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高价求借读毛坦厂中学被骗,“名校办民校”理应清清白白

  每年上万名考生参加高考的壮观场面,让安徽六安市毛坦厂中学留下了经典的高考影像。然而,毛坦厂中学在其“威名”之外,隐藏着鲜为人知的秘密。据《现代快报》报道,部分家长反映,因为孩子中考成绩不佳,花了一万到三四万元不等的费用,想通过黄牛“曲线”进入毛中,不料今年政策收紧,此类借读全部被拒。

  毛坦厂中学校方回应,买学籍入校就读是校外人员的胡乱承诺,与己无关。家长报警后,毛坦厂方面给出解决方案是:备案并提供黄牛信息的学生,今年可以正常借读。

  因为“高考工厂”的管理模式,再加上多年来媒体的集中报道,不少邻近地区的学生慕名前往毛坦厂中学就读。当地经济也因为毛坦厂中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份宣传文案称:立足毛坦厂中学师生万人的平台,把工作着力点放在围绕教育产业。镇区围绕吃、住、购、行、乐和老街服务的三产实体就达700多户……大量外地学生和陪读家长抬升了毛坦厂镇的物价。

  一所普通高中何以产生这般力量?恐怕原因不限于单纯的教育范畴。将教育当成“产业支柱”,生意越做越大,才是真正的答案。

  从组织机构上分析,当地不仅有公办毛坦厂中学一所学校,隐藏在毛坦厂中学身后的,还有一所叫“六安金安高级中学”的民办学校。金安中学官网的学校简介称:“目前办学条件主要依赖毛中优质资源(租用综合楼、食堂、运动场等)进行。”实际上,金安中学与毛坦厂中学的关系密切,在毛坦厂中学官网学校领导一栏,金安中学法人代表刘立贵依然位居4位副校长的名单中。

  一所是公办学校,一所是民办学校,打着“合作办学”的名号,实际上一体化办学。据报道,对于未能被毛坦厂中学和金安中学录取的学生,黄牛以附近另外两所学校之一作为跳板,获得学籍以后,以“借读”名义前往金安中学就读,黄牛还承诺,只要先在金安中学读一年高一,高二就可以转入毛坦厂中学。

  如此“曲线”,牵涉到至少3所学校,听起来实在有点绕。值得追问的点有很多,比如黄牛如何“买到”不相关的两所学校的学籍,以其他学校学籍为跳板进入金安中学、毛坦厂中学“借读”是否有政策依据,等等。不管怎样,民办学校金安中学的办学模式,为此类“神操作”提供了可能。

  “名校办民校”,并非毛坦厂中学的独创。事实上,在全国各地,知名中学以“合作办学”名义创办民办学校,可谓屡见不鲜。以著名的河北衡水中学为例,其民办分校早已走出河北,迈向全国,在全国各地创办了十余所分校,为提高当地教育质量作出了一定贡献。在此类知名中学跨地域办学中,知名中学与其下属民办学校的界限相对明确,民办学校独立招生,较少存在如毛坦厂中学与金安中学这样“一体化”的情况。

  近年来,针对“名校办民校”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一些地方已经出台措施开展整治。例如,浙江省教育厅下发的《关于落实民办学校办学自主权实施办法》,提出规范公办学校参与举办的民办学校,要求民办学校具有独立校园和基本教育教学设施,独立招生,独立颁发学业证书,等等。《浙江省民办学校教师队伍建设实施办法》要求,公办学校在编教师到民办中小学任教,不得超过该民办中小学校教师总数的20%。

  因为当地政策收紧,家长高价求借读“被骗”,不能将其理解为简单的诈骗案件,毛坦厂中学更不宜轻飘飘地用一句“与己无关”撇清责任。从规范当地教育发展的角度来看,收紧政策无疑是必要之举。但是,既然下决心落实政策,就不能再留有口子。希望此次借读毛坦厂中学的纠纷,成为过往长期违规办学的终结点,而不是一个意外的插曲。更重要的是,应划清毛坦厂中学与金安中学的关系。“名校办民校”,理应清清白白。

搜索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