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堂姐冒名上大学,疑点丛生还是真相更恶劣?

  “河南女子被堂姐冒名顶替上大学”一事,昨日起闹得沸沸扬扬。

  其实,类似这样的“冒名顶替上大学”,已经有过多起报道。罗彩霞、王娜娜事件等,均曾轰动一时。人们也知道,在十几二十年前,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在少数。但每次有新的同类新闻出现,人们依然极为关注,愤慨不已。盖因这类行为实在戳到了人们的痛处:人生本来就不易,但却没想到自己的人生轨迹居然能能被神不知鬼不觉改写,害人者贪图自己的利益,影响的却是别人的一生,纵使事情发生了数十年,也岂能轻饶?

  而本次“黄海霞事件”与此前的同类新闻相比,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点:冒名顶替她的,是自己的堂姐。这可以说是近亲了,甚至对于很多现代家庭的独生子女来说,堂姐几乎就差不多等同于亲姐。伯父坑亲弟,堂姐坑堂妹,这样的事情尤其让人感觉窝心。看到黄海霞在视频采访中恸哭哀嚎“万万没有想到,再没有比这亲的大伯能做到这份上”,谁都不免慨叹。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是近亲之间的纠纷,一些人也对事件真相到底是否如此抱有疑问。毕竟,这年头的假新闻、反转新闻实在是太多了。仔细观察思量的话,也确实能感觉到其中的一些疑点。比如说,视频里的黄海霞似乎有些“表演过火”,让人还以为是事隔二十多年才知道真相,但其实按她的说法是2000年后就就知道这事了,也一直在向伯父家讨说法,如今闹到媒体上,不免让一些人感觉是把舆论当工具。另外,该新闻的后续“黄海霞接到神秘和解电话”也让人觉得有些疑惑,让人感觉像是两家人通过新闻来讨价还价。

  另外,微博上还出现了一篇题为《黄风铃是我亲姨,请大家送我上去》的“真相说明”,说了一个完全不同版本的故事。大意是说,黄风铃当年是复读生,因政策问题没有名额参加招生考试,于是找那些已经辍学的同龄人的名额,更换名字再次参加考试,而黄海霞当年正是“已辍学务农经商卖肉”,于是才借了她的名额。这篇说明还说,这是个时代问题,出现这种情况的并不只有黄风铃一个人。

  这份“真相说明”目前已经让不少人相信,比如知名法律博主韩东言。他认为“考试成绩以及录取没人冒名顶替,都是现在的老师黄海霞自己考试,正常读书,分配。”“顶替学籍问题是存在的,因为当年中考政策,有些考试只允许应届毕业生考试,第一年没考上,有的人只能借学籍考试。”如此的话,2010年公安局做出的结论“存在顶替学籍”一事倒也能够做出解释。

  是否这才是真相?现在还不能下任何结论,只能依赖更加深入的新闻调查,人们也需要等待官方给出的认定。

  不过,那种认为事情发生在近亲之间,所以不会那么荒唐(即“伯父坑亲弟,堂姐坑堂妹”)的想法,也最好不要那么武断。根据笔者目前在网上找到的一份2009年黄海霞一家对该事件的反映信《揭露长葛市冒名顶替当教师事件》,如果信中情况所言属实,那事件的恶劣程度还要高得多——黄海霞还有个姐姐黄俊霞,也一样被冒名顶替了,顶替者是她们的二伯黄新法的女儿。据这封信的说法,两起顶替事件的操盘手都是黄新法,他先是让自己的女儿顶替了黄俊霞,再说服大哥黄国法及其女儿黄风铃第二年顶替黄海霞,并且还迁走了两姐妹的户口。此后,两姐妹及父亲黄根法不仅始终没有成功讨得了说法,黄新法还设法阻止黄根法的小儿子去当兵。

  上述说法是否可靠,目前不得而知,前述的“真相说明”也对这一说法进行了反驳。但如果真是如此,这就真是一出让人非常愤慨的事件了,不仅是家族伦理悲剧,还能反映出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我国某些地方户籍、招生制度存在着的诸多问题。

  真相到底如何,人们迫切知道答案。

搜索相关新闻