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财经人物
“创二代”宗馥莉娃哈哈接班之谜:更希望能并购娃哈哈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11-23 11:13:35 我要评论

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公开称“民企不一定是子女接班”;其女宗馥莉多次寻求独立创业,称希望“收购娃哈哈”

这一次,公主的命运又成为了焦点。

11月18日,杭州娃哈哈集团度过自己的30岁生日,董事长宗庆后再度谈及关于娃哈哈传承的话题,表示“民营企业的接班不一定是子女接班,也可能管理层接班。”这让外界公认的“接班人”——宗庆后的独女宗馥莉的名字再次被提及。

从四五年前的“预计民营企业家一半的二代都不会接班”,“(自己)起码还要再干20年”,到2017年的“也可能是管理层接班”,尽管宗庆后一直在尝试避免将女儿和娃哈哈的接班联系在一起,但对于娃哈哈这个庞大饮料帝国的继承者,人们已经期待了很久,而且宗馥莉似乎是目前唯一明晰的人选。

许多迹象表明宗馥莉正在努力打破外界加诸她的“人设”,7月14日,宗馥莉收购香港上市公司中国糖果失败,已被外界认为是一次自立门户之举。此前一年,她因为主导推出了一款完全不同于娃哈哈以往产品的定制果蔬汁而成为话题人物。

宗馥莉希望人们抛开她的家庭、重新认识作为“宗馥莉”的她本人,虽然和娃哈哈的体量相比,她现在的成绩单还不足以令所有人信服。

不确定的“接班”

在传记《宗庆后:万有引力原理》中,作者迟宇宙提到,宗馥莉的名字取自“福”和“利”的谐音,寄托了宗庆后对女儿的朴素希望——有福又有利。

对宗馥莉来说,父亲宗庆后和他一手创立的娃哈哈带来了人生的高起点,延伸至物质条件、社会名望、商业经验等方方面面;但这也使得过去多年来,有关宗馥莉与宗庆后的不同之处很少被人提及。

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她曾表示自己最喜欢的职业是自由职业,“想干吗就干吗,不是挺好吗”。

从2010年起至今,宗馥莉一直担任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总裁,这家公司承担娃哈哈三分之一的产品代加工业务,主营食品香料、机械模具、印刷包装和饮料生产等。

在娃哈哈内部,员工们习惯称呼宗庆后为“大老板”或“大宗总”,称呼宗馥莉是“小老板”或“小宗总”。娃哈哈老臣、宏胜集团现任生产总监周九铭曾向媒体透露自己关于接班人的猜测:“既然女儿都进入饮料行业了,娃哈哈不给她管给谁管呢?”

谈到事业,宗馥莉在自己和父亲之间划分得很清楚。对她来说,管理宏胜、开发新品算是另一种形式的“创业”。而在证明实力这一点上,宗馥莉和宗庆后如出一辙地固执。

宗馥莉提出的一种接班形式是这样的——“如果我做得成功的话,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那就是一种拥有,不是继承”

另一方面,宗庆后前些年发出的“还能再干20年”言论,让接班时间表变得更不确定。

而宗庆后此前在面对媒体的公开场合中谈及宗馥莉时并不回避接班问题,口径也与这次并无二致。他在2014年提出,子女可能股权接班,管理不一定接班,坦言“接班要慢慢看”。2015年年中的一次采访中,宗庆后则表示,宗馥莉愿不愿意接班,要遵从她本人的意愿,“她在国外呆的时间很久,眼光和国内的不太一样,其实娃哈哈作为民营企业,管理层接班也可以。”

在接班这个问题上,愿意谈论退休,似乎是时间对年逾古稀的宗庆后唯一的软化。

证明自己

2011年,宗庆后和宗馥莉共同参加央视财经频道的一档节目。主持人问宗庆后,“娃哈哈加上宗馥莉等于什么?”“等于更强大的娃哈哈。”主持人转而问宗馥莉:“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等于什么?”“等于零。”

娃哈哈的光芒似乎全部属于宗庆后。即使进入娃哈哈已经十余年,宗馥莉最为人熟知的头衔还是“宗庆后之女”。

宗馥莉将自己推上市场一线的首次尝试,是在2016年7月推出了个性化定制的果蔬汁产品“kellyone”——Kelly是她的英文名,代表数字1的英文单词one则给人以第一、唯一的联想。

这是一款全然宗馥莉风格的果汁,从产品策划到生产再到宣传,都和娃哈哈大相径庭。Kellyone更契合互联网思维,时尚新潮并且小而美,在推广和渠道上也相当克制。

“定制”是kellyone的一大亮点,用户可以在“kellyone”微信公号自行选择用哪些果蔬搭配出一瓶饮料,也可以直接选择搭配好的成品。通过网络下单,最快可以选择在次日收到果蔬汁。

据《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宗馥莉为整个计划投入了几百万人民币,并建造了一个400平方米的中央厨房。最初宗馥莉对kellyone的产能预估保守地维持在每天1000瓶左右;同时考虑到市场对于天然冷榨果蔬汁的接受程度,产品只供应杭州和上海两地。

不过,宏胜始终没有公开过kellyone的销量,试水的结果也无从得知。今年5月底的全国年轻一代民营企业家理想信念报告会上,宗馥莉介绍kellyone使用的措辞是“传统食品企业的转型升级也要搭上互联网的快车”。

无论结果如何,这次尝试让她拥有了跳脱出宗庆后和娃哈哈之外的阵地:人们至少会知道,kellyone是宗馥莉的。

而宗庆后在娃哈哈三十周年之际面对媒体的一些说法,似乎是对宗馥莉尝试的回响。

据媒体援引宗庆后的观点表示,娃哈哈在继续发展食品饮料这一传统产业的同时,正在积极开发保健品业务,将来或推出降血糖、促进睡眠的产品,以应对市场的新需求;此外,娃哈哈未来还可能会收购一些高新技术产业公司,他本人也已经去美国、德国、以色列物色高新技术项目。

自我和妥协之间

“你们看得到我吗?”宗馥莉曾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向记者发问。

作为企业家的宗馥莉曾经一度被挡在父亲身后,近年才逐渐获得了关注;作为个人的宗馥莉,却更经常地被她的企业家身份遮盖了。

宗馥莉以爱惜羽毛的方式捍卫自己的自我和独立性。她因此选择了低调,担心跟外界接触太多,“我就会被同化掉了”。

生活中的宗馥莉,据她自己形容“挺小朋友的”,会看韩剧,会在天气好的周末骑车去西湖,最喜欢的书是《小王子》。

在社交媒体上,宗馥莉更愿意展现自己个人化的一面。她在去年4月开通新浪微博账号后发布的第一条状态是“没人理我”。

在微博上,宗馥莉会用简单的图片或文字分享自己养的植物、生日聚会和日常,也包括工作,诸如今年7月收购中国糖果失败的声明。值得注意的是,父亲宗庆后的新浪微博并不在她的关注名单之列。

宗馥莉也并非完全不受影响,2012年,当选达沃斯论坛年度“全球青年领袖”、年度“风云浙商”,向浙江大学捐资建设“浙江大学馥莉食品研究院”;2013年当选十一届浙江省政协常委;2014年成立“浙江馥莉慈善基金会”,向西安交大捐资创建“西安交大馥莉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今年7月当选为浙江省商会副会长。

但宗馥莉的锋芒并不曾完全隐去,她将工作中严格利落的作风延续到了社会事务中。向浙大捐资成立食品研究院的计划谈判耗时一年,宗馥莉对每一项具体事务制定了要求,细化到聘请的教授和每一笔资金投入的切实用途,被评价为“最苛刻的捐赠者”。

财经专栏作家东方愚曾在一篇比较宗馥莉、杨惠妍和刘畅的文章中表达了对宗馥莉的看好:现在看起来可能太过锋芒毕露,但终会成为未来企业家的主流。

近三成家族企业未考虑过接班问题

“现在的民营企业肯定一大半不会由子女接班,最后还是管理层接班,因为子女大多是国外留学回来,眼界不一样,实体产业也不太愿意干。”宗庆后在18日坦言:“所以大多子女不会接班,兴趣不在这里。”

11月22日,新京报记者尝试就接班人问题联系娃哈哈集团方面,暂未获得回应。

将视野放宽到全国范围内的民营企业,一些调研数据似乎佐证了宗庆后“子女不接班”的说法。

浙江大学与全国工商联合作的《2016中国家族企业健康指数报告》在对1186家家族企业进行分析后发现,目前中国家族接班形式不尽如人意,并非所有民营企业家对接班都有完善规划:50%的“企一代”传承规划不完善,25%的“企二代”不愿接班。

此外,报告显示,调研的家族企业中,进入企业的企业家子女比例已经达到60.96%,超过五分之四(81.70%)的二代已担任中高层管理职位。但只有7.69%的企业有系统的传承规划和周详的书面方案;有27.74%的企业甚至完全没有考虑过接班问题。

宗庆后计划中的自己的退休,也是更为循序渐进的:“也不会全退,但是会慢慢少做一点,自己退居二线,把年轻人推出去,让他们来接班。”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