小蓝宣布将半年卡免费升级为一年卡,为“用户提供更长久的免费服务”。但在许多用户看来,这无非是小蓝的拖字诀:将半年卡升级为一年,那向用户返还199元的期限又可以向后推迟半年。

  这次延期,也是小蓝为数不多被用户所诟病的时候。由于免费活动多、骑行体验好,小蓝单车在用户中的口碑一直很好。早前在网上,摩拜与ofo用户大打口水仗的战场中,总能看到小蓝用户在吃瓜的同时站出来为小蓝打call。

  或许也正是这种赞誉,让小蓝单车的管理层忽视了维护用户体验的巨大成本,产生了“可以在一线城市与摩拜、ofo一战”的想法。但事实证明,共享单车还是要靠规模说话的。小蓝不到100万的车辆投放规模未能说服资本。尽管用户口碑好,融不到资,盈不了利,这样的生意仍是自嗨。

  最终,资金问题累计至今,小蓝单车爆出押金退还困难,大量用户一拥而上试图取出押金。这一幕与酷骑乃至易到的遭遇何其相似。小蓝被收购的消息此时爆出,也符合易到最终被韬蕴资本收购的逻辑——内部资金难以应付挤兑的狂潮,只能卖身以求外部资金帮助。

对于小蓝来说,用户口碑或许是其最大的资产。在其押金难退问题出现后,不少用户表示继续支持小蓝,甚至呼吁其他人不要参与押金挤兑。但从摩拜辟谣“不收购”和永安行最终选择了哈罗单车的做法,也可以看出这笔资产的价值,还有待商榷。

  令人唏嘘的是,小蓝单车CEO李刚今年初还称,共享单车大战今年8月就将分胜负、“定生死”。没想到,如今站在生死边缘的,却是小蓝单车。

2。哈罗单车:风光下暗藏隐忧

  相对于小蓝单车,哈罗的情形则要好很多。这家从成立之初就立足做二三线城市市场的共享单车公司,一共投入了超过200万辆单车。

  除了对外声明的投放数量,在数据上,哈罗单车更可能是那个真正的第三:根据猎豹大数据的调查,哈罗单车的周活跃率为0,0748%,排名第三。

  农村包围城市的差异化战略和在二线玩家中顶尖的体量,让哈罗在资本市场上获得了更多支持。去年11月,哈罗单车获得了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愉悦资本、纪源资本、磐谷创投等一线基金的投资,今年4月、6月,哈罗单车又获得了来自成为资本、威马汽车的两轮超亿元投资,要打造“共享单车+电动汽车”的合作生态。

  然而,哈罗顺风顺水的表象下也隐藏着危机:

  此前,哈罗单车CEO杨磊在今年6月接受采访时,对外透露的投放量为200万辆,每辆车的造价约为800元——光是造单车,哈罗就用了16亿。同样是在6月,哈罗单车官方宣布的日订单量为500万单。算下来,每辆车的日均骑行次数仅2.5次。这显然不是一个足够好看的数据。

  此前,智东西有文章分析过,在二三线城市中,共享单车的生存情况并没有那么乐观。和一线城市不同的交通布局,使得两轮电动车颇为流行,极大地挤占了共享单车的生存空间,使得其日均骑行次数比一线城市更低。另外一点则是,较小的城市中,共享单车的损毁率更高。

  这意味着,扎根二三线城市避开了和摩拜、ofo的正面冲突,但却只能在不那么肥沃的土地上耕耘。最令互联网创业公司垂涎的用户,永远是一线城市最多。然而,共享单车禁投令的出台,也暂时堵死了哈罗单车进入一线城市战场的可能。

  此时由主业为有桩公共自行车的永安行出面并购,哈罗一来可以获得前者较为稳定的资金支持,二来永安行在建设有桩公共自行车的过程中,与政府建立起了良好关系,在共享单车政策收紧的当下,这将对哈罗单车带来帮助。另外,这次并购完成后,蚂蚁金服成为了整个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这意味着来自阿里系的资本与资源的双重支持。

  几家势力聚首,俨然要把永安行和哈罗的结合体打造成新的巨头。这一次并购,很可能将形成示范效应,带动体量较小的玩家抱团。

  前段时间共享单车经历了一轮死亡潮,而如今,活下来的公司要面临的,或许是并购潮。

  二、并购潮下,谁是鱼,谁是虾

  当并购、合并等字眼在共享单车中越来越多地提上日程时,这一行已经在渐渐转向一场鱼吃虾的吞并游戏

  在这今日的并购案例中,永安行是鱼,吃下了哈罗单车这只虾。永安行并购哈罗单车后,依托永安行原有的200万有桩公共自行车,加上哈罗单车的200余万辆共享单车,俨然成为了行业中的第三极。

但其体量和摩拜与ofo的差距仍然较大,此时,这条新的大鱼若要继续扩张,此前不同程度上遭遇危机、但又拥有一定资产的酷骑、小蓝、小鸣都是不错的选择。而优拜、1步、由你等数据规模上更小一级的玩家也是可以考虑的对象。而规模再小的共享单车,处于整合成本等考虑,并购的价值也就不大了。

  当然,优拜等玩家也可以主动抱团,形成规模,让自己成为一条更大的鱼。

  然而,当我们回看永安行并购哈罗单车这个例子时,不难发现,最大的鱼永远不是共享单车公司。永安行对哈罗单车的并购,背后晃动着阿里的影子——永安行接受了来自蚂蚁金服的投资,而哈罗单车也很早便接入了支付宝。永安行与哈罗合并后,蚂蚁金服成为了占股仅次于永安行母公司的存在。而在蚂蚁金服同样投资的ofo中,滴滴的话比阿里更有分量。

  在永安行与哈罗合并后,阿里系的势力,在一家规模足够大的共享单车企业中,拥有了足够高的话语权。因此,在这个层面,阿里才是那条鱼。

  三、共享单车不想收购?但战场由资本定义

  永安行收购哈罗单车后,将对行业带来什么影响?智东西第一时间联系了业内玩家,发现多数企业无论对被并购还是并购都没有什么兴趣。

  其中,与哈罗单车同样在二、三线城市打拼的优拜单车的CEO余熠称,他认为有并购消息传出的公司,多是对资金有较大需求。对哈罗单车与永安行合并带来的竞争压力,优拜会“密切关注”,但不会选择去并购其他共享单车公司,或者谋求收购。

  优拜不“卖身”、不合并的选择是有底气的——因为优拜除了发展二三线城市业务,最近也将出海作为了重点,其首批单车已在澳大利亚落地。在出海之前的9月,优拜也宣布获得了数千万美元融资。至少在钱这个方面,优拜显得不那么急迫。

  但正在被用户追着要押金的小蓝单车,处境显然就没这么悠然。智东西多次致电小蓝单车COO孙冶及公关负责人,均未得到回应。小蓝单车此前承诺,将在11月10日前退还押金。随着这一期限的邻近,小蓝单车的处境愈发紧张。有观点认为,小蓝最终很可能将走上易到的老路——卖身。

  而ofo方面此前回应“是否与摩拜合并”时称,并不考虑合并。ofo一位内部人士透露,目前也不考虑除摩拜之外的其他共享单车公司。而ofo对哈罗与永安行合并可能带来的竞争并未有太多触动,一位ofo的公关负责人对智东西称,“良性的竞争将有利于共享单车行业优胜劣汰,ofo将积极引领行业健康发展。”言下之意,对新的“第三极”并不怵。

  摩拜方面则婉拒了采访,但其此前向外界传达的消息,也是“不收购”(当然就更不可能是被并购)。

  除了坐实的哈罗单车与永安行,似乎并没有共享单车企业愿意并购,或者成为被并购的那一个。但被资本快速催熟的共享单车行业,最大的特点就是要向资本低头。

 在行业普遍没有盈利、市场趋于饱和的情况下,为了获得足够的资本支持,共享单车企业选择抱团聚起更大规模、站队巨头几乎无法避免。摩拜与ofo有足够底气选择不去并购其他共享单车公司,而二三线玩家若要求生存,则很难拒绝并购/被并购这条道路。小蓝单车的例子已经证明,小而美的道路在共享单车中是走不通的。

  结语:共享单车进入整合时代

  共享单车行业近两年尤其是今年以来飞速发展,先后经历了大融资时代、阵亡潮时代,大浪淘沙,第二梯队玩家中,小鸣、酷骑、小蓝先后被冲刷一轮,元气大伤。相对健康的永安行、哈罗单车果断选择合并,抱起了团,隐隐要打造第三巨头。而头部的摩拜与ofo,也被朱啸虎认为走到了“合并”的时间节点。

  这一切都预示着,共享单车行业,正在迈入整合时代。

  当然,互联网行业细分领域最终的形态通常都是一个或数个寡头占据,这已被经验证明。然而在共享单车赛道,寡头格局成型的速度,在汹涌的资本推动下,将来得前所未有地快。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