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经济消费
小蓝单车被代运营,押金依旧难退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11-20 10:39:17 我要评论

  小蓝单车被代运营,押金依旧难退

  体验好、粉丝多,为何依旧濒临出局?

  专家:“小蓝现象”凸显押金监管机制滞后

  11月16日晚,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向媒体宣布未来小蓝单车将由“拜客出行”全权代理运营。昨天,“小蓝侠”微信群内,相关负责人宣布,目前群内工作人员均已失去退款权限。有不少网友表达了对后续押金退还的担忧。不过,在看到这一消息后,也有网友表示,小蓝单车终于有人“接手”了,他们终于可以继续使用该单车了。扬子晚报记者一直关注小蓝单车,就目前小蓝遇到的情况,特邀请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等“把脉”共享单车。

  个性小蓝

  即便将被“代理运营”

  忠粉拥护依旧

  作为业界排名第三的共享单车,“小蓝”和之前“倒下”的共享单车不同,即便落幕,它还有着自己的粉丝群——他们自称“小蓝侠”。小蓝侠们有的是企业高管,有的是高校教师,还有的是象棋大师、IT码农、大学生……他们走在街上,会随手将停放不规范的单车摆齐、报修故障单车、解救被“私藏”的单车。他们也会定期举办活动,走上街头宣传儿童不能骑单车等。在南京一家设计公司工作的许先生便是其中一员。

  “今年年初的时候,我注册了好几家单车账号,经过一段时间的试骑,选择了小蓝,后来加入了小蓝侠微信群。”有空的时候,许先生会和其他小蓝侠一起出去“打猎”。“打猎”就是拯救那些违停或者被破坏的共享单车活动。而“打猎”也为他们提供了新的交友平台,“打猎”后他们也会相约聚餐唱歌。“只要有小蓝车的城市,都有小蓝侠群,我们还有一个‘全球总群’。”

  正因如此,和其他共享单车的用户不同,在得知小蓝单车即将“谢幕”的消息后,不少“小蓝侠”和用户都十分伤感。甚至在曝出“被代理运行”的消息后,还有不少忠实粉丝表示,只要小蓝车在,就依旧会骑。

  骑行体验好、颜值高、损坏率低、免费活动多……不少“粉丝”在各种场合留言,认为小蓝车谢幕,十分可惜。不过,“粉丝”们的忠心并没有得到回馈。从11月16日至今,不少宣称依旧会骑的粉丝,陆续在群里反映小蓝车的各种问题:坏车多、维修率低、车难找。而原先500名小蓝侠的大群目前也只剩下一百多人。

  退款难题

  目前已无法通过“特殊渠道”退押金

  从今年5月份开始,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陆续收到投诉,称小蓝单车“退款难”。10月份开始,投诉增多。10月13日,记者进行了退款实验,申请提交后1个月,押金却没有到账,退款专线也一直占线。无奈之下,记者只得通过“特殊渠道”退款:在小蓝侠微信群中,小蓝单车的工作人员一直在操作退款事宜。很快,记者的押金便到了账。

  不过,就在昨天,相关负责人在群内宣布,目前已无退款权限,只能通过正常途径申请。而“拜客出行”方面则暂未表示替小蓝单车执行退款事宜。

  通过工商查询,“拜客出行”的主体公司为“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记者了解到,该企业在四川省多个城市有自己品牌的共享单车投放,但5月份,该企业也曾曝出押金难退的问题,并于2017年5月15日被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异常经营,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对此,“拜客出行”方面在官方微博上解释称:“为便于人才招聘及工作便捷性,我司办理了公司地址变更申请。”

  南京办公地点据称“最近已退租”

  扬子晚报记者前日前往位于斯亚财富广场南京小蓝单车办公室。此前上百平方米的办公场所,现在只剩下一个小隔间。隔间内并无工作人员办公。“应该最近就退租了。”有现场工作人员告诉扬子晚报记者。

  扬子晚报记者同时了解到,该企业不少员工纷纷离职,原因是“工资拖欠”。“虽然和小蓝的缘分不长,但是平心而论,在入职的前几个月,小蓝的工资是所有共享单车里最高的。”一位离职员工告诉记者,目前小蓝方面的员工剩下的不多了。

  “小蓝”代理运营意味着什么?记者注意到,此前宣布“谢幕”的酷奇单车,也是“拜客公司”代运营。而“小蓝”是酷奇方面介绍给拜客的。目前酷奇单车的使用方式,是用微信“扫一扫”或在小程序中搜索“拜客出行”。业内人士透露,后续小蓝单车的使用方式可能也是如此。

  评审团圆桌会

  退不了押金涉嫌虚假宣传,消费者可索赔

  巨额押金形成的资金池,相关部门应明确其属性和监管办法

  今年2月,时任小蓝单车副总裁的胡宇沸说:“用户押金一部分用于退还用户,另一部分进入运营资金。”但怎么保证两者的区分,首席战略官陈怀远称,已与招商银行签署资金托管协议。而近日,招商银行方面回应,与小蓝单车并无资金托管业务上的合作。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按照交通运输部等十部委共同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但是,政策发布到措施落地,还有相应的时间,包括操作细节等有待进一步明确。简单说,虽然国家层面的政策是明确了,但是,大多数平台可能尚未按照要求落实或执行。而如果一些平台企业对外宣称开立专户,实现了专款专用,但是依旧出现用户押金无法退还,那说明企业此前的对外宣传涉嫌虚假宣传。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五条规定,消费者因经营者利用虚假广告或者其他虚假宣传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广告经营者、发布者发布虚假广告的,消费者可以请求行政主管部门予以惩处。

  同时,李俊慧认为,按照《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公安、交通、城管、发展改革、价格、人民银行、工商、质检等部门按照各自职责,对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经营行为实施相关监督检查,并对违法行为依法处理。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黄少卿则在其微信公众账号中表示,押金在平台公司形成了资金池,其实其不知不觉拥有了金融属性。如果金融公司不进行信息披露,政府也不知道它是如何使用资金的,而解决这些问题,恐怕还是要通过立法。相关管理部门应明确其是否具有金融属性,如果有金融属性,要按照金融机构的条例来进行监管,而如果金融监管跟不上,容易形成金融隐患。

  ■新闻延伸

  “小蓝单车” 何以走到这一步

  “共享单车是一个伟大的赛道,”2016年11月17日,李刚在对外公布公司获得1.5亿元融资时做了如此的表态。而共享单车,无疑是当时最火的“赛道”之一。小蓝单车从第一版车开始就全采用铝合金,采用鼓刹+罗拉刹车组合,其中罗拉刹车是专为城市休闲车发明的刹车系统,具有效率高、刹车反应速度快、操作轻便、故障率低的优点,从共享单车产品安全性的角度来说,算是当前较优的解决方案,加上快速解锁方案,很快成为用户体验最好的单车,但在小蓝死磕技术的时候,别人却已将地圈到国外。

  而互联网创投,常常有一个心照不宣的逻辑:先跑马圈地,占领用户和市场,赚不赚钱都是其次。“只是没想到政府的限制投放比预期要晚,致使前两家投放了大批车辆,比例远远超过小蓝单车。”李刚在发给记者的信中这样写道。

  有业内人士提出一种观点,认为这的确是投资人和经营者的认知错误,因为政府根本没有任何法律法规依据可以对共享单车进行数量管控,“因为限制数量后可能会产生寻租”。不过该人士也认为,政府有关部门也缺乏对平台经济双边市场属性的研究和应对举措。

  目前共享单车第一梯队的摩拜和ofo分别在6、7月完成了E轮融资,金额分别达到了6亿、7亿美元,而小蓝单车在上半年获得了5.5亿元的融资后,便没有再融到资。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