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财经人物
沈明高:担心明年中国经济出现“类滞胀”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11-16 09:36:15 我要评论

“关于明年经济形势的预测,目前分歧比较大。我有点担心明年可能会‘类滞胀’,‘类’的意思是明年GDP还会再慢点,官方公布的GDP增速可能调到6.5%以下,” 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沈明高在第八届财新峰会论坛上接受凤凰网财经专访时表示。他预测,明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下降至3%左右,CPI增速可能上升到2.5%。

凤凰网财经:前三季度经济数据超预期,但10月公布的最新经济数据都低于预期,您对四季度经济增速预测如何?

沈明高:四季度经济相比年初可能会略微放慢。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因为房地产投资增长速度在放慢,但比市场预期放慢得少。此前很多预测,认为下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会下降得比较多,目前的数据来看,并未大幅下滑。出口速度也略微放慢,但对经济增长稳定也起到了一定作用,这两个因素还是传统的动力。未来,传统动力会不会发挥作用?会,但我认为传统动力未来起到稳定增长的作用,而不是拉动增长的作用。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经济增长速度放慢基本上是在预期之中。

凤凰财经:那么,您对明年经济形势乐观吗?有哪些潜力和风险?

沈明高:关于明年经济形势的预测,目前分歧比较大。我有点担心明年可能会‘类滞胀’,‘类’的意思是明年GDP还会再慢点,官方公布的GDP增速可能调到6.5%以下。今年CPI增速维持在1%多点,明年可能2%多点,中位数大概在2.5%左右。

为什么?我觉得还是投资增长速度放慢。明年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趋势都存在分歧,有乐观的,有悲观的。我们的看法是明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在3%左右。基建投资方面,明年政府换届,肯定会存在一些地方有新一轮投资冲动,但十九大报告提到要重质量而不是数量,所以说可能有投资冲动,但不会像以前那么大力度。产能投资短期内还是有一些压力,主要和供给侧去产能和环保核查有关,出口对GDP的贡献也不会像今年这么强。

CPI会反弹,主要有四个原因:

第一,今年PPI上升趋缓明年会有一部分传导至CPI,很多企业今年订的合同,明年可能会涨价。

第二,环保核查也限制了一部分产能。

第三,美国今年失业率4.1%创新低,我们调查的失业率也比较低,这些因素叠加,美国通胀预期上升与中国通胀叠加,这是一个风险。

第四,石油价格。石油价格有地缘性政治风险,比如沙特等因素干扰,所以明年CPI也会有所上升,经济略微放慢,这叫类滞胀。滞胀会影响政策操作空间,如果有通胀的担心,经济又放慢,政策操作空间会受到压缩。

凤凰网财经:那这样是否意味着明年金融去杠杆的速度会放慢?

沈明高:金融去杠杆需要权衡实体经济情况,经济比较好的时候去杠杆力度会比较大,经济比较差的时候去杠杆力度稍微会缓和一点。如果明年经济放慢,去杠杆步骤会稍微放慢一些,关键看一二季度数据,看通胀上升速度。

凤凰网财经:从黑天鹅、灰犀牛到明斯基时刻,近年来“风险”一词出现频率变多。政治局会议将“金融安全”问题提到了新高度。当前中国面临哪些比较大的风险隐患?金融风险情况如何?如何防范和化解?

沈明高:现在提到灰犀牛,大家比较关注房地产价格泡沫、地方政府债务、影子银行等风险。全国第五次金融工作会议强调了防范地方政府债务和国有企业去杠杆问题,目前房地产政策逐步收紧。政府已针对这些风险采取措施,尽管有些措施行政色彩比较重一些,但是我觉得方向是正确的。

现在市场可能还需要关注解决这些风险问题对经济会产生什么影响。不能因为防风险,而忽视经济。经济和防风险之间是互动的,互相联系的,所以政策要拿捏好力度。我觉得整个经济增长空间还是很大的,但是风险确实是也要关注。

凤凰网财经:周小川行长最近提到一个名词,明斯基时刻。您认为中国遭遇这种情况的概率有多大?

沈明高:十九大报告里面其中有一段很重要的内容,是讨论未来30年的经济增长,到2049年中国要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我认为未来到2049年,整个经济增长空间还是很大的。到2049年中国的人均GDP有可能达到3.8万美金,按照2010年的美元来算,到那个时候实际上这个水平会高得多。如果按照美国来走就只有2.3万美金,因为中间有一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间的韩国可能更加可比,在2.3万美金到3.8万美金之间,如果你取一个平均数,大概就是3万美金左右。

按照日本来算,从现在到2049年,日本那时候的GDP增长速度平均是5.3%。所以告诉我们第一点的就是,即使我们按照日本快速发展的过程来看,中国GDP的增长速度不需要6%以上的增长,5%或者更低,也完全有可能实现一个类似于日本过去33年走过的路。中国我个人认为是第四大预言,这是最接近,或者最有能力超过美国的一个经济体。但是我想说,这个过程可能也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需要一些努力。

我们需要警惕两大风险,一要成功避免大规模资产价格泡沫破灭,二要能够避免掉入中等收入陷阱。总体看,我觉得我们还有时间、空间解决这些问题,关键是方向。十九大给出的方向是非常正确的,不追求增长而追求质量,未来增长质量会提高,增长速度有可能下滑,这样就缓解了风险累积的可能性。

如何解决风险?最先做的就是容忍经济增长速度稍微慢一点,现在就是要看政府怎么来决策。比如过去为了稳增长,使劲加杠杆。未来是不是在稳增长和加杠杆之间有矛盾时,更在乎杠杆这一侧,这可能是市场非常期待的政策变化。

凤凰网财经:您刚提到资产泡沫问题。那么,房地产市场泡沫问题可能首当其冲。目前,您对此轮调控效果评价如何,未来整个市场走向会如何调整?

沈明高:总体来说,目前相对稳定。一二线城市增速可能有所下滑,部分三四线城市涨幅有点大,一方面与去库存有一定关系,要区别看待。未来城市化是大势所趋,如果符合城市化的方向,这个城市的房价有基本面支持,问题不是很大。但未来有一些小城市、城镇会慢慢消失,在这些地方买房风险就比较大。从政府角度来讲,当然希望房价能够稳定,同时也了解房地产投资对整个经济投资重要性的影响,房地产投资增速下滑太多,经济稳定就有难度。所以,比较理想的状况是房价、房地产投资、销售、卖地都相对比较稳定。这也可能是暂时的,因为当资产价格不再上涨时候,对投资者吸引力会下降,所以,房地产价格波动本身也是正常现象。要避免大规模房地产价格泡沫破灭,房地产价格适当调整是健康的,这个度拿捏起来比较难,需要政府在政策设计上考虑仔细。

凤凰网财经:从投资角度来看,您建议未来可以适当配置哪些资产?或者哪些资产比较有潜力?

沈明高:中国占全球gdp比重约为15.2%,人民币站全球储备资产比重约1.07%,因此人民币作为资产配置还在初始阶段,未来还有很大潜力。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